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1章 你真不愧是我的女婿--

第1121章 你真不愧是我的女婿

    见他们如此狼狈而逃,林逸心中一爽,想必以后此人见了自己,都会直接吓退吧。

    林逸担心超伟大与超自在安危,这才打断了要将这些人全杀的念头,转身,忙飞到他们身边。

    在强大治疗术下,浑身是伤的超自在与超伟大,当下又痊愈起来,恢复正常。

    而在他们回力丹下,他们力量也算回归。

    超伟大却是第一时间,把林逸带到一边去。

    “岳父大人,你这是?”林逸简直不敢相信,超伟大竟然二话不说,就直接灌了自己一波有关于一大神术的记忆信息

    “林逸,这招叫神收术,刚听天骄说,你实力已经达到了天阶,所以,我觉得我有必要,将天阶才得以施展的神收术传授给你。”超伟大一手扶着林逸肩膀,语重心长的说:“林逸,我女儿天骄,跟我儿自在,以后还得你多多关照”

    林逸这才明白,这货经历这次大难,知道自己的重要性,这才向自己传授神术,从而就是为了要拉拢自己。

    林逸笑说:“岳父大人,你客气了,就算你不说,我也会很关照天骄跟大舅的。”

    超伟大点点头,深深看他一眼,灿烂大笑,“林逸,你真不愧是我的女婿,哈哈”

    “岳父大人,夸奖了,哈哈”林逸也开心一笑。

    让林逸心中大爽的是,这神收术非常给力,如果说神传术是将自己记忆信息传给别人,那这神收术,就相当于将别人的记忆信息收到自己脑中,如此一来,以后他想要学习别人的神术技能,就完全可以通过这神收术,收取对方的记忆信息,从而消化学会了。

    光是想想,林逸心中就爽个不行。

    一会,林逸与超伟大飞回山顶。

    超天骄迎上前来,好奇问:“爸,你跟逸哥聊什么呢?”

    超伟大与林逸对视一笑,心照不宣。

    超伟大问:“天骄,你哥呢?”

    “他”超天骄看向左边树林。

    一道倩影从左边树林飞了出来,飞出的正是乐瑶,只见她一边飞来,一边痛哭。

    林逸三人着实一惊,纷纷迎上。

    林逸透视乐瑶飞出的位置,那树林中却哪还有超自在身影。

    “乐瑶,怎么了,我哥呢?”超天骄激动问。

    “自在哥走了,他说要去找雪寒锋,为他六名死去的伙伴们报仇,我怎么拦也拦不住他”说到后面,乐瑶哭得更凶。

    “呃”

    “这小子!”

    超天骄一惊,超伟大却是一怒。

    林逸皱眉,“他那六名伙伴,全死了?”

    乐瑶一双泪眼望着林逸,点点头,再看超伟大。

    林逸也看超伟大。

    超伟大叹口气,一脸沉重说:“前面为了救我跟自在,他们六人被冻成冰雕”

    “那尸体呢?”超天骄紧张问。

    超伟大摇头,“全部爆掉了。”

    “什么”超天骄浑身一抖。

    现场陷入沉重。

    乐瑶急说:“怎么办,自在哥根本就不是雪寒锋对手呀?”她一双泪眼,央求的看着林逸三人,尤其是看着林逸。

    林逸看超伟大,只见超伟大也看他,说:“林逸,你能不能帮忙?”

    林逸说:“岳父大人,你说笑了,我怎会不帮忙呢。”

    旁边的超天骄听他这么叫父亲,脸颊一红,她都没嫁给他,他就这样称呼父亲,这样多尴尬呀,不过一时关乎哥哥安危,她才没多想,若是平时,她非羞走不可。

    “好,林逸,那你跟乐瑶去把我儿带回来,至于我跟天骄,还有其它事情要处理。”超伟大看眼超天骄,再看林逸说。

    林逸点头,“岳父大人放心,我一定将大舅完好无损带回来。”

    超天骄看着林逸,眼色却满是不舍。

    林逸扬嘴一笑,干脆分出一个分身,道:“天骄,我分身跟着你们。”

    超天骄点头,“你小心点。”

    “知道。”林逸放出大葫芦,与乐瑶上了葫芦,朝着超自在飞去方向,直接追去。

    “爸”超天骄看超伟大。

    “我们走。”超伟大看眼林逸分身,转身飞去。

    林逸分身与超天骄一把跟上。

    天色渐渐亮起。

    飞冲的葫芦上,林逸听到抽泣声,扭脸看乐瑶,就见乐瑶双眼点缀着泪花,一副凄楚动人模样。

    林逸一手轻扶她肩膀,“乐瑶妹子,别难过了,你的自在哥不会有事的。”

    乐瑶摇摇头,更痛苦的抽泣起来,“若不是因为我,他们也就不会死,都是我害死他们。”

    林逸安慰:“乐瑶,这样想就大错特错了,这完全就不是你的错,要怪就怪杀他们的人。”

    乐瑶泪眼看他,“可若不是我,自在哥也就不会跟雪寒锋争战,他们不争斗,他们也就不会死”

    林逸继续安慰,“可这不是你能决定的,你也不想这样的,不是吗?”

    “可是”乐瑶鼻子大酸,悲从中来,可是他们还是死了,看到超自在前面那么伤心模样,她就很自责。

    林逸拍打她娇背,“乐瑶,你想哭的话,就痛快哭出来吧,相信他们在天之灵,也不会怪你的。”

    “呜”乐瑶扑在他怀中,一把痛哭起来。

    林逸没想到她这么伤心,被她这样扑在自己怀中,一下可以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味,以及那身体的娇柔,可在这一秒,林逸却不敢乱想。

    哭了一会,像是将所有痛苦哭完,乐瑶总算安静下来,从他怀中起来。

    “林少,对不起,弄湿你衣裳了。”她看着他胸前与肩膀上被自己眼泪打湿一大片,很是报歉。

    林逸扬嘴一笑,“这有什么。”他身体当下泛光,强光之下,他身上被打湿的衣物迅速蒸干。

    又飞了一会,乐瑶呆呆望着前头,轻轻摇头。

    林逸见她垂头丧气,自知她还没从悲伤中走出,关心问:“乐瑶妹子,你还好吧?”

    “我真没用,我什么都帮不了他,我只会拖自在哥的后腿”乐瑶哭红的双眼,又湿润起来。

    林逸笑说:“乐瑶,一个人有没用,不是自己说得算,而是要旁人评价。”

    乐瑶泪眼看他,悲声道:“林少,那你不觉得,我很没用吗?”

    林逸摇摇头,扬嘴一笑,“我非但不这么认为,而且我还觉得你很有用,若不是你前面带我过来,超自在跟他父亲超伟大岂不是被雪寒锋给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