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第22章 来二个老子就杀一双--

22.第22章 来二个老子就杀一双

    狼叔看向刀疤与胖子以及那黄发男。

    刀疤男黄海说:“狼叔,千万别听这小子的,我看他存心是想耍我们。”

    狼叔看林逸。

    林逸笑说:“老子我太多钱没有,但要一下拿出四百万,绝对没问题。”

    狼叔又看向刀疤。

    刀疤黄海双眼毒瞪着林逸。

    狼叔说:“你就先忍下,拿到钱,前面的赎金不用你们还了。”

    “狼叔”刀疤男简直不敢相信,他竟然相信对方的话。

    狼叔看着林逸,说:“人我可以让你打,但要是一会没钱的话,我就卖你全家!”

    林逸笑着点头,卖你妈个壁!

    狼叔又看向刀疤与胖子,以及那黄发男,他们三人一时敢怒不敢言,行出。

    狼叔又看林逸,“动手吧。”

    林逸笑着行到胖子前。

    胖子凶道:“小子,敢出大力的话,有你好果子吃”

    “嘭”话刚一说完,一个拳头突然爆在他嘴上。

    “啊”惨叫中,胖子侧摔在地。

    在地上,他双手捂嘴,鲜血一下染红双手,三颗门牙竟被直接打落。

    “小子你!”见手下被狠打,旁边的刀疤怒瞪着他,双眼射出毒辣凶光。

    “你你妈!”林逸一个脚突然像鞭子一样踢出,眨眼踢中刀疤胯部。

    强大的踢力,让刀疤身子直接倒摔在地。

    “嗷嗷嗷”刀疤双手抱胯,倒抽冷气,一个身子当场在地上打滚起来。

    林逸目光从他身上,移到右边黄发男脸上。

    黄发男当下反应,看着他,一时如同见鬼。

    林逸上前。

    黄发男身子微微发抖,后退。

    “该你了!”林逸一个箭步冲上,一只手对着黄发男脸就是一阵扇打。

    “叭叭叭”

    “啊啊啊”黄发男硬是不敢还手,一边后退,一边痛叫。

    等林逸收手时,他一张脸又红又涨,如同猪头。

    “嘭”林逸一拳又射上他肚,顶住他肚皮底下的胃。

    黄发男后退,捂着脸的双手一下捂肚,软倒在地,在地上很是难受痛吟起来。

    狼叔与现场二十七名小混,看看地上三人,又看林逸,脸色一片震惊。

    后方,躲在一部车后偷看的周飞燕,秀眉蹙起,看着林逸,美目上中生出奇怪之色。

    现场,狼叔目光从刀疤三人身上转了一圈,盯在林逸脸上,“人你已经打了,现在就是钱的事。”

    他身边三名打手,很是醒目的围上林逸,瞧模样是怕他逃了。

    “呜呜呜”林逸低着脸,当下听到一片警鸣声传来,虽然跟这还有点距离,但也能听出,这一片警声是往这边驶来。

    狼叔与众小混也听到警鸣,一个个抬头或扭脸看去。

    后方,车子后面的周飞燕,看着左方渐传渐近的警鸣呼叫,嘴边挂起一笑。

    她扭脸看着前面一帮小混,这下我要把你们一锅端!

    “可恶!”现场,狼叔毒叫一声,命令,“把这小子带走。”

    “是。”围在林逸边上的三名打手恭应,看向林逸。

    林逸眼中突然射出疯狂的光,从裤兜里一下拿出把崭新的弹簧刀。

    刀刃吐出,他紧盯着前面的狼叔。

    现场众人微惊,任谁也没想到,他竟会抽刀。

    林逸一个箭步,冲到狼叔身前,手上的弹簧刀,从右猛得划向左边。

    “噗”

    “啊!”狼叔痛叫声,身子惊退,眼中与脸上生出惊慌之色。

    在他左脸上,一条血线生成,鲜血迅速淌出。

    狼叔一手摸脸,再看向手,手已经被血水染红。

    他看着林逸,简直不敢相信,他竟然向自己动手,而且还是用刀划自己脸!

    林逸转身,冲去,“滚开!”

    一声怒叫,他手上的刀在身前一划。

    “啊!啊!啊”三个痛叫当场响起,那还未反应过来的三名小混,几乎同时间抱腿大叫。

    在他们大腿上,已经多了一道刀伤。

    林逸借此冲出包围圈,却没急着冲入小巷,而是转过身来看着这帮人。

    当下,所有小混也看他。

    一时不知为何,众人竟从他身上感受到一股莫名强大的气势。

    除了现场所有小混一脸震惊看他,在后边,躲在车子后面的周飞燕,一刻间也是一脸惊愕看他。

    这小子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气势?

    周飞燕脑中当下浮出,前面在酒店里他被她轰打,却硬是不还手不闪避,而且倒在地上还爬到她面前,让她继续打他的倔强眼神。

    “来一个,老子就杀一个!”前面,林逸抬起右手,手上的刀横扫全场,“来二个,老子就杀一双!”

    不等众人反应,他转身,冲入后面的小巷里去。

    在巷子中,他一直狂冲。

    如果真的拼起命来,他此时哪怕再疯,也绝不是对方这么多人对手。

    现场,狼叔一手紧捂左脸刀伤,眼内杀气腾腾,“一个个还愣着干什么,给我追!”

    众人反应,正想追去,却又纷纷看向左边。

    左边路上,一大片警车拉长警鸣狂飚而来。

    “狼叔,回头再找那小子算账吧,我们快走。”一小弟劝。

    狼叔看着冲来的警车,再看前面小巷,一阵咬牙切齿,却又引得左脸刀伤大痛,他忙苦叫,“走!”

    一帮人迅速冲向前边两部面包车。

    想走?门都没有!周飞燕一咬牙,当下如同豹子一般从这车后一把冲出,在地上掠过一道道残影,冲到狼叔一群人前面,拦住他们去路。

    狼叔与小弟们在地上一愣。

    周飞燕冷叫:“今天,谁也休想离开这!”

    “是她?”刀疤皱眉,一下认出周飞燕就是昨晚那名买醉女。

    “呜呜呜”后边,一队警车呼啸冲来。

    “上!”狼叔厉叫。

    “啊”六名小混反应,当下如疯狗一样冲向周飞燕。

    周飞燕美脸一寒,攥紧双拳,迎上。

    “嘭!”突然,她一脚踢中一名小混下巴,后者一双瞳孔睁大,一个身子直接飞出。

    “嘭”紧跟着,周飞燕一拳爆在一名小混右脸上。

    “啊”凄厉的惨叫中,这小混当场也摔去。

    “嘭!”下个刹那,周飞燕整个身子飞射向前,一个膝盖顶上一名小混胸口。

    “啊”小混张嘴大叫,身子如同断线的风筝,撞飞身后三人,重摔在狼叔与刀疤脚前。

    狼叔与刀疤脸面无不一骇,看着这脚前痛嚎着的小混,再看前面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