第94章 致命报复-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94章 致命报复

    廖凯警觉的挡在李香兰身前,用刀指着我们,可能是看出我们是中国人了,他用中文质问我们是谁,接近李香兰有什么目的。

    我正要说明情况黄伟民却笑呵呵的说:“误会了,我们是想找李老师打听下泰语课程,想来上课,李老师人好像有点不舒服,所以我想扶她一把。”

    廖凯将信将疑,举起的刀始终不愿意放下,李香兰抹了泪水说:“阿凯,他的确是打听课程的,你别胡思乱想了,除了你我不会喜欢别人的。”

    廖凯很高兴,紧紧抱住了李香兰,就像个孩子一样依在李香兰身上。

    李香兰露出了苦涩笑容,我和黄伟民回过神匆匆离开了。

    我们来到拐角处才吁了口气,探头看去,只见廖凯搂着李香兰朝着远处的一栋公寓楼走去了。

    “廖凯这是二十四小时贴身保镖了啊,能把人蛊惑到这种程度,这锁心术可真厉害,幸亏你现的及时,不然我这手可就废了,为了赚钱要是残疾就太不值得了。”黄伟民心有余悸道。

    “这更验证了李香兰没有撒谎了。”我说着就给廖师傅打去了电话。

    廖师傅得知李香兰被人当了诱饵也是个受害者很意外,对于那个投资人的情况廖师傅知道的不多,只知道也是个潮州人,姓王,是廖凯在商会里的认识的朋友。

    以廖凯目前的状态找他根本无法了解这个投资人的情况,我们也不太可能找他,看来这事还是得找李香兰,但廖凯就像李香兰的影子一样,陌生异性想要接触李香兰很困难,我和黄伟民商量了下,觉得只有报名成为李香兰的学生才行。

    黄伟民说让我报名就行了,两个人是浪费钱,就算事情解决了我也可以继续上课,一举两得,也不算白白花钱,他说的也有道理,我学泰语算是刚需了,不然我连跟阿赞峰交流都困难,不过黄伟民说这学费得我自己掏。

    我真鄙视这家伙,居然算计的这么清楚,我说我去报名也是为了调查这事,你总要掏一部分,他这才愿意给我出两成学费,没办法我也只能答应了。

    第二天我就去了中泰通报名,还指明要上李香兰的课,晚上我出现在了李香兰的课堂上,她看到我多少有点意外,但没跟我做过多交流。

    我也正儿八经的跟着学,李香兰应该猜到我的意图了,故意留了小半节课自学,然后以辅导新学员的名义,跟我进行了单独交流,我们这样“明目张胆”的交流,相信廖凯就算躲在暗处看到了也不会有想法。

    我正式表明了身份,还把廖思婷的事告诉了她,李香兰得知是有人做手脚廖凯才变成这样的很震惊,表示愿意配合我调查。

    通过李香兰我得知这个投资人叫王济民,潮州人,四十多岁,以前不知道干什么的,是今年刚刚从国内来的,他来的时候泰语水平就很高了,交流完全没问题,这说明他在国内就有学习泰语,曼谷的中泰通有三个股东,都是中国潮汕地区人,今年曼谷中泰通业绩很一般,其中有个股东打了退堂鼓想卖掉股份,但其他两个股东不愿意跟外人合作,除非是潮汕地区人,王济民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突然出现,买下这个股东的股份,成了曼谷中泰通的投资人。

    至于王济民是怎么认识廖凯的还要从一次潮汕商会的酒会说起,这个酒会是由王济民主动起的,他说初来乍到要主动联络在曼谷的老乡打好关系,廖师傅也是潮汕商会的会员,不过廖师傅对出席活动没什么兴趣,大多是由儿子廖凯出席,王济民邀请了李香兰作为舞伴出席这次活动,李香兰说现在想起来好像王济民当时确实有点奇怪。

    我问哪里奇怪,李香兰说整个酒会王济民似乎格外关注廖凯,主动找他攀谈,还谈了很长时间,两人互留了联系方式,之后王济民经常请廖凯吃饭,两人成了好朋友,而王济民每次出去吃饭都会带着李香兰。

    李香兰说要不是我提醒,她还没意识到这有什么不对,现在想来王济民好像是故意把她介绍给廖凯的。

    我几乎可以肯定这个施毒手的人就是王济民了,但我有点想不通,一个刚从国内来的潮汕商人为什么要报复廖家,根据廖师傅的说法,廖家是七八十年代来的泰国开医馆,那个时候廖凯还是个穿开裆裤的孩子,又怎么可能得罪人,想来想去我觉得最大的可能就是廖师傅当年在国内得罪了人!

    我联系了廖师傅,问他认不是认识王济民,廖师傅说不认识,我想了想又问他是不是以前在国内得罪过姓王的人,廖师傅斩钉截铁的说根本不认识姓王的人,更别说得罪了,我有点不死心,问廖师傅为什么来泰国,廖师傅有点不高兴,说他来泰国是因为当时国内的大环境不太好,潮汕人一向敢于闯世界,当时村里许多人都孤注一掷卖掉祖屋出国谋生,他有个远亲就在曼谷,所以他举家来投靠,后来在这边开了医馆,根本就不是得罪了什么人逃到泰国的。

    挂了电话后我陷入了沉思,廖师傅越是这样我反而越怀疑他没跟我说实话,因为在我问他认识不认识姓王的时候他回答的太干脆了,人这一辈子接触的人很多,王姓是中国的大姓,我敢说每个人在生活当中都会通过各种途径接触到姓王的人,就算真的没有姓王的朋友,这个问题也至少会先想一想在回答,但廖师傅却没有任何考虑就斩钉截铁的说不认识姓王的,这分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表现了!

    我几乎可以断定问题就出在廖师傅身上,这事关系到他儿子和孙女的性命了,他的急也不是装出来的,可为什么他还要隐瞒,难道这事比他儿子和孙女的性命还重要?

    廖师傅不愿说实话我也没办法,这事调查到这里就卡住了,我只能回了住地,两天后黄伟民给我打来了电话,说廖氏中医馆出事了,直到这时我才意识到王济民真正想报复的对象其实就是廖师傅,而他之所以先针对廖凯和廖思婷下手,都是为了将报复的效果最大化,就好比凌迟处死,非要先一刀刀的割肉,让人体会到痛苦后,最后在来致命的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