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第139章 给空姐诗诗姐治疗--

139.第139章 给空姐诗诗姐治疗

    姬香兰皱着秀眉,苦脸道:“小逸弟弟,你总算来了,你快劝劝你干妹妹吧,她再哭下去,以后就要变成哑巴了。”

    林逸走入大门,就见前头床上蜷缩着一道精细动人的小萝莉身影。

    那小女孩哭得好不凄惨。

    林逸走到床边。

    “呜呜”孙小雪看眼他,又低下脸,看来是不打算从悲伤世界走出来。

    林逸双手扶着她后背,把她身子往自己怀里一揽,抱紧她,一屁股坐在床上。

    与她近在咫尺的面对着面,一只手轻抚着她脸上的泪,“妹妹,哥哥来了,别哭了好不好?”

    “咣咣”一个女人脚步声在门外传来。

    姬香兰正想关门,却直接打开。

    门外出现一道蓝色的倩影,她一身高档性感的空姐服,身子高挑,在门口亭亭玉立,好不迷人。

    林逸看到她一刻,一双眼再也收不回。

    “小诗姐,你来了。”姬香兰把半开的门打得更开,身子让开。

    杨诗诗走入房间二步,却停下,看到那床上的林逸,有点意外与尴尬。

    “他怎么在这?”

    “诗诗姐,是你呀。”林逸对她露出人畜无害的笑。

    “林逸,你好。”杨诗诗对他象征性点下头,对于这个一见面就撞过自己洗澡的男生,她显然没那么多好感。

    此时又见他这么亲密搂着一小萝莉,就更加排斥了。

    杨诗诗看姬香兰,“香兰妹子,你说得那个神医呢?”

    姬香兰看向林逸,“不就是他啰。”

    杨诗诗看向林逸那边,再看姬香兰,然后再看林逸,“香兰妹子,你说得神医就是就是他?”她一只手捂着胸口,心里有点难受。

    林逸双眼一亮,在杨诗诗身体透扫眼。

    不由得咽下口水,却也发现什么,眉头皱了下。

    “没错,林逸就是神医。”姬香兰把杨诗诗拉到床边,看着林逸,“小逸弟弟,是这样的,你过来前,小诗姐也刚好给我电话,跟我询问治疗心脏损伤的医生,我想到你医术高明,所以就叫她过来,顺便好给你看看”

    杨诗诗皱眉头,“你怎么没说那个神医是他?”她一手把胸口捂得更紧。

    好像受到外界任何的干扰,她的心脏就会难受的要死。

    “不是这小家伙在哭嘛,她哭个不停,我在电话根本就不好讲话。”姬香兰看眼林逸,又看她,“怎么,有神医给你治病已经很不错了,你还要挑对象?”

    “不是,我”杨诗诗看着林逸,好不难堪。

    这小子说不定是色狼。

    上回撞我洗澡,现在又这么抱这小萝莉

    她越想越不妙,“香兰妹子,我还是走吧,谢谢你的好意。”

    “你”

    “我现在又难受了,再不走,我怕来不及了。”杨诗诗捂紧左胸,转身走。

    姬香兰当下急了,看向林逸,“小逸弟弟,你快救救她吧。”

    “你把她扶回来。”

    “嗯,好。”姬香兰脸色一喜,转身忙去扶杨诗诗,“小诗姐,我脸色已经发白了,快给小逸弟弟看看吧。”

    “香兰妹子,他是什么神医呀,估计你被他骗了”

    “什么骗了,他医术高明的很,简直能把死人医治。”姬香兰想起自己替林逸挡刀的那一幕,当时自己中了郭昌的刀,本料定活不成了,没想才一会儿工夫,林逸就把自己伤口治好。

    而且在她身上,竟没落下任何刀疤。

    她一时目光又闪烁起来。

    “我不信他医术那么高明”杨诗诗呼吸有点短暂起来,不得不被姬香兰扶着坐在距离林逸较远的床边。

    他要是色狼,那我就糟了!

    杨诗诗有点紧张起来。

    而一紧张,她这心脏就更难受。

    痛得她紧皱眉头,几颗贝齿咬紧丰润的下唇。

    “诗诗姐,你没事吧?你”

    “让我来看看。”林逸把哄得不再哭泣的小妹妹放开,走到杨诗诗身边。

    “不,不要”杨诗诗却吓一大跳。

    一个身子从床边挣扎起来。

    “呵呵呵”刚站起身,她就开始大喘,好像一口呼吸要接不上来。

    “嗯”

    大脑缺氧,杨诗诗双腿一软,身子一把倒在一个温暖怀抱里。

    本还以为是姬香兰的胸怀,哪知却是林逸的

    见他双眼发光看着自己,她俏脸一慌,当下要挣扎起来。

    林逸一只手快解开她衣领扣子,一下露出一片白净锁骨。

    却不敢多想,一只手钻入她衣领,徒然施展治疗术。

    “你”杨诗诗美目猛得睁大。

    这流氓速度好快

    他简直色胆包天

    姬香兰竟然也无动于衷

    她全身一阵无力,根本起不来。

    鼻子大酸,双目一下湿润。

    突然,杨诗诗感到什么。

    一股暖流从她左胸传来,透过皮肤,渗入胸腔底下的心脏里头,直达难受之处。

    马上,她很难受的心脏又暖又痒,好不舒服开来。

    伴随而来的是呼吸舒畅,全身机能好像又恢复活力。

    闭眼中,林逸可以内视到,她体内心脏周边那严重堵塞的筋脉与血管,正逐渐被自己渗入的力量疏通。

    隔了一会。

    林逸从她领口抽出手,把她身子轻放在床,闭目养神起来。

    姬香兰发现杨诗诗神态不再痛苦,本是灰白的脸色变得一片红润,一时好不高兴。

    立即取来纸巾给林逸额头擦汗。

    “小逸弟弟,你辛苦了。”

    林逸勾嘴一笑,却没睁眼。

    “姐姐她怎么了?”沙哑的声音传来。

    姬香兰扫眼床边好奇的小妹妹,见她不哭了,好像也不怎么悲伤了,又深深看林逸一眼。

    被他一来,好像一切糟糕的事都好转过来。

    却也解释,“小诗姐前几天在飞机上遇到了机率非常非常小的故障,氧气突然不能使用,而备用氧气恰好少了一袋,她直接把自己一袋氧气拿给一女同事分享,哪知那女同事怕死,接过氧气就自己独享了,死活不还她”

    姬香兰轻叹口气,“在没有氧气状态下,小诗姐出现了窒息,哪知迫降的飞机突然发生了颠坡她直接倒在机舱不省人事”

    这时,杨诗诗从一种很舒服的状态回过神来,双手撑床,坐起。

    看到自己衣领大开,她两只白净的纤手忙去扣扣子,一双湿润的美目盯着林逸,却看着他出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