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3.第223章 就你那也叫武功--

223.第223章 就你那也叫武功

    “林逸,你没事吧?”赵小甜父亲赵德旺上前问。

    林逸冲他一笑,“叔叔,让你担心了,我没事。”

    “林逸小弟,吓死我了,你没事我就安心了,不然嫂子可就得遗憾终生了。”孙莉嫂过来,牵着他一手,眼里打转着泪,扫看他全身,说。

    “嫂子,我没事。”林逸冲她微笑。

    后边军叔紧张催说:“我们还是快走吧,这蛇山头邪的很,可又别生什么事”

    众人转身走。

    “哥哥,你真没事?”赵小甜还是担心。

    “你看我像有事的样子吗?”

    赵小甜摇头,松口气,“没事就好,都要吓死我了。”

    “小甜甜,前面谁还过来了?”

    “没人呀,怎么了?”

    林逸皱眉,“哦,没事。”

    回到村里,在孙莉嫂家吃了饭。

    林逸直感毒性发作,全身越发无力。

    去到赵小甜家,匆匆洗了澡,林逸进入一**房,直接疗毒。

    第二天上午。

    林逸来到村长家,一番透视,却一无收获。

    在桃花村转了一圈,林逸走到一山崖边,眺望着这整个村。

    我草,我的魔灵戒究竟上哪去了?

    难道

    蛇山头真有不干净的东西?

    “小帅哥,你怎么在这?”左边,一妇女迎面走来。

    林逸扭脸看去,这妇女虽一身粗布衣,可身材丰满,面目妩媚,正是赵小甜介绍过的李婶。

    “是李婶呀,反正也没事,所以随便转转。”

    “小帅哥,叫李婶多生分呀,还是叫婶子吧,不过婶子名叫李露露,你叫我露露姐也行。”她上前停下。

    林逸在她手上篮子里扫眼,发现篮里竟装着几根又粗又长的黄瓜。

    李露露看眼黄瓜,又看他脸,做吞口水状。

    林逸叹口气,“婶子,我遇到麻烦了。”

    “怎么了?”李露露皱眉。

    “东西被偷了。”

    “呃?”她张大小嘴,皱眉问:“贵重吗?在哪被偷的?”

    林逸点头,又摇头,“东西不贵重,但很有意义,婶子,你们村里,有小偷吗?”

    李露露摇摇头,“村里人倒都老实,这些年来,没听说谁家东西丢了。”

    “我在蛇山头那丢的。”

    “呃”李露露吃惊,“那地方邪得很,你确定是被偷吗?”

    林逸摇头一笑,转身,眺望蛇山头那边。

    李露露也看去,“听老人家说,当时打战,部队在那杀了很多俘虏,所以那块地方很不干净,村里人没事一般是不会去哪的。“

    林逸感觉可笑,也正因如此,才让他捡了这一大宝藏

    “原来是这样”林逸突然明白了。

    那一大批宝藏一定是部队当时留下的。

    为预防村民发现,就传开在那边杀俘虏消息,迷信的村民们自然就不敢靠近了。

    后面打战中,这个部队应该全军覆没了,所以这一大宝藏一直留在那

    李露露点点头,“除非是那个怪和尚,他偶尔会去那边念经施法。”

    对了!

    怪和尚!

    林逸双眼一下睁大,转身看她,“婶子,怪和尚住哪?”

    李露露有点紧张起来,扭脸看右边,向右边撇脸,“那边,山上。”

    林逸扭脸看去。

    “嗡”

    双眼一亮,透视去。

    前面楼房与树木顿时一片透明,视线快速延伸。

    突然,他看到一间简陋的庙。

    就是这了!

    透视庙里。

    能看到不少石佛。

    一番扫看,却连个人影都没看到。

    “小兄弟,快中午了,到婶子家去吃个午饭吧?”

    他不在林逸收起视线,看她。

    李露露看他,笑容满面,风情万种。

    “婶子,这和尚哪来的,他在这干嘛?”

    李露露见他不理自己,笑说:“你答应跟婶子回家吃饭,我就告诉你。”

    “不就是吃顿饭吗,走,我答应你。”

    “好,跟婶子来。”李露露笑得好不高兴,在前面领路。

    “婶子,我已经答应你了,可以告诉我这怪和尚的事吧?”

    李露露点头,“这和尚十几年前搬来的吧,住在那山上,几乎从不下山,也从不跟村民过多接触。”

    “他真的会施法?”

    “那当然。”李露露突然转身看他。

    林逸双眼一亮,在她身前两座大山竟跟着一荡。

    林逸体内没来由一热。

    李露露吃吃一笑:“他会念经引来毒物,半年前,村里有个娃被毒蛇咬了,眼看就要活不成了,刚好那怪和尚过来作法,引来一只毒蜈蚣,命令那毒蜈蚣,把那小娃身上的毒给吸出来,这才救了那小娃一命。”

    “婶子,你先回家做好饭等我,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林逸转身跑。

    “小帅哥,你去哪呀”李露露回头看他。

    林逸一阵狂奔。

    我草你大爷。

    这么看来,是你这个怪和尚偷走我魔灵戒了。

    还命令毒蜘蛛来咬我!

    老子现在不弄死你才怪!

    冲出村子,冲入村子后面山林。

    林逸一口气冲到山林中的庙子前。

    “呵呵”

    “嗡”

    林逸大喘粗气,双眼一亮。

    在这整个庙里认真透视起来。

    这边没有!

    这边也没!

    我草!

    还是没有

    林逸皱起眉头。

    对了。

    魔灵戒既然被他认主,他就戴在手上才对。

    林逸转身,跑出山林。

    跑回村里。

    现在只有等找到怪和尚,才能找回我的魔灵戒。

    “嗨!嗨!嗨”

    “哈!哈!哈”

    左边,一片竹峰后,突然传来一阵呐喊声。

    “嗡”

    林逸双眼一亮,前面竹峰化作透明。

    一名少年,正带着十来名小男孩在那练拳。

    这少年也就十五六岁模样,但四肢发达,牛高马大。

    一张脸一片红通,赤露的上身布满肌肉。

    他正半蹲马步,挥打拳头。

    很好!

    老子正需要人手!

    林逸走去。

    “咦?”

    “海哥,有人来了!”

    几个十来岁的男童,一下惊呼。

    牛高马大的赵海,一下扭脸看去。

    好犀利的一双眼!林逸对上他的眼,心头微荡。

    “我在教大家练功,请你回避,谢谢。”赵海像武林人士一般,给林逸一个抱拳礼。

    “就你那也叫武功?”林逸淡淡说。

    “你说什么?”

    “你”

    赵海还没发火,几个十来岁的小男孩却是要发飚了。

    “嘭”

    “蓬”

    林逸一脚飞在一棵松树上,那碗口大的松树当场折断,倒下。

    “呃?”

    “什么!”

    “这”

    看着这倒伐松树,不止面前十几名孩童吓一大跳,担当武术教练的少年赵海也大吃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