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第21章 这三个人我要打一顿--

21.第21章 这三个人我要打一顿

    一道倩影落入他眼帘,只见左边那名神秘的西装女买单走人。

    要是她能帮我就好。

    可是我不认识她

    突然,林逸眼角又注意到右边什么可疑之人,猛得扭脸看去。

    右边一条走廊内,一道身影很是敏捷闪开,闪入林逸所看不到的墙壁后。

    林逸双眼一亮,那堵墙壁顿时化作透明,躲在那墙壁后的女子被他一下看到。

    怎会是你?

    林逸眯起双眼,这鬼鬼祟祟的女子,竟然就是前面那警花。

    难道你还不肯放过我?

    林逸又吃了几口菜,冲旁边一女服务员叫,“买单。”

    女服务员上前,“一共是一百六十八”

    “多出来的算你小费。”林逸将三张百元票放桌上,转身走。

    女服务员拿起桌上的钱,看着走去的林逸,开心一笑,“这小哥可真大方。”

    躲在走廊中的周飞燕行出,盯着他背影,俏脸发冷。

    不要让我知道你跟昨晚那群小混是一伙的,否则姐撕了你!

    她立即跟上。

    酒店大门。

    林逸行出,眼角却扫向右边。

    右边,黄发男背对着他,用力抽着烟,像根本不知道他出来。

    林逸从酒店面前一条街,直接走去。

    黄发男突然扭脸,看他,眼中泛起诡异的笑,跟上。

    街上人来人往,偶尔还能看到车辆驶来。

    却也因此,这街上显得有点堵塞。

    林逸绕到一部被塞停的大货车后,转身,双眼一亮。

    面前大货车顿时化作透明,透扫下,一眼可以看到,先前那黄发男,与那警花一前一后,从后面跟来。

    林逸勾嘴一笑,眼中突然生出一缕疯狂之色。

    他转身走。

    马上,在一处转角,黄发男停下脚步,在前面街上一阵扫看起来。

    然,不管他怎么看,他始终看不到那少年踪影。

    后边,周飞燕身子轻盈行到,身子一顿,当下也眯起双眼。

    她蹙起秀眉。

    这小流氓,难道是知道我跟踪?

    她看向左边神态有点鬼祟的黄发男。

    这人一直跟着他,难道是跟他一伙的?

    就在这时,黄发男焦急的神态放松下来。

    周飞燕蹙紧的秀眉也舒展开来。

    在前面右边一家五金店,林逸走出。

    林逸没看他们,眼角却能注意到这两人存在。

    嘴角不动声色一扬,一只手轻捂着微鼓的裤袋,里头装着一把足以将人开腔破肚的弹簧刀。

    行走间,林逸眼中突然绽出莫名杀气。

    这下我看谁敢动老子!

    老子就让谁见血!

    “喂”后边,黄发男接了个电话,“海哥,他在老街”

    他脸上露出邪恶的喜色,跟上。

    周飞燕看眼这黄发男,再看前面的林逸,跟上。

    “呼”二阵呼啸,二部黑面包车在大街上一阵狂冲,突然停在林逸前面。

    “哗哗”两大车门拉开,两波小混一下涌出,行到一块,朝林逸这边走来。

    林逸停下脚步,一眼看去,前面约莫有三十人。

    其中可以看到昨晚那名刀疤男与胖子。

    而此时,刀疤男正站在一名少了一只耳朵,脸面一片狰狞的男子身边。

    林逸看向左边,左边上有一条一次只能容一人通过的小巷。

    透视中,可以看到小巷后面有一条大巷,而大巷直通另一条大街。

    林逸不动声色收起透视眼,看着前面就要行到的一帮人。

    尾随而来的黄发男,一脸欢笑,冲入这群人前排。

    后边,周飞燕盯着刀疤男与胖子,脸色蒙起一片寒意。

    她掏出一手机,直接拨打,“李队,老街这边有情况,你快点带一大帮人马过来”

    林逸回头看去,见周飞燕通话,扬嘴一笑。

    这美女一定认出昨晚这几人吧,凭她火爆的个性,她不报仇才怪呢!

    这么看来,一场好戏马上就要上演

    “狼叔,就是这小子。”刀疤男黄海,对着这少了一只耳朵的狰狞男,恭敬道。

    一帮人停下,却是当下把林逸围了个水泄不通。

    饶是心中盘好了一切计划,面对这一大帮恶徒包围,他心中还是升起莫名惊慌。

    狼叔?难道这人就是斧头帮二把手?

    在学校,林逸曾听学生议论过斧头帮有个绰号狼叔的人,此人心狠手辣,无恶不作,在斧头帮排名老二。

    狼叔勾嘴狞笑,上前。

    林逸看着他,象征性退了半步。

    我不能怕!

    我一怕,计划就全乱了!

    林逸将体内的怯意全压制下去,镇定看着他。

    狼叔左手揪着林逸衣领,右手拍打他脸,“你小子好威风呀,昨晚竟把我一组兄弟弄到局子去了。”

    林逸看着他,似笑非笑。

    狼叔放开他衣领,看着他,嘴上又挂起狞笑,“把他弄走,找个清净的地方,我要他好看!”他退后几步。

    几名小弟立即上前。

    林逸看着左边小混,又看右边小混,眼看他们就要动手,他突然叫:“停。”

    四名正要抓他的小弟,当场住手。

    所有人盯着他,一时却没人担心他会逃走。

    林逸抬起右手,伸出两根手指,看着狼叔。

    一脸狰狞的狼叔狰笑问:“这是剪刀手吗?”

    “剪刀手?”林逸轻轻摇头,扬嘴一笑,“是二,二百万。”

    狼叔嘴上的笑消敛,眯起双眼,目光用力盯住他,“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我给你们二百万,当作平息这事。”想到自己的财产,林逸的自信顿时膨胀起来。

    那警花姐姐既然叫了人,我现在只要好好拖延时间就行了。

    狼叔点头一笑,“行,只要你能拿出二百万,那这件事可以就这么算数。”

    当下,所有包围林逸的小混们,面面相觑起来,一个个都大感惊讶与有趣。

    林逸说:“但我有个条件。”

    狼叔脸一撇,“你说。”

    林逸抬起左手,伸出食指,指向他身边的刀疤男,与刀疤男身边的胖子,以及先前那名尾随自己的黄发男,“这三个人,我要打一顿。”

    “你”

    “什么!”

    “你小子”刀疤男黄海与胖子,以及黄发男脸色同时一怒,附近的小弟们,显然也感到震惊与气愤。

    狼叔冷笑道:“你以为区区二百万,就可以”

    林逸笑着伸出四根手指,“那四百万呢!”

    狼叔脸色一滞,其余所有人也微微一惊。

    林逸说:“这位狼叔,怎么样,让这三人给我打一顿出气,我立马去取四百万给你们,这买卖一点都不过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