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7.第227章 正是你老子我【为咱书本周4000票加更】--

227.第227章 正是你老子我【为咱书本周4000票加更】

    “呵呵”

    龙飞大喘粗气,身体抖了抖。

    “哥哥”

    “哥哥,你不要吓我”

    “哥哥哥哥”

    赵小甜泪如泉涌,被她翻过身的林逸,竟然七孔流血。

    被炸过的脸面更是一片血伤。

    她摇了摇,他的身体却一片软绵绵,没有任何反应。

    “小狗,死了吧!”

    “跟你爷爷斗你你还嫩着”

    “哼”

    龙飞嘴上露出毒笑。

    这两掌拼尽全力,几乎令他透支。

    龙飞身子晃了晃,转身走。

    “哥哥,你不能死啊!啊呜呜”

    赵小甜趴在林逸怀里,全身发抖,大哭起来。

    “汩”

    一小缕圣光在林逸脸上荡开。

    马上,他脸上的圣光越来越多,把他一张脸包裹的一片神圣。

    “呃?”

    “发生什么事了?”

    “刚刚是不是煤气爆炸了,我听到爆炸声”

    “我也听到了,不过这寡妇家不是烧柴吗?哪来的煤气?”

    闻声过来的村民,你一言我一语,一时却远远看着,不敢上前。

    “哥哥,你不是很厉害吗”

    “我不许你死!”

    “你快活过来啊”

    赵小甜一只小手握紧拳头,在林逸胸口捶打着。

    “呃”

    林逸突然痛叫。

    “呀?”

    赵小甜吓了一跳,一把看向他脸,却又立马傻眼。

    在林逸脸上,圣光萦绕,而在这时,这圣光全部涌入他脸内去。

    现出林逸的脸。

    他双眼睁开,嘴角勾起一笑。

    “嗯”

    赵小甜当场又吓一跳。

    “哥哥,你你还没死”

    “哈哈你哥哥我这么厉害,哪会那么容易就死掉”林逸双手擦掉脸上的血,撑地,爬了起来,“倒是你不停打我,再打我几拳,我就要断气了。”

    “哥哥”

    赵小甜一把扑他身上。

    “哈哈”林逸一把紧抱她细腰,当下好不高兴。

    “哥哥,我以为你死了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呜呜”

    “傻丫头。”林逸心头一暖。

    赵小甜推开他,一双泪眼看他,“哥哥,你怎么这么高兴?”

    “我?哇哈哈哈哇哈哈哈”林逸当下忍不住一阵狂笑起来。

    “嗯?”赵小甜皱眉。

    “他怎么了?”

    “他该不会疯了吧?”

    “他笑得好可怕呀”

    五十多米外的一群村民,面面相觑,大感错愕。

    “哇哈哈哈”

    林逸还是一阵爽,“也正多亏了他刚才两掌,一下震通了我大脑中枢附近闭塞的神经线,让我又恢复所有记忆了。”

    “呀?”赵小甜小嘴张大,“真的,哥哥,你完全恢复记忆了?”

    林逸笑着点头,“可不是。”

    “这真是太好了!”赵小甜身子蹦跳几下,想到什么,她的笑容又一下垮掉,“哥哥,那个人是谁,他简直太可怕了”

    赵小甜看着龙飞刚走去方向,一个身子微微发抖起来。

    “他还这么就这么坏,我真不敢想,等他长大之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长大?”林逸顺她目光,看了眼左边一百米外的转角,勾嘴一笑:“他不可能长大。”

    林逸走向前面小平房。

    “为什么?”赵小甜立即跟上。

    “因为他会死。”在大门口,林逸冲她一笑。

    “呃”

    赵小甜身子一抖,他的笑竟让她感到害怕。

    想到那人坏到极点,她才松口气,跟入。

    “呜呜弯弯弯弯呜呜”屋内,一脸是血的寡妇黄思曼抱着少女,哭成了泪人。

    “嗡”

    “她还活着。”

    透视下,能看到她还有心跳。

    林逸脸色一喜,忙上前蹲下,一只手放少女脖颈,给她施展治疗术。

    “小弯弯还活着?这这真是太好了!”赵小甜上前,看看林逸,又看看少女,一脸期待起来。

    圣光包围着小弯弯,洗涤她全身。

    内眼看不见的脖颈内,她被扭断的颈骨,与被扭伤的颈筋,迅速修复。

    “嗯”

    大悲痛中的黄思曼,一双美眼从女儿小脸上抬起,盯上林逸的脸。

    林逸双眼微闭,咬牙皱眉,神情严肃,脸上一时竟散发出不怒自威的气势。

    少妇一双眼,再没有从他脸上收回,目光痴迷起来。

    林逸睁眼,冲她说:“她没事了?”

    “嗯”黄思曼身子抖了下,立即低脸看女儿。

    “妈”少女黄弯弯冲她乖巧一叫,一只手却发抖的伸向她一片血伤的脸。

    泪水在少女眼眶打转,“妈,你脸呜呜”

    “弯弯”黄思曼将她一把抱怀里。

    母女俩当下哭成泪人。

    林逸一手伸到黄思曼侧脸上,治疗术施展。

    圣光放出,圣光又收回。

    在她脸上的伤很快消失,脸上虽还一片血迹,却仍掩不住她的娇美。

    我草!

    这女人好美

    林逸咽下口水,伸到她侧脸的手,五根手指忍不住在她脸上抚了下。

    手上顿时传来一片娇滑,好不舒服。

    寡妇黄思曼一双泪眼又移到林逸脸上,扫看着,与他目光一对,她眼光霎时温柔下去。

    “太好了!”

    “这真是太好了!”

    旁边的赵小甜上前,一把抱上这母女,“思曼姐,小弯弯,你们没事真是太好了。”

    林逸扬嘴一笑,视线从这漂亮少妇身上收回,转身走。

    看向自己的手。

    手上仿佛还残忍着她脸上柔滑。

    “嗡”

    出了大门,双眼一亮。

    前面一片村民,以及房屋全化作透明。

    “找到你了!”

    突然,林逸脸色一冷,目光闪烁。

    盯着那道人影几秒,这才冲去。

    先前杨薰儿到过的大杨桃树底下。

    龙飞双手抓紧一只公鸡,公鸡头早被扯断,他的嘴含着鸡脖,一阵咕噜咕噜喝血。

    “咻”

    一记破空声,从后面传来。

    龙飞丢掉手上的公鸡,一把转身。

    “噗”

    “啊”

    一道小残影,一下没入他右眼。

    他身子后退几步,双手一把捂眼,倒抽冷气。

    一张被鸡血染红的嘴,张大死命痛叫。

    但不管怎么捂眼,血水还是染红他手,从他指缝中流了下来。

    “是你!”看清前面少年,龙飞全身大抖。

    林逸点头,“正是你老子我。”他继续上前。

    “你还没死!”龙飞一阵咬牙切齿。

    “我没死,那是因为老天爷要我来收你,现在就轮到你死了。”林逸冷下脸。

    龙飞从身上摸出一个硬币大小的小物体,挥出。

    对面,林逸却快他三分之一秒,也挥出一物。

    “咻!”

    “咻!”

    “轰”

    “啊

    两小物体在龙飞身前对上,爆炸。

    可怕的爆炸力威,将龙飞整个人直接炸飞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