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4章 就是那小子--

第1024章 就是那小子

    林逸脸色一冷,“该我了!”他身子扑前一小步,手抓住巨人这只出拳的巨手,突然往后一甩。

    “呃”花服巨人蒋杰脸色大变,一个十米巨大的身体,却不受控制,朝着前面扑摔去。

    “轰”

    一声巨响,地面大爆。

    “徒儿好棒,这下该我了!”丫丫狂叫声,身子瞬移前,也抱着巨人一腿,将他一把抡起来,甩飞去。

    “轰”一记大爆,一棵巨树当场被砸倒。

    “哈哈,好爽!”丫丫欢叫声,一具小娇身又瞬闪去。

    “丫丫妹子,小心点!”小树担心她安危,紧跟飞上。

    林逸见这巨人已翻身无望,转身闪到无忧长老身旁。

    经过雨荷治疗,无忧长老总算又活过来了,被凤羞与凤娇扶着从地上起来。

    “老大哥,你没事吧?”林逸关心问。

    无忧长老摇头,“小老弟,我现在倒是没什么,不过我族长他”他看向前方巨林,走了过去。

    林逸与雨荷对视一眼,跟上。

    在一片破碎不堪的石地上,可以看到一大滩未干的血迹,鲜血上躺着一名死者。

    林逸闪到这死者身前,才看清,他竟然就是忘情老族长。

    一时只见他双眼睁着,鼻嘴残存血迹,胸前衣服上一片凹陷,像是被巨人一拳打中。

    无忧长老跪在他身边,一只老手颤抖着,放到忘情老族长脸上,将他死不瞑目的双眼,扫闭上。

    “老大哥,你放心,老族长还能活过来。”林逸安慰。

    无忧扭脸看他,简直以为自己听错,却见林逸一手泛起一个无比精致与繁杂的印记,这印记上一时金光大作。

    “这是”无忧长老傻眼。

    旁边的雨荷笑说:“长老,林少已经练成复活术了,他前面复活了我妹。”

    “呃”无忧睁大双眼,好生震惊看林逸。

    林逸脸色一片严肃,将手中强盛着的复活光力注入忘情老族长全身。

    一会,他这力量又收回。

    可以看到,仰躺在地上的忘情老族长,本是死灰的脸色,恢复了一丝生气,而在他深深凹陷下的胸口,竟不再凹陷,在他全身伤口,当下也痊愈完全。

    无忧长老盯了老族长几秒,紧张看林逸,“小老弟,我族长他”

    “呵”就在这时,忘情老族长突然大口粗喘,身子一抽,活了过来。

    “啊!”无忧长老惊叫出声。

    雨荷与冷燕,以及凤羞跟凤娇,同样脸上一喜。

    “林逸老弟,你你怎么”看到林逸一刻,忘情老族长好生意外。

    无忧长老将林逸刚才救自己打伤巨人,并复活他的事简单说了遍。

    “呀”忘情老族长从地上起来,好生惊讶看林逸,“你你你已经得到了八颗地火晶核,练成了复活妖术?”

    林逸点头。

    “天呐你”忘情老族长还是好惊讶,俩人分开不久,到现在为止,老族长仍还欠六颗地火晶核,哪知道,他已经收到八颗了。

    “对了,林逸老弟,你的灵剑被抢了”忘情老族长突然想到什么,很是激动起来。

    “什么时候抢的?”林逸追问。

    “刚刚,就刚刚。”无忧长指着前面道:“他们从那个方向逃走了,现在要追的话,应该还来得及。”

    林逸心中一喜,这么说,从叶落界主手上获得的这把灵剑,就不是从忘情老族长这里夺走的了。

    “不过对方是泰王的小徒儿,实力无比强大以外,他手上也有一把灵剑”忘情老族长皱起眉头说:“你们这样追去,恐怕非但取不回剑,反而会葬送了性命。”

    林逸扬嘴一笑,“老族长,你点你放心,别说是泰王的小徒儿,就是泰王本人在这,他也不会是我的对手。”

    忘情老族长脸色一滞,看无忧。

    无忧长老皱眉道:“小老弟,这事可不能逞强呃”他话没说完,就见林逸手上闪出一把剑。

    只见这剑黑气弥漫,煞气冲天,十分的诡异。

    “这是什么剑?老夫活了这么大年纪,还是头回看到这么诡异的剑”忘情老族长瞧看黑剑几秒,盯着林逸脸说。

    林逸笑说:“灵剑之上,妖剑。”

    “呃”

    “什么!”

    忘情老族长与无忧长老大吃一惊。

    “啊”就在这时,侧边林中传来一声惨叫,正是方才那巨男所发。

    丫丫与小树飞了过来,俩人脸上满是红光与喜色。

    她们不但杀了这巨人,更吸光了他全身力量,一时哪能不喜。

    林逸将妖剑收起,道:“老族长,我先替你报仇雪恨!”

    语毕,林逸冲千灵鸟叫:“鸟儿,给我感应下灵剑在哪。”

    “嗡”千灵鸟浑身金亮,化作一道金影,飞射去。

    林逸带着丫丫六女,紧跟飞去。

    忘情老族长与无忧对视起来,能见彼此眼色震惊。

    林逸不但练成了复活术,竟然还收获了妖剑

    这两点不光哪点,都足以轰动整个妖界了,而他偏偏两样都占上了。

    巨人族东营,一大片围墙外。

    以一名黑服巨男为首,他带着十余男灰服巨男从墙内迎了出来。

    前面,站着的一名白衣巨男,手上拿着一把扇子,面目俊朗,一手扇着扇子,看起来倒也有几分英俊潇洒,只是他眼内盛起的高傲,摆明他不将面前这匆忙赶到的十余人放眼里。

    在这白衣巨男身旁,还分别站着三女七男,女的看起来相貌妩媚,身材婀娜。

    男的一个个不是身材雄壮,就是面相奇特。

    白衣巨男泰羽愤叫:“怎么就你们,那领头干什么去了,本少过来,他竟不亲自出来迎接。”

    带队的黑衣男卫强身子微微发抖起来,这赶过来,他只敢匆匆看了这白衣男一眼,就一直低着脸,道:“回泰少话,领头前面带着众人出去追杀一名敌人去了,他们一直没赶回来,这东营里就只剩下我们在此看守”

    “草”白衣巨男泰羽直接骂了句,道:“什么人,还要领头如此兴师动众?”

    带组组长卫强皱眉,“回泰少话,就是一名无名小子,他实力高强,前面还杀了我们泰昌少爷”

    “哼”白衣巨男泰羽嗤之以鼻,“那泰昌真是废物,竟然会被一个无名小卒给杀了,这泰诛也是饭桶,竟连一个人都搞不定”

    “呼”空中突然传来呼啸。

    组长卫强身子一抖,激动叫:“泰少,就是那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