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第182章 诗诗危险【为本周3300票加更】--

182.第182章 诗诗危险【为本周3300票加更】

    杨诗诗感觉脸上火辣辣烫。

    一个身子却不由自主被带向前面豪车。

    不!

    要是上了这车,我就完了!

    杨诗诗一颗心悬起来,双手又激烈挣扎。

    “呜”

    就在这时,前面传来一记强劲轰鸣。

    只见一部酷眩的法拉利像颗子弹一样射来。

    “嘎!”又突然停下。

    不止前面的李瑶龙脸色微惊。

    就连抓着杨诗诗的两名西装男也一呆。

    都看着法拉利。

    车门优雅上扬。

    一名少年下车来。

    “林逸”杨诗诗俏脸一荡,一双美目立即含泪。

    林逸看到杨诗诗脸被打红了,双手被死死抓着,脸色一冷,走向他们。

    “放开她!”

    李瑶龙却挡在林逸身前,“小子,你什么人,滚一边去!”

    “滚你妈!”

    “你说什么?”

    林逸冷下脸,“不想死,马上滚远一点!”

    “叭叭”

    “草你大爷,我看你是活腻了!”李瑶龙捏响拳头。

    林逸一脸不屑,“一百个你也不是我对手!”

    “看拳!”

    李瑶龙脸色一毒,右拳猛得揍出。

    从外表来看,他不相信他干不过这少年。

    更何况连续三年练拳,让他对自己拳头非常自信。

    “看你妈!”

    “嘭”

    林逸照着他拳头直接迎上。

    打飞他拳头,林逸拳头直接打在李瑶龙右脸上。

    “呃”

    李瑶龙连退几步,右脸当下肿起。

    “我宰了你!”

    “啊”

    李瑶龙毒吼声,攥紧双拳又冲上。

    “宰你妈啊!”

    “呼呼”

    林逸左手伸出,左掌一下喷出蛛丝,打在他鼻嘴上。

    “呃”李瑶龙呼吸一窒,一手忙去扫。

    “去死吧!”

    林逸上前,右手扶着他左脸,往右边加长的林肯轿车直接推去。

    “嘭”

    “啊”

    他一头砸破车窗,卡在上面。

    前面两名西装男明显吓到,顿时放开杨诗诗,上前。

    一名西装男,将李瑶龙从车窗上扶出。

    另名西装男却冲到林逸身前。

    “啊”

    一声呐喊,西装男进攻林逸。

    “嘭!”

    “啊啊啊你个头呀!”

    林逸一脚如闪电般,射上他裤档。

    “噢”

    西装男双腿并拢,双手抱胯,脸面一片扭曲,倒在地上。

    林逸看前面。

    李瑶龙被另名西装男从车窗中扶出,竟是一脸是血,神情一片痛苦。

    那西装男看到林逸,如见鬼一般,把他忙扶上车去。

    旁边抱着老二痛嚎的西装男,也强忍痛楚,冲上车去。

    车上一名司机,将这豪车一把开走。

    “算你们跑得快,下次见你们一次打你们一次。”林逸冲驶开的林肯叫。

    呆在地上的杨诗诗,看着林逸。

    林逸也扭脸看她。

    除了脸上被打肿外,她其余部位也不见受伤。

    林逸心头稍安。

    “林逸”

    杨诗诗一把跑过来,扑入他怀里。

    林逸一只手放她脸上,直接给她治疗。

    “诗诗姐,没事了。”

    杨诗诗从他怀里抬起脸,一只手掩脸。

    当下感觉被打伤的脸,被他治得完好如初。

    “林逸,幸亏你及时赶来。”

    “诗诗姐,出什么事了,他”林逸双手捧着她,两只拇指轻扫掉她的眼泪。

    杨诗诗抽鼻子哽咽:“他说他哥哥被我害死了,要把我抓去囚禁起来,天天对我动手来处罚我”

    “这个王八蛋!”林逸看向那林肯驶去的方向,冷下脸:“一会我再叫人弄死他”

    林逸又看她。

    杨诗诗一个身子在空姐制服包裹下,显得清丽性感,好不动人。

    “诗诗姐,别怕,有我在,我会保护你的。”尤其是保护两字,他加重语气。

    双手捧着她一只小手,感受着她手上的温柔与滑腻。

    “谢谢!”杨诗诗哽咽道。

    “诗诗姐,你还没吃饭吧,要不我们一块去吃饭。”

    “我吃不下”

    “不吃饭怎么行,走吧。”林逸一只手搂上她腰,半推着她走。

    杨诗诗看他这么热情,刚刚又救了自己,一时也不推脱。

    “呜”

    上了法拉利,法拉利冲驶而去。

    看着这无比豪华的跑车室内,看着旁边开跑车的林逸。

    再感受着这跑车狂飚时所发出激情四溢的轰鸣声,她再看林逸,眼色复杂。

    临近西湖酒店。

    一**包厅。

    林逸叫了一丰盛午餐,与她开吃起来。

    “林逸,你好像很有钱?”吃饭间,她有点好奇。

    林逸扬嘴一笑,“也不是很有钱,但几千上亿要拿出来也不是问题。”

    “哦。”杨诗诗莫名紧张,他可真有钱

    林逸给她夹菜,“诗诗姐,多吃点菜。”

    “你也是。”杨诗诗还以一笑。

    说说聊聊,一顿饭不知觉结束。

    “咣咣”

    “啊!”

    外头突然传来一片吵杂。

    “呃”杨诗诗一下紧张起来。

    “嗡”林逸双眼一亮,透视而去。

    前面包厅门一下透明。

    十几名黑衣人,拿着一把砍刀直接冲过来。

    “嘭”

    “啊啊”

    前面的包厅门当场被撞开。

    一群黑衣人如潮水一般,从大门一把涌入。

    一个个握紧砍刀,没作一丝停留,杀向林逸与杨诗诗。

    “啊”杨诗诗直接尖叫,一个身子从桌边站起,本能退后。

    “诗诗姐,到后面去!”林逸抓起桌上的菜碟,一把砸向这些打手。

    “嘭嘭嘭”

    “啊啊啊”

    一番交战,好几名黑衣人脸上挂彩,一大帮人却也围上林逸。

    躲到后面墙壁上的杨诗诗再无退路,一个身子发抖着,看着他。

    “给我打!”在门口,一张脸与脑袋包扎了不少药布的少年,冲进来毒叫。

    林逸一眼认出,这少年正是刚才的李瑶龙。

    “你个狗子,小爷还没去找你,你竟自动送上门来找死!”林逸嘴上挂起冷笑。

    “今天就是你死期!”李瑶龙尖着嗓门毒叫:“快动手!”

    “啊啊啊”一声声呐喊,面前的黑衣人一把砍向林逸。

    “找打!”

    “无影腿神功!”林逸身子一下跃起,双腿顿时化作一片腿影,以爆炸形式,对着周围砍来的黑衣人,就是一阵狂踢爆跺。

    “啊啊啊”

    “蓬蓬蓬”

    一声声惨叫,一名名黑衣人当下东摔西撞出去。

    短短半分钟,现场十几名黑衣人,就只剩下面前一名瘦小的黑衣人。

    他看看左右,再看自己后边。

    这才发现,自己同伴已经全部趴下。

    “小子,你看看后面。”一个阴毒的声音在后方响起。

    林逸眉头一皱,立即转身看去。

    后面,李瑶龙一把刀贴在杨诗诗白净脖颈上。

    “林逸,我”杨诗诗一具身子靠在墙上,俏脸仰起,身子微微发抖,硬是不敢反抗,甚至连呼吸都不敢。

    两行泪水从她眼角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