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第206章 别怕有我在【为本周1000票加更】--

206.第206章 别怕有我在【为本周1000票加更】

    “哼”

    “小狗你给我等着!”

    一声毒叫,龙飞身子一隐,转身跑。

    林逸脸色一寒,从箱内抓出三枚飞刀,一把挥出。

    “咻咻咻”

    “嘭嘭嘭”

    前面,三个位置爆炸,飞刀却没射中对方。

    “可恶!”

    “哪里逃!”

    紫若初一咬牙,狂追去。

    黄浪追去十几步,却是停下。

    我擦!

    老子一不会隐形,二不会看破隐形,就这样去,还不死翘翘

    “算你逃得快,下回再碰小爷,小爷要将你碎尸万段!”

    “哼”

    林逸目光从前方收回,移到左边黄浪身上。

    “浪子,在警察到来之前,你处理好现场。”

    “是,少爷。”黄浪转身,对他恭应。

    林逸走到法拉利,取出恶魔水,“接着。”他手一挥。

    黄浪双眼一睁,右手一把接下。

    看向这小瓶子,心头大慌。

    幸好没漏出来,不然我一个身子不被化掉才怪。

    林逸从一黑衣人身上,取下一小钢瓶。

    开了瓶盖,嗅了口,只觉一股浓重药味冲出。

    会不会是解药?

    林逸眉头一皱。

    楚儿在这就好了。

    她融合女帝近千年记忆,一眼就能看出这是不是解药了。

    去到三部汽车后,走到朱美美身旁蹲下。

    美脸一片灰白。

    背部刀伤虽治愈,可这毒性却没办法全部排出。

    这种剧毒在她体内至少还残留着三分之一。

    不行,再这样拖下去,她非死无疑。

    可如果这是毒药,那不是要害了她?

    林逸一咬牙,倒出一粒,塞入她小嘴。

    皱着秀眉,昏迷中的朱美美做了吞咽动作。

    林逸看着她,一颗心悬起。

    千万别是毒药!

    一定要是解药

    林逸一只手放她右胸,随时准备施展治疗术。

    若是毒药,他一定要护住她心脏,不让她毒性攻心。

    肉眼看得出,朱美美灰白的脸色开始好转,蹙起的秀眉,也舒展开来。

    在她两只掌心,突然排出污浊汗水。

    而马上,她排出的汗水清澈起来,完全干净。

    太好了!

    毒素全部排出来了!

    这真的是解药!

    “呜呜”

    远处,传来响亮的警鸣。

    林逸把朱美美身子一把抱起。

    走向法拉利。

    “浪子,速度。”

    “少爷先走,我随后到。”黄浪向一黑衣人倒下二滴恶魔水,立即冲向另一边几具尸体。

    “噗噗”

    “哗”

    被恶魔水滴到的黑衣人,一个尸体当场融化。

    林逸抱着朱美美上法拉利。

    “呜”

    法拉利狂飚去。

    “逸哥”

    林逸扭脸看去,就见朱美美睁开眼,眼色朦胧,令人疼爱。

    “你醒了,感觉怎样?”

    朱美美周围扫看眼,这才看清是在他法拉利上,“逸哥,我怎么没事,我不是”

    “没事,我治好你了。”

    “你治好我?”朱美美俏脸迷糊。

    林逸点头一笑。

    朱美美看他脸,眼色痴迷,又扫看他身体,“那逸哥,你有没事?”

    “你看我像有事的样子吗?”

    “不像,嘻嘻”朱美美轻松一笑。

    又想到什么,紧张问:“那杀手呢?”

    “他们不会再来了。”

    “你把他们解决了?”

    林逸点头,“对。”怕她担心,他当然不说杀手头子逃走了。

    至于紫若初能否追到他,追到他后,能否杀了他,还是个未知数。

    “逸哥,我好困,要不找个宾馆让我先睡下?”

    林逸看她。

    朱美美一只雪白纤手摸头,脸色有一丝倦意。

    “好!”

    林逸心头一爽。

    真是天助我也!

    经历这事,美美一定对我交心,否则她也不会一点防备都没有,让我带她去宾馆。

    那现在两情相悦,我跟她滚一次床单,不就可以又激活

    林逸眼角余晖注意到什么,猛得扭脸看去。

    在那空气中,一个硬币大小的黑影激射而来。

    林逸心头一凉。

    不好!

    他本能的打转方向盘。

    “轰”

    “啊”

    小物体射中法拉利车门,当场爆炸。

    强大的爆炸威力,将整个酷炫的法拉利一把往侧边掀起,在空中翻滚而去。

    车内。

    林逸将朱美美护在怀中,一个脑袋重砸车头。

    “轰”

    刹那,如同五雷轰顶,林逸脑内陷入一片空白。

    而在这空白中,一阵刺痛从撞击部位,撕裂整个头部去。

    “噗”

    几大气囊迅速涌出,把林逸与朱美美身子一把包裹。

    “轰轰轰”

    “嘎”

    法拉利砸落在地,在地面一阵翻滚去。

    停止翻滚一刻,四轮朝天,在地面狠狠拖出,却又一头撞在一部行驶着的油罐车油罐上。

    “嘭!”

    “噗”

    油罐爆裂,几道金黄的汽油当场喷射出。

    油罐车一下失控,一头撞上旁边一部保时捷,将保时捷带到路边透明玻璃墙上。

    “嘭”

    “啊啊啊”

    玻璃墙破裂,在里头正用晚餐的上百名男女,无不惊叫。

    靠墙的几桌食客,更被当场碾压与撞飞去。

    “噗噗”

    “哗”

    油罐车撞停,满大灌的汽油,却是疯了般喷涌出。

    “啊啊”

    “咣咣咣”

    尖叫声哭喊声连成一片,现场所有人无不惊逃。

    油罐车后。

    被汽油喷得一车金黄的法拉利内。

    “逸哥”

    “逸哥,你快醒醒”

    身子倒过来,被林逸护在怀中,被气囊包围全身的朱美美,一眼看到,林逸一头是血。

    血水不止染红他自己脸,更染红她的脸。

    “嗯”

    林逸从某种昏迷中,渐渐苏醒,却是无法睁眼。

    一大波图像,如洪水般,当场填满他空白大脑。

    而一刹那,他脑中生出闪电,这一大片图像又一下消失。

    脑中又陷入空白。

    如此重复几次。

    林逸总算恢复意识,慢慢闭眼,看着哭成泪人一样的朱美美,他扬嘴一笑,“美美,别怕,有我在”

    “嗡

    林逸闭上眼,咬紧牙关。

    脑中不由大痛,但也施展感应术。

    感应下,他心中大惊大喜。

    大惊的是,法拉利车身遍布汽油,而前面一大油罐车,更是漏油严重。

    在那餐厅内,喷射出的汽油化作一波汽雾,遍布空气,朝着前不远一个点着火的火锅餐桌飘移。

    大喜的是,附近百米内,不见刚刚暗中出手的小鬼。

    嗯

    事情不太妙了!

    林逸头部突然大痛,一只手一把捂头,被迫停止感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