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第194章 发飚【为本周1600票加更】--

194.第194章 发飚【为本周1600票加更】

    “李哥,一场兄弟,你非要做得这么绝?”

    “收人钱财,替人消灾。”

    唐堂皱眉,“可我不是答应过要给你们钱?”

    “就你那一千块?”李勇一脸鄙视,“人家出得是一万,你的十倍!”

    “那我也出一万!”

    “怎么样?”

    唐堂看看李勇,又看看周围保安。

    李勇摇摇头,“不怎么样,据我了解,你卡上没这么多钱。”

    “我可以去借,我去借高利贷给你们!”

    “小唐,一场兄弟,你跪下来吧,我保证不打死你。”

    李勇后边,林逸冷道:“你妈的,废话这么多,吵死了,赶紧动手吧!”

    李勇脸色一肃,一双眼凶瞪着唐堂,对身边弟兄们招呼,“上!”

    周围保安立即上。

    “我看谁敢过来!”

    “来一个我杀一个,来二个我杀一双!”

    唐堂闪出弹簧刀,锋利的刀刃在空气中狠狠挥划。

    脸色一片狰狞。

    “小唐,你这样,让我很难做。”

    “小你妈壁!”

    “你以为只有你才有刀吗?”李勇从裤兜里也直接掏出弹簧刀,弹出刀刃。

    旁边好几名保安,也阴狠着脸色,从裤兜内抽刀。

    “小唐,马上放下刀,让我们揍你一顿,然后我们还是兄弟。”

    “这样你好我好大家好,不然”李勇眼色阴毒起来,看向自己手上尖锐的刀。

    唐堂看看李勇,又看看李勇身边,跟他一块靠近来的保安。

    眼色一片惊慌,身子一退再退。

    饶是他再聪明也万万没想到,事情会演成这步。

    他叫来对付林逸的人,竟全帮着林逸来对付自己!

    他眼角余晖突然注意到什么,双眼光华一亮。

    眼色一片疯狂。

    “啊”

    一声疯吼,唐堂左转,一把扑向左边两名保安。

    那两保安手上没刀,见他杀来,哪敢硬碰,连忙左右跑开。

    唐堂却根本无视他们,直接朝这两保安后面四米开外的林欣燕一把冲去。

    “呃”

    “不好”

    林欣燕浑身大震,花容失色,扭身就朝林逸那边跑。

    可在这仓促间,她又要怎么跑到十多米外的林逸那!

    “呃”

    “不想死就不要动!”

    唐堂冲到林欣燕身后,左手臂卡住她脖颈,右手上的刀尖,紧贴上她脸。

    林欣燕一下感到脸上一冷,伴随而来的还有一丝刺痛。

    她吹弹可破的脸蛋,竟被刀尖当场勒破半寸。

    林欣燕一双美目睁大,眼内一片恐惧。

    “狗子,不想你女朋友死”

    前头,林逸脸色冰寒,左手看似随意挥出,那手中却激射出一道寸芒。

    “咻”

    “噗”

    唐堂双眼圆瞪,看向自己右掌,右掌徒然大痛。

    一把锋利飞刀,从他掌背穿入,穿透整只手掌,一截刀尖从他掌心透出。

    在他手上的弹簧刀,直接落地。

    “呃”

    “啊”

    林欣燕吓得身子一抖,双眼一片湿润,两行眼泪淌落。

    唐堂张嘴惨叫,卡住林欣燕的左手一把收回,拼命捂住右掌。

    林欣燕从恐惧中反应,一个身子忙从他身边跑开。

    “呵呵呵”

    唐堂看着右掌上钉着的飞刀,一阵倒吸冷气,抬脸看林逸。

    林逸嘴上挂起一笑,笑意却极其诡异。

    唐堂无视被吓到的李勇与周围保安,转身,发疯逃命。

    “想逃?”

    “你简直是做梦!”

    林逸抬起右手,挥出。

    “咻”

    “噗!”

    “啊”

    一道寸芒掠空而去,眨眼射上唐堂刚跨出的左腿。

    他全身大抖,身子一把扑倒在地。

    “噗”

    “啊”

    扑倒间,中刀的右掌狠狠撞到地面,一下加大他手掌伤口。

    痛得他又是一阵猪嚎。

    林逸突然又一刀飞出。

    “咻!”

    “叭”

    “嘭”

    尾指细致的飞刀,在空中一闪而逝,射爆唐堂右耳,稳稳钉在前面水泥地上。

    看似无比坚固的水泥地,在飞刀周边,竟直接生出一张蜘蛛网状龟裂。

    “嗷嗷嗷”

    “啊”

    唐堂又一手捂耳,痛得死去活来。

    而在痛苦中,又牵带到右掌与左腿上的刀伤,顿时又让他更痛到无与伦比的地步。

    “这叫声太可怕了。”

    “还是别看了!”

    “我们快走”

    远处,那楼上车上或路上张望的几十名群众,一时无不吓得闪开。

    林逸右手拇指与食指轻轻捏着一把细致小巧飞刀,身如雕塑,双眼盯着前面撕心裂肺痛叫的唐堂,冷酷帅气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浑身上下却生出令人难以捉摸的可怕杀气。

    左边的李勇,与周围二十九名保安,同感毛骨悚然。

    看看林逸,又看看唐堂,然后面面相望。

    就是冲到旁边的林欣燕,看着他,当下也感到莫名害怕。

    在某一刹那,林欣燕甚至有种错觉。

    面前的少年不像是名现代人,而是一名古代,手握着苍天底下所有老百姓生死命脉的皇帝!

    林逸脸面右移,对上林欣燕。

    四目一对,林欣燕双眼禁不住一阵颤抖。

    林逸冲她一笑。

    这一笑让她如沐春风,仿佛在黑暗中看到了一缕光明。

    林欣燕心头一颤,突然感觉冰雪融化,万物复苏,百花绽放,好像一切又变得美好

    林欣燕回味着他这一笑意味什么,却发现这谜般男孩扭开了脸。

    林逸脸色恢复了随意。

    而现场李勇这一大帮人却并未感到轻松。

    右边,唐堂仍在那鬼哭狼嚎,痛叫声一句比一句凄凉。

    “怎么,真的以为我怕得罪你们,需要给你们钱,来跟我和解?”

    “这这钱我们还你”李勇身子发抖上前,把手上一袋三十万的钱,一把递还给他。

    “哼”林逸接过袋子,递给林欣燕,“小燕燕,来,帮哥哥先把钱拎着。”

    “呀?”

    “哦。”

    林欣燕一只纤手捂着脸上刀伤,从某种痴呆与疼痛中一下反应,上前忙接过他钱袋。

    目光与他目光却不由对碰,她两排长长睫毛一下颤抖。

    林欣燕忙低下脸,退后。

    林逸扭过脸,一双冷目对上李勇双眼。

    “呃”

    李勇身体一抖。

    林逸又冷扫全场二十九名保安。

    被他冷目扫来,他们脸色又无不一惊。

    “草你们大爷的,你们以为钱还我了,就结束了吗?”

    “前面不是还抓了我小燕燕?”

    “不是还要揍我?”

    “跪下!”

    “通通给你大爷我跪下!”

    林逸越说越气,脸色冰寒,一股肃杀之气从身上又一下散发而出。

    整个现场的气氛霎时又凝重到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