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神秘配方-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99章 神秘配方

    见躲无可躲王济民反倒平静了下来,质问道:“你们究竟想怎么样,是想抓我去警察局还是想杀了我给廖家报仇?”

    这两个选择我都不会选,抓王济民送警察局没有任何意义,警察眼下认定是廖师傅药死了李香兰,不会相信我们,而且这当中还涉及到了邪术,根本说不清楚,最大的原因还是廖师傅,他似乎不想这么做。

    至于给廖家报仇就更不可能了,我们跟廖家不亲不戚,只是笔生意没必要掺和廖家的私人恩怨,说难听点我们追踪王济民不过是为了找到阿赞力,因为让阿赞力化解廖思婷身上的情降油,风险会降低很多,现在阿赞力跑了王济民对我们也没意义了,我们堵他只是为了自己的好奇心,很想弄清楚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我拦住了黄伟民说:“我们不想怎么样,只想弄清楚你和廖家到底有什么恩怨,仅此而已,只要你说了就可以离开了。”

    黄伟民看了我一眼,猜到我在想什么了,说:“王先生,你也别费劲跑了,又不会把你怎么样你怕什么,我们不想节外生枝,只想顺顺利利赚了这笔钱,你乖乖交待就行了,省得我这多事的朋友心里别扭。”

    我白了黄伟民一眼没吭声了,王济民听我们这么说松了口气,说:“不是让你去问廖顺昌了吗,怎么?他没告诉你们怎么回事?哼,我是谁他心里应该有数了,儿子都死了居然还这么嘴硬不愿透露当年自己做了什么缺德事,把名节看得比儿子还重要,这世上除了他廖顺昌应该没有第二个了。”

    王济民逐渐掀开了他报复廖家的始末。

    王家是潮汕地区的畲族人,世代都是畲医,畲族人对于草药的药理比传统中医还研究的深入,深得草药用法的精髓,对于治疗六神病很有心得,所谓的六神就是我们理解的心、肝、脾、肺、肾、胆这六种人体的主要器官,畲医药更是被列为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畲族医术多为祖传口授、单线传承,传男不传女,更不会传给外姓人,随着时代的展畲医逐渐沦为了边缘,直到被中医所取代,现在提到畲医几乎没人知道,但没人可以否定畲医草药神奇的治疗作用。

    王家所继承的畲医药在潮汕地区的畲族人里享负盛名,他们的畲医药比一般的畲医药治疗效果好很多,传闻是上古时期由蚩尤传下来的神秘配方,许多人都知道蚩尤是上古时期的战神,却不知道他还是个神医,掌握各种草药的精髓,现如今美名远播的苗药也是传承自蚩尤的一支。

    王家掌握的神秘配方一直被从事中医行业的人窥觑,许多中医从业者慕名深入山区的畲寨,出高价想要购买配方,但无论怎么利诱,王家人都不为所动,在王家人看来他们所掌握的畲医药配方是上天的恩赐,是造福畲族人民的,他们可以给汉人治病,但绝不会拿配方换钱。

    说到这里的时候黄伟民插话说:“你这不是自相矛盾嘛,既然是造福人类的药,卖给中医草药商人也没什么不好,毕竟知道中医的人比知道畲医的人多,药在中医手上能挥更大的作用,造福一大群人,这是双赢的局面你们为什么不愿意,依我看你们就是太自私了,想搞垄断才是真的吧?”

    王济民哼道:“我自私?先不说这是我们家族不传外姓的规矩,你知道那些中医商人都是些什么德性的人吗?他们想花高价从我们手中得到配方,然后融入中医完全不给畲医名分,又或者自称是自家祖传的,而且他们为了更大的利益全是利欲熏心,想通过我们的独门配方,坐地起价把药卖出更高价钱,赚那些为了治病,甚至不惜倾家荡产的人的钱,你说我们怎么能够把配方卖给这些人,这不是帮他们搜刮民脂民膏,吸百姓的血,啃百姓的骨头吗?!”

    黄伟民咽着唾沫,被王济民顶的半句话说不出来了,我还是比较同意王济民的说法,有些东西掌握在小部分人手里或许比扬光大更重要。

    王济民愤恨道:“我们家给族人治病从来不收费,对于求医问药的汉人和其他族的人全都是象征性的收费,绝不会影响他们的正常生活,不像汉人的医院,没钱不给治病,甚至把人赶出医院,对待相同病症的病人,开的却不是同一种药,因为医生们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他们能看出这人是有钱还是没钱,有几个医德高尚的医生?我看他们是看人不是看病!”

    王济民的话未免有些偏激了,国内还是有不少有医德的医生,但我又无法反驳他,因为他说的的确是大多数医院的事实情况,是这个社会的现实,我已经能猜到王家跟廖家的恩怨了,应该就是围绕这个神秘配方所导致的,只是不知道具体情况是怎么样的。

    王济民开始说廖师傅的事了,廖师傅当年也去了畲族寨子,不过他并不是以中医从业者的身份去的,而是隐藏了中医的身份,以一种逃难的方式进的寨子,当年确实有很多地方闹饥荒,所以并没有引起注意,单纯的畲族人救了廖师傅,供他吃喝,廖师傅马上就有了借口,说什么畲族人民风淳朴,心地善良,畲族人是他的再生父母,还说自己愿意留在畲寨里过平淡的生活,畲族人压根没有怀疑。

    廖师傅以这样的方式逐渐融入了畲寨,并刻意接近了王家的女眷,跟人家谈起了恋爱,由于廖师傅已经在寨子生活了两三年,根本没有人怀疑他是别有用心,两人很快就按照畲族传统方式结了婚。

    当时的情况有点复杂,王家有一个女儿和一个儿子,这儿子还是个蠢钝儿,虽然不是智商有问题,但笨的出奇,根本无法继承王家的配方,按照规矩又不能传给女儿,这让王家的一家之主很焦急。

    其实在廖师傅进山前就已经了解到这种情况了,还制定了详细的计划,他的计划已经到了最关键的一步了,看时机差不多了,他就开始走最后一步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