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第222章 被刺激了--

222.第222章 被刺激了

    “哥哥,你一定不要有事。”

    “你一定要快点回来”

    赵小甜看着林逸消失方向,在周围又扫看一眼,俏脸莫名惊慌。

    山崖前。

    林逸停下脚步。

    “嗡”

    双眼一亮,又透扫洞去。

    里头一片安静,可以看到不少蛇皮,却不见蛇影。

    这蛇皮一定是这大黑蟒脱的。

    确定里头没蛇。

    林逸收起透视眼,钻了进去。

    坑洞内有点阴冷,空气十分潮湿。

    林逸闪出安全帽,戴在头上,开了安全帽上的电筒。

    在电灯下,昏暗的洞道明亮许多。

    进入洞室。

    “嗡”

    双眼又一亮,透视这一片箱子。

    确定里头都是黄金与珠宝,林逸心头稍安。

    却是抑制不住一股狂喜。

    “哇哈哈哈”

    “这些宝藏都是老子的啦。”

    “老子要成为一方首富了”

    “咻咻咻”

    左手射出黑光,将这一大片总共十八个大箱子,一箱不落,全收回指环去。

    林逸转身走。

    这么一大横财,够老子吃一大辈子了。

    妈的,老子运气怎么这么好呢?

    难道上天都在眷顾我?

    哇哈哈哈

    出了山洞。

    林逸大大的吐了口浊气。

    将电筒熄灭,将安全帽从头上摘下,收回指环去。

    看着魔灵戒,一下看到魔灵戒里头搁置的一大片箱子。

    我草!

    我草我草我草

    他内心还是一片狂喜。

    一只浑身是毛,黑豆大小的黑蜘蛛,突然掉在林逸脖颈上,咬了口。

    “哎哟”

    林逸身子抖了下,什么咬我!

    林逸伸手拍去。

    那蜘蛛却灵活吓人,从他脖颈上一下弹跳开。

    林逸感觉脖颈被咬处火辣辣烫,好像什么东西一下进入他血管。

    妈呀!

    有毒

    林逸徒感昏眩。

    立即施展治疗术。

    被咬破的小伤口迅速痊愈,然,这进入血管内的毒素一时却无法消除,甚至还迅速扩散全身而去。

    我草

    林逸睁大双眼,一下却感觉眼前黑了下来。

    “不”

    “不不不”

    “蓬!”

    林逸睁大双眼,可不管他怎么反抗,全身就是感到无力。

    身子一下栽倒在地。

    我草

    老子要死翘翘

    林逸眼皮眨了眨,终于支撑不住,闭上。

    晕了过去。

    “哥哥哥哥”

    “呃”

    不知过了多久,林逸一下睁开双眼,想从地上起来,却感到一阵无力。

    我

    我还活着!

    林逸马上发现,天已经黑了。

    自己还在原位。

    而自己旁边就是那山洞。

    “哥哥”

    “哥哥,你在哪?”

    “林逸”

    “林逸小弟”

    林逸一下听到,左边传来赵小甜与他老爸,以及孙莉嫂等人的叫声。

    扭脸看去,那里亮起一片灯光,以及十几道人影。

    他们都在找我!

    他们不是很怕这个地方吗?

    怎么还敢过来?

    难道是为了我

    林逸心头一暖。

    起身,正想闪出手电筒。

    突然,他身子一愣。

    双眼睁大。

    慢慢扭脸,看向自己左手。

    左手也抬在面前。

    在他左手无名指上,竟然不见任何物体。

    那枚黑得发亮的魔灵戒,竟然不在上面!

    我草!

    我的魔灵戒呢?

    林逸在双手,在全身,以及在附近找了一遍。

    突然,他停止一切动作。

    眉头皱了起来。

    那种与魔灵戒关联的感觉已经消失。

    “小爱,你还在不在?”他紧张问。

    “主人,小爱在。”头部中,响起了小仙女声音。

    “我的魔灵戒呢?”

    “主人,我也不知道,你前面昏迷,我也跟着昏迷了。”

    林逸奇怪,“我怎么感觉不到魔灵戒存在?”

    “主人,你已经跟它解除主仆关系了。”

    “我草!”林逸身子抖了下。

    突然想到魔灵戒刚收到的一大片的宝藏,还有他堆积成山的衣物食物,以及车辆跟现金

    我草!

    我草我草

    林逸身子一退再退,显然有点接受不了。

    “嗡”

    双眼一亮,透视眼开启。

    林逸收起透视眼,身子一隐。

    一个身体当下隐形。

    现出身,看向右掌,右手掌射出一片蛛丝。

    林逸闭上眼,感应术施展。

    一股感应力弥漫而去。

    一番捣鼓。

    林逸心中稍安。

    除了魔灵戒消失外,他全身异能还在。

    体内虽还潜有毒素,可也在治疗术自行运转下,化解不少。

    “小爱,是魔灵戒自主跟我解除主仆关系?”

    “不是这样的,主人,魔灵戒一旦认主,它绝不会自主背叛主人的。”

    林逸皱眉,“那这是怎么回事?”

    “除非是,它被迫认别人为主。”

    “我草!”林逸眯起双眼,大脑快速运转。

    别人,还有什么别人?

    前面一个死蜘蛛咬我,把我突然咬晕了。

    然后

    林逸握紧双拳,一定是有人,趁我昏迷时,把我的魔灵戒给偷走了!

    “小爱,我要怎么让魔灵戒重新认我为主?”

    “主人,你需要比对方,献给魔灵戒两倍的血。”

    林逸轻轻点头,“这么说来,别人已经喂给它,超过我喂它的两倍的血?”

    “是的,主人。”小仙女恭应。

    “妈的,究竟是谁偷老子魔灵戒!我要把他碎尸万段!”

    “我要杀他全家!”

    “我要强它全家女性啊啊啊”

    林逸握紧双拳,走出。

    “谁?”

    “谁在哪?”

    “呀!是哥哥”

    寻找来的一群村民,发现一个人影从黑暗中突然走出,一个个莫名恐惧。

    在手电筒打照下,赵小甜却一眼认出他,一双本已哭干的红眼,眼泪又一下汹涌而出。

    “哥哥”

    一声激动人心的呐喊,赵小甜疯了一样朝他冲去。

    林逸看着她,心头一暖。

    扬开双手。

    “呼”

    “哥哥呜呜”

    赵小甜一把扑他怀里,大声痛哭起来。

    林逸拍打她背,“小甜甜,是哥哥坏,是哥哥不好,让你担心了。”

    “哥哥,我还以为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呜呜”赵小甜在他怀里一边抽泣,一边哽咽,好不悲伤。

    “没事了,来,给哥哥亲一口。”

    “啵”

    林逸双手捧出她泪脸,两只拇指擦拭她脸上的泪,对着她扁哭着的樱桃小嘴,一把亲上。

    林逸抽开嘴,冲她一笑,“没事了,哥哥还活着。”

    “哥哥”赵小甜可怜兮兮看他,抽下鼻子,这才又打量他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