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第160章 你们把小爷惹急了--

160.第160章 你们把小爷惹急了

    “嘭”

    “啊”

    一声爆响,布加迪威龙前面车轮撞到台阶。

    李清风一双眼猛得睁大。

    整个车身不受控制射向天空,可怕的冲击力,让车身在半空中直接三百六十度旋转。

    闪到一边的林逸回头看去。

    现场众人也无不抬头,吓一大跳。

    “轰”

    “嘎”

    布加迪威龙四轮朝天,重摔在地。

    在地面狠狠拖去,车壳与地面摩擦中,发出刺耳声响。

    布加迪威龙停下一刻,一股浓烟从车中散出。

    “呃?”

    “呀”

    “天呐”

    远处,路上与楼上或车上注意这一片情况的群众,无不吓一跳。

    现场,这一群富少阔姐更是傻眼。

    反应过来,好几人忙冲上前,把李清风硬生生从布加迪威龙中拖出来。

    李清风头部磕伤,流得满脸是血。

    下车一刻,身子更是直接瘫倒,别说站,一时就连坐也坐不了。

    现场所有太子团成员当下围过去。

    “才子,你怎样?”

    “别吓我们呀?”

    “你先撑住,马上送你去医院”

    众人紧张说道。

    一寸发女突然紧张叫:“他来了!”

    所有人这才扭脸看去。

    前面,林逸朝他们走来。

    在这一刻,不知为什么,每个人心中生出一股寒意。

    “你你要干什么?”菠萝头害怕问。

    “你们认为呢?”

    “我们之间的事就这么算了,你走吧。”

    “走你妈呀。”林逸皱眉。

    “你”菠萝头身子抖了下。

    现场众人也是一惊。

    若是在平时,有人对自己说这样的话,菠萝头必须让他付出血的代价。

    而这时,面对这身手奇好的吊子,他竟然慌了。

    “你想怎样?”趴在地上的李清风,算回过了神,问。

    “当然是把你杀了,不然等你好了,让你来杀我不成?”林逸走向他。

    菠萝头与身边寸发女一下感到杀气,紧张后退。

    “你不要过来”李清风身子发抖起来。

    “我就过去怎么了?”

    李清风看向身边人。

    身边一位较狠的金狮头,牙关一咬,从身上摸出一把刀子。

    “啊”一声呐喊壮胆,他冲上前,手上的刀一把捅向林逸。

    林逸却抓住他握刀的手,把他刀子带动得调个头,在他脸上直接划去。

    “啊”

    金狮头脸上直接生出一条血线。

    正痛嗷中,林逸又带动他手上的刀,一把扎在他大腿上。

    “嗷”

    “噢”

    林逸松开他的手。

    金狮头整个人直接倒退,那刀子竟钉在他大腿上。

    鲜血从他脸上与大腿上直流。

    “呀”全场太子团的人当场被唬到。

    “你们把小爷惹急了,现在不想死的话,通通给小爷跪下来!”

    “什么”

    “听不懂人话是吧?”林逸从身上摸出一把弹簧刀,弹出刀刃,贴在菠萝头脸上,抽了一下。

    “啊”

    菠萝头全身一震,在脸上一下拉开一个刀口。

    林逸看着菠萝头,似笑非笑。

    “蓬”菠萝头吓得双腿一软,直接跪下。

    林逸扫看其他男女。

    所有人与他目光一对,身子都忍不住抖了下。

    “怎么,一个个都它妈的想死是吧?”

    胆小的一对男女,身子发抖着,直接跪了下去。

    林逸目光从他们脸上,扫看其他人脸上。

    “蓬蓬蓬”

    当下,其他人也很是不甘与无奈的跪下。

    就连那大腿扎刀的金狮头,与前面鼻梁骨被打骨折的济公头,也不例外。

    “你们说,现在这事要怎么处理?”林逸扫看全场,目光盯在李清风脸上。

    李清风身子抖了下,饶是出血过多,他只感头重脑轻,就连视线也模糊。

    菠萝头忍着脸上的刀伤,说:“少爷,我们也被你打了,现在也向你下跪了,我看这个事情就这么扯平了吧”

    旁边寸发女也紧张说:“我向你保证,我们以后绝不再找你麻烦。”

    林逸看李清风。

    李清风忙说:“我也是。”他的声音在发抖。

    “妈呀,刚刚要不是我牛壁,还不被你们给打死。”

    林逸皱起眉头,“就算不被你们打死,最后李清风那一撞,也非把我给撞成肉酱不可。”

    “你想怎样?”李清风有点激动起来,这一秒,他只想去医院,血再这样流下去,他可就要完了。

    “我想怎样?”林逸点头,“这话问得好,为了避免后患,我还是把你们全杀了吧,省得以后再提心吊胆。”

    说着,林逸的刀,架在李清风脖子上。

    李清风浑身一震,顿时感觉脖颈刺痛,那锋利的刀口已经勒破他皮肤。

    他裤档当场湿了,直接屁股尿流。

    客气中充斥着刺鼻的气味。

    林逸提醒,“李清风,你尿了。”

    李清风脸色一片复杂,但脖颈被刀架着,却是有火不敢发,“我给你赔钱!”

    “赔多少?”

    “一一百万。”

    “你当我乞丐吗?”林逸本是松开点的刀刃,又一下勒紧他脖子。

    李清风双眼猛得睁大,“你说多少?”

    林逸刀子收回来。

    一时当然也不想杀他,附近那么多人看着。

    杀了他们,自己不坐牢不被枪毙才怪了。

    “看在你们都是初犯,就每人一百万吧,而你李清风”林逸目光一沉,“必须一千万!”

    “什么?”

    “每人一百万?”

    “我我要一千万?”

    全场太子团成员皆惊。

    “在警察到来之前,给我转个三千万过来,否则”林逸看向手上的刀。

    在光线下,他手上刀刃发出阴森森寒光,令人不寒而栗。

    “三千万”

    “这”

    “天呐”

    包括李清风在内,十八名男女面面相视。

    “咣咣咣”

    “大家快点!”

    一大片脚步声,从后边传来。

    后边,身穿保安制服,手上分别拿着一根电棍的七男一女突然愣住,傻眼看着前面。

    尤其是林欣燕,更是紧起秀眉。

    前面担心警察过来需要时间,她果断放弃报警,而是跑到学校叫同事。

    哪知这一去一回,现场竟变成这局面。

    几乎所有超级跑车不同程度遭受破坏。

    一部超跑更是四轮朝天,看模样完全报废。

    她一眼认出,那正是李清风新买的布加迪威龙。

    让林欣燕更傻眼的是,这一大帮前面牛壁轰轰的太子爷富家女,此时竟一个个跪在林逸身前。

    那模样像丧家犬一样,全没了前面的嚣张气场。

    她看着林逸侧身,眼色复杂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