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第102章 让他跪下来--

102.第102章 让他跪下来

    郑远东劝说:“有什么事你冷静下来再说,老师给你做主,你再这样,就要弄出人命了。”

    廖鼎盛从地上扶着墙起来,见面前林逸被抓,他脸色一狠,看向自己右手。

    他右手握成硕大的拳头。

    “啊”一声呐喊,他冲向林逸。

    “咣咣”一串焦急脚步声,王心如无比激动的冲入办公室大门。

    看清前面一幕,她突然睁大双眼,“不要啊”

    “嘭”

    “嗷”

    眼见廖鼎盛冲到,一拳头就要揍来,林逸一脚飞上他胯部。

    廖鼎盛双腿一抖,身子僵住,双手抱住胯部,脸色一片扭曲倒下去。

    林逸看向左边李阿凤老师。

    李阿凤脸色一慌,双手一下放开他手。

    林逸又看向右边郑远东老师。

    郑远东也被他的目光吓到,直接放开他手。

    王心如反应过来,上前一下看着廖鼎盛,然后再看着林逸,见他额头肿了一大包,两只拳头又肿又出血,她眼泪一下从眼眶涌出。

    “心如阿姨,你先走开,这事还没完,今天我必须要了解!”林逸走到旁边的办公桌,拿起一把水果刀。

    “呃?”

    “什么!”

    “林逸你不要乱来啊!”看到这一幕,地上痛苦的廖鼎盛,与旁边的李阿凤、郑远东老师同样吓一大跳。

    林逸把水果刀放回办公桌,拿起旁边的剪刀。

    王心如一颗心提起来,忙上前阻止,“林逸,你就放他一马吧,我知道你为阿姨好,但你揍过他了,就没必要”

    林逸一只手按在她胸部上,用力一推,把她直接推开,“心如阿姨,你别劝我,站远点,一会免得伤到你。”

    “你”王心如有点心疼的看他。

    林逸看到什么,把手上的剪刀放下,上前直接拎起一个干净的烟灰缸。

    林逸甚至能想到,这烟灰缸在前面被心如阿姨洗过。

    “小子,你不要冲动,冲动是魔鬼啊”李阿凤老师上前苦口婆心劝。

    “滚!”林逸冷叫。

    李阿凤吓一跳,直接让开。

    郑远东拦在校长身前,“林逸,你要想清楚啊,这一烟灰缸下去,他就得头破血流,搞不好要直接没命。”

    林逸眯起双眼,目光强烈。

    郑远东身子发抖起来,咽下口水,忙让开。

    廖鼎盛看着林逸手上烟灰缸,再见两位老师闪到一边,他眼内不由挂起惧意,忙从地上挣扎起来。

    “林逸,不要”王心如走到边上,哭说。

    林逸看向她。

    王心如美脸一滞,她突然从他眼中看到一片亲切,好像一缕阳光照进她心房,让她倍感温暖。

    林逸看廖鼎盛,眼色又狠起来。

    “啊”他突然叫。

    “不”廖鼎盛惊叫一声,双手一把抱住自己头部。

    “嘭”

    烟灰缸突然砸头,玻璃碎裂。

    林逸身子抖了下,险些摔倒,却咬紧牙关,硬挺住。

    手中半截粘着血水的烟灰缸,轻扔到地上。

    “叭叭”血水从额头溢出,爬过他的脸,掉落在地。

    “什么!”

    “这”边上,李阿凤与郑远东直接目瞪口呆。

    王心如身子一震,下一秒,她双眼慢慢睁大,小嘴越张越大,“林逸”

    林逸一只手伸出。

    正想上前扶他的王心如,胸部突然被他手挡住,无法再前进。

    “林逸,你怎样了,你”她声音沙哑起来,眼泪如雨点滴落。

    面前吓傻的廖鼎盛校长,移开护在自己头上发抖的双手。

    “呃”看到林逸一刻,他却吓得一哆嗦。

    鲜血在林逸额头上汹涌流下,染红他的脸,染红地面,更染他双眼。

    林逸一双眼怒红瞪他,一只粘染着血水的手,指着他脸,“小爷不砸你,不是砸不下手,是不想让心如阿姨难过!”他看向她。

    “林逸”王心如看他,泪水模糊了视线。

    林逸目光从她脸上,果断移回他脸上,“顺便告诉你一声,老子要是狂起来,连我自己都怕!”

    廖鼎盛身子一阵发抖,在这一秒,从来不知害怕两个字的话,终于感到怕了。

    李阿凤老师总算明白,林逸这一怒是为王心如,上前劝说:“林逸,你快收手吧,校长知道错了,他下回一定不敢再对你阿姨不好。”

    郑远东也上前安慰,“林逸,你大人有大量,就放校长一马吧,再这样呆下去,恐怕你会失血过多”他看着他一脸的血,直感到心惊肉跳。

    “让他跪下来。”林逸发出没有人类情感的声音,“向心如阿姨磕头。”

    李阿凤与郑远东对看一眼,万没想到这小子脾气还这么倔。

    瞧他模样,他自己要是不收手,谁劝他也没用。

    廖鼎盛校长看着林逸,颇感为难,要他一校之长这样跪下来,他的颜面何存啊。

    要知道,林逸可是他学校学生。

    而王心如是他老婆!

    可他若不跪,这小子肯放过他才怪。

    “我叫你跪下磕头,你个孙子不照办,是不相信我会宰了你是不是啊!”林逸突然吼。

    “呃”

    “蓬!”廖鼎盛吓得全身一抖,双膝一下落地,跪了下来。

    他反应过来,看着地面,直接傻住。

    李阿凤与郑远东看着他,脸色也是一愣。

    林逸从裤袋摸出随身的弹簧刀,弹出刀刃。

    廖鼎盛看着他手上的刀,眼中又生出惧意。

    李阿凤忙上前,扶着校长一手,“快磕头校长,男人大丈夫能伸能屈,磕头保命要紧”

    郑远东老师也扶着林逸一手,安慰:“林逸,你看校长已经跪了,而且他而且”他忙向校长使眼色。

    廖鼎盛把心一横,干脆对着林逸与王心如磕下脑袋。

    郑远东忙接下话,“你看到没有,校长也磕头认错了,这事就这样算了吧。”

    “看在心如阿姨的份上,小爷我今天饶你不死,如果还有下次,哼我手上这把刀,就在你身上放血,直到把你身上的血放干为止!”林逸给他一个自己说到做到的眼神,收起刀,转身走。

    “林逸,快走,阿姨带你去医务室”王心如抹了把眼泪,忙搀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