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5.第225章 那我还这么矜持干嘛呢--

225.第225章 那我还这么矜持干嘛呢

    林逸抽开嘴,“感觉怎样?是不是很舒服呀?”

    杨薰儿脸色一红再红,突然一掌挥去。

    林逸抓着她手。

    “哼”杨薰儿脸色一苦,抽开手,转身跑。

    “小心点,别摔着了。”林逸关心叫。

    可恶可恶!

    我的初吻啊

    杨薰儿鼻子一酸,双眼一下湿润,朝前面一阵狂冲。

    “呜”

    冲出转角,左部一部摩托突然狂飚来。

    “呃?”

    开车的赵海吓一大跳,万没想会有人突然冲出。

    “呀”杨薰儿张大小嘴,身子在路上一愣。

    “呼”

    一声风啸,一股力量把杨薰儿身子带开。

    “呼!”

    “嘎”

    摩托从杨薰儿刚站位置一下撞过去,刹停。

    杨薰儿回过神来,这才发现自己躺在林逸怀里。

    “师师傅”赵海有点慌了,看眼杨薰儿,又看林逸脸,心中当下也很庆幸,假若不是师傅及时带走杨薰儿,他非撞上她不可。

    “没事,走吧。”

    赵海点头,“谢师傅不怪,徒儿下次一定小心。”

    “呜”

    赵海又看眼杨薰儿,见她没事,一加油门,把车开走。

    “师傅?”杨薰儿从他怀里一把出来,看看走去的赵海,再看他脸。

    林逸点头,“前面在这收了徒弟,你没事吧?”他一手伸向她脸。

    杨薰儿吓了一跳,一下后退,“你要干什么?”

    “我没想干嘛呀,你不是说我是流氓嘛,我觉得有点冤枉,所以”

    杨薰儿皱眉,“所以你就想对我耍流氓,来报复我?”

    林逸露出人畜无害的笑,“现在咱们扯平了,要不我们重新认识?”他上前一步。

    杨薰儿退后一步。

    “不要这么紧张嘛,我又不是坏蛋好不好,刚刚要不是我救,你恐怕被车撞飞了。”他继续上前。

    “你不要过来”

    “啊”杨薰儿身子一退再退,心里一慌再慌,突然,转身就跑。

    林逸看她,“薰儿你快回来,你怕我,我躲开你还不行吗?”

    “你个流氓,我不想看到你。”杨薰儿回头白他一眼,转过身直接往山林跑去。

    是不是我太过分了?

    瞧她模样,刚刚那应该是初吻呀。

    一定是我太过分了

    不好,她该不会想不开了吧?

    林逸立即跟上。

    杨薰儿在山林里一阵乱跑,回头看眼,见他没跟来,停住身,心中稍安。

    “薰儿,你别想不开呀,我向你道歉来了。”

    “呃”

    林逸走入山林,“我承认我前面太冲动了,不过你放心,我会对你负责到底的。”

    “不要”杨薰儿摇摇头,身子一退再退,突然转过身,又直接跑去。

    “呃”

    一脚踩到草一滑,一屁股坐在地上,一个身子当下在这斜坡滚了下去。

    “呀呀”

    “蓬!”

    杨薰儿整个人滚入一茂盛草丛里,这才稳住。

    我草!

    林逸皱起眉头。

    我也真是的。

    人家还在气头上呀,我干嘛过来找她呢。

    等她冷静再找她也不迟呀,现在害她滚下山去了吧。

    不过幸好我会治疗术,哈哈

    “呀”

    “呀呀”

    杨薰儿突然发出毛骨悚然的尖叫。

    “薰儿,你怎么了”林逸一阵风跑下去。

    杨薰儿从草丛里钻出来,却一头扑在草地上,一只小手紧捂着大腿,“蛇蛇毒蛇咬我”

    “嗡”

    林逸双眼一亮,就见草丛里一条婴儿腿脚大小的黑蛇,也像是受了惊,从草丛里慢慢爬走。

    “我草你大爷!”

    林逸双手从边上扛起一块篮球大小的石头,照着它蛇头一把砸下去。

    “嘭!”

    蛇头砸中,黑蛇一截蛇尾拼命缠卷着这大石。

    林逸一把蹲在杨薰儿身边,就见她脸色发白,全身发抖起来。

    “药我要蛇药”杨薰儿哆嗦说。

    “哪来蛇药?就算有蛇药,等蛇药拿过来,你已经毒发身亡了。”林逸把她手抓开,就见她大腿裤上,破了个小洞,隐约可以看到小伤口。

    “你先忍忍,我帮你毒吸出来。”林逸抓着她裤头,往下拉。

    “不不要”杨薰儿双手紧张拉着裤头,但最终没拉住,被林逸霸道拉下。

    杨薰儿脸色大羞,眼泪一下涌出。

    “我要吸了。”林逸双手捧着她大腿肚,嘴凑上前,直接吸吮毒水。

    杨薰儿身子一绷,双眼大大睁开。

    林逸将一口黑血吸出,吐在地上。

    又继续吸。

    连吸几口,就见她的血水变鲜红起来。

    “这下差不多了。”

    “汩汩”林逸立即向她施展治疗术。

    一缕圣光在她伤口生成,洗涤着,快速痊愈。

    林逸收回手,当下向自己治疗。

    杨薰儿当下感觉好多了,但全身一阵无力,不知为何,本是苍白的脸色,却变得一片红涨起来。

    一双眼更是一片迷离,看着他,眼内有光在闪。

    林逸收功,把她裤头拉回腰腹。

    过去取了那毒蛇,回来把她一把横抱起来。

    往山上直接走。

    杨薰儿看着他脸,眼色复杂。

    “别担心,毒水大部分被我吸出来了,剩下的一点没那么快扩散,我现在就带你去拿蛇药,我拿了这咬你的毒蛇,也好让村民辨认你是中了什么蛇毒”

    她眼角滑下两行泪水,“你你有没事?”

    林逸看她。

    杨薰儿也很意外,自己竟会关心这个流氓,拉低脸不敢看他,继续问:“你刚吸了我毒,你没事吗?”

    林逸当然有事,那毒液不管他怎么吐,也不可能完全吐掉。

    可在治疗术下,他这点毒液几乎被清除,剩下一点半丁也威胁不到他生命。

    “没。”林逸勾嘴一笑,加快脚步。

    这丫头竟会关心我,这么看来,我跟她的关系也没那么糟糕嘛。

    杨薰儿双手抱紧他脖,脸凑上他脸,嘟起小嘴,在他嘴边猛得亲一口。

    “啵”

    林逸冲出山林,正往山村冲去的双脚,一下顿住。

    心头莫名狂跳,低脸看她。

    杨薰儿一张美脸红似火,深深拉低着,“我不想欠你人情,这一亲亲就当呃”

    她话没说完,一张嘴突然有点霸道封住她嘴。

    杨薰儿身子大抖,双眼大睁,眼珠子颤抖起来。

    林逸抽开嘴,看她。

    杨薰儿一个身子要被融化般,完全软他怀里,“你你”

    “我什么?”林逸勾嘴一笑,“哪怕我刚不要命的救了你,在你眼里,我始终也是个大流氓,难道不是吗?”

    “我”杨薰儿无言以对,她刚才确实这么想。

    “既然这样,那我还这么矜持干嘛呢”林逸的嘴又封住她小嘴。

    “你嗯”杨薰儿身子又一抖,美目又大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