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第212章 我叫赵小甜【为本周2000票加更】--

212.第212章 我叫赵小甜【为本周2000票加更】

    “你你”朱冰冰俏脸一红再红。

    一时间明明该生气的,可不知为何,她竟生不起气,反而心头狂跳,体内还荡起一股既新奇又刺激的快感。

    “姐”

    “逸哥,你们”

    朱美美看看姐,又看看林逸,突然感觉他们亲亲的信息量好大,一时脑袋竟有点转不过来

    “美美,你来了。”林逸上前。

    “逸哥”

    朱美美看着他,莫名脸红起来。

    “美美,回头再聊哈,我先去办点事儿。”

    “嗯。”朱美美点头,双眼痴迷看他。

    林逸看着她诱人小嘴,咽下口水。

    想到她姐在后面,最终忍住要狂亲她一口的冲动,走开。

    “呜”

    别墅外,酷炫的玛莎拉蒂狂飚去。

    出了小区,去到德邦物流外。

    前面大门竟排起了长龙。

    “呜”

    林逸将玛莎拉蒂直接开入左边一巷去。

    下车,周围扫看去。

    左边一个窗户有妹仔看来。

    他在现场站着不走。

    隔了一会,那妹仔从窗边走开。

    再扫看四周,见没人注意,他左手射出一片黑光。

    罩上玛莎拉蒂,将它一把收入指环去。

    转身走。

    “快看,那高富帅就在下面。”

    “是他吗?”

    “咦,他的车呢?刚刚那部超级跑车上哪去了?”

    左边窗户,先前那妹仔拉了一同伴到窗边,看着下方巷子,却大感惊讶。

    一会,德邦物流内。

    “对对,就是这样,谢谢你们。”林逸看着面前被一大黑布,罩起来的一百个箱子,冲着旁边两男两女理货员笑道。

    “你真的能把它们全部变没?”一男皱眉。

    “那当然,我可是本世纪最伟大的大魔术师。”

    一女笑:“魔术不都是忽悠人的吗?现在这里什么道具都没有,你要怎么变?”

    “就这样变,睁大你们眼看清楚了。”

    “咻”

    一大片黑影闪过,这块罩着一百箱子的大黑布直接掉落在地。

    “啊?”

    “呃”

    “这”

    “我草,不见了!”

    四名理货员直接傻眼,一男上前掀起黑布,黑布底下却哪有那箱子身影。

    林逸右手扫了下头发,给她们留下一个既酷又神秘的背影,走。

    两男两女一下看怪物眼神看着他,直到他完全走出物流公司大门,她们仍没反应。

    “刚刚是怎么回事?”

    “你问我,我问谁去呀”

    “他竟然在我们面前,把那一百箱东西,直接变没了!”

    “可不是啊”

    四人面面相视,好难相信。

    林逸吹着口哨,看眼左手的魔灵戒,双手后负,在街上逛起来。

    该备的东西都备齐了。

    怎么这空间还没填满呀,接下来要装什么呢?

    哎真是头痛!

    我我草!

    头真的痛了!

    怎么又来了

    而且还

    林逸双手抱头,大感痛苦。

    “嗡嗡”

    如同闪电的白光,在他大脑内一闪再闪。

    我草!

    这已经是次了,这一定是上次敲破头的后遗症

    妈呀,连我自己的治疗术都治不好,那该不会是一辈子都没办法治好这头痛病吧。

    “小爱,我头好痛。”

    “主人,小爱也没办法哦。”

    “我草,知道你能力有限,我只是想问下,我这种情况,能不能去看医生?”

    头内的小仙女乖巧说:“主人,不太好哦,他们会发现你大脑与众不同的。”

    “我我草!呃好痛!要痛死老子了”

    “这究竟是什么鬼?”

    “自己治不好,又不能去看医生,那不是要我”林逸双手抱头,一阵咬牙切齿。

    在这一刹那,他头部要撕裂般。

    这几天压抑的痛,好像一时间要直接爆炸出来。

    “你怎么了?”一个娇滴滴女声,在后面传来。

    林逸一下转身,看她。

    精致的娃娃脸,可爱的两只兔牙,肩膀上是两条小辫子,白恤黑领口,一条泛白的小黄裤,健康纤脚下是一双干净却又老旧的布鞋

    好秀气,好清纯的小妹妹

    林逸看着她两只布鞋,却怎么也抬不起脸。

    相反还感觉头部好沉,竟不听使唤的扑了下去。

    我草!

    “呃”少女赵小甜没反应过来,等想要后退,却发现,两只小脚竟被这哥哥抱住了。

    “轰”

    如同五雷轰顶。

    林逸感觉脑内世界正被成千上万道天雷,直接轰个一干二净。

    一个意识消沉下去。

    “吞下去,哥哥,快吞下去”

    不知过多久,在沉迷中,林逸仿佛听到一个宛若天籁的少女声。

    这声音软绵绵的,好生亲切,落入耳帘,让他心坎都发热起来。

    林逸睁开眼。

    迷蒙的视线,渐渐化作开明。

    落入眼帘的是一张干净而精致的娃娃脸,这种脸有点印象,但他一时却想不起她是谁。

    “哥哥,你总算醒了”

    面前的少女,好不欢喜。

    她把左手端着的一碗白米粥,轻放旁边一破旧木桌上。

    林逸一下看清,自己正躺在一木床上,这是一间非常简陋与破旧的,由白砖堆砌的小房间。

    我草

    这是怎么回事?

    我

    我

    林逸坐起来,看看面前的少女直发愣。

    她身上穿着一高中校服,洗得泛白,可哪怕如此,也难以掩盖她清纯可人的气质。

    一双眼水汪汪看来,“哥哥,你怎么了?头还痛吗?”

    林逸皱眉,眉头却越皱越紧。

    最后,他一张脸完全挤出一副苦状。

    “我草!怎么回事”

    “我我”

    “我怎么它妈的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林逸双手抱头,闭眼,睁眼,然后又闭眼,又睁眼。

    赵小甜看着林逸,有点紧张起来。

    好在林逸面目亲切帅气,要是他长得凶神恶煞,再配上他这一串粗语,不吓到她才怪。

    林逸发现脑袋里空空如也。

    一时间竟连自己是谁都想不起。

    用力想下,这破脑仁竟还不争气疼了。

    林逸睁眼,目光一下盯住这小妹妹脸。

    “我是谁?”

    “我怎会在这?”

    “你又是谁?”

    “这里是什么地方?”

    “前面发生了什么事”

    林逸当下要知道一切!

    赵小甜秀眉紧皱,“我叫赵小甜,三天前我跟爸爸去城里赶集,转着转着突然迷路了,我本想向你问路,却没想你突然晕倒在我脚上”

    说到脚上两字,她脸蛋不由一红。

    林逸抬起一手,指着自己头,“你确定,我是自己晕倒你脚上,而不是你们拿着棍子或板砖敲我头,把我敲晕?然后把我绑到这里,而且还造成我失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