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9.第239章 猎人杀到【为咱书700条打赏加更】--

239.第239章 猎人杀到【为咱书700条打赏加更】

    “呃?”

    “干爹”

    黄思曼美脸一荡。

    黄弯弯小俏脸却是大喜,双手放开他手,一把揽住他腰身,把他身子紧紧抱住,小嘴甜甜叫一声。

    “我有爸爸了,我终于有爸爸了,呜呜”

    “哭什么呢,来,亲干爹一口。”

    林逸弯下腰,把她小巧可爱的身子一下抱起来。

    黄弯弯可爱小嘴,毫不客气的在林逸脸上猛亲一口。

    “啵”

    “哈哈爽!”

    林逸又在她晶莹剔透的小俏脸上亲回一口。

    “干爹”黄弯弯双眼泪光打转,笑叫。

    林逸也笑叫:“干女儿。”

    “干爹”

    “干女儿!”

    “干爹”

    黄弯弯双手抱紧他脖子,一个小俏头一把埋他脖颈上。

    黄思曼看着他们,双眼盈泪,一只手捂住小嘴,很想哭。

    林逸把黄弯弯放下,右手捏着她水嫩下巴,“小弯弯快点长大哈”

    “嗯”黄弯弯乖巧点头。

    林逸扫眼她身板,扬嘴一笑。

    这小丫头长大后绝对是一大美女啊。

    他右手拇指与食指,忍不住又在她脸蛋上轻捏了一把。

    “呼呼”

    魔灵戒内,手机振响。

    林逸变魔术一样闪出手机,看去。

    “喂”

    “师傅,别担心我,我已经从庙里逃出来了。”手机中传来赵海很紧张的声音。

    我草,从庙里逃出来?

    林逸感觉有趣,“徒儿,你还没搞清状况吧,为师前面已经从那怪和尚手里把你解救出来了。”

    “呃?”电话那头,距离庙有点距离的树林中,赵海一脸懵逼,转身,透过树缝看着庙。

    这时,一条高瘦身影从庙里飚了出来,“你个小屁孩,赶紧给我死回来。”

    “呃”

    赵海吓一大跳,转身又慌不择地往树林里窜,对着手机叫:“不好,师傅,那庙里又跑出一怪人,他看样要抓我。”

    我草

    林逸有点无语,“徒儿,他是自己人。”

    “呃?什么?”树林中,狂跑的赵海停下来。

    林逸笑说:“他叫黄浪,你师傅我的助手,前面跟我一起把你从怪和尚手里解救出来的。”

    “师傅,你你确定?”

    “怎么,你敢怀疑为师?”

    赵海一下紧张起来,“不,不是,师傅我知错了,哈哈,让你见笑了,那我这就过去。”

    “嗯。”林逸挂了电话。

    看着手机一笑。

    这小傻蛋挺不错嘛,刚跑出庙就第一时向我报平安,这是有多怕我担心他呀

    黄思曼笑说:“林少,你吃饭没,要不我做饭给你吃?”

    林逸点头:“好,给我做三人的份。”

    “是。”黄思曼笑应。

    “嘻嘻”

    “哈哈”

    林逸与黄弯弯一时也笑了。

    是夜,赵小甜家二楼。

    赵小甜身子紧张后退,可后面是墙。

    林逸身子却一下压上她身,右手托着她下巴,拇指轻扫她下嘴唇。

    “哥哥你”

    “你不喜欢吗?”林逸问。

    赵小甜摇摇头,“不,不是,哥哥,我喜欢”

    林逸勾嘴一笑,嘴凑向她嘴。

    赵小甜却紧张扭脸,“可是我爸在家”

    林逸伸出舌头,在她俏脸,由下而上扫去。

    “嗯哥哥”赵小甜双腿直打颤。

    “好甜。”林逸冲她一笑,退后一步,转身要走。

    赵小甜却跟上一步,双手一把抱着他脖,小嘴亲上他嘴,忘乎一切去吻他。

    林逸心头一爽,“你不是说你爸”

    “那小声点”她发抖说。

    与他身子分开,赵小甜一张俏脸挂满红晕。

    看眼右边的床,她走去,坐在床边,低下脸。

    林逸看她,有点奇怪。

    赵小甜害羞看他一眼,一下躺上床,盖上被子,把自己的脸都盖起来。

    我草!

    我只是想亲她一下

    而她竟然以为我要跟她

    林逸咽咽口水,立即走去。

    “小甜甜,哥哥我来了”

    “哥哥,快小声点”

    赵小甜从被单里探出两只眼睛,害羞而又担心说。

    林逸笑着点头,轻手轻脚爬上床,钻入被里。

    “汪汪汪汪”

    外头,突然响起激烈的犬叫。

    “噗”

    “嗷呜呜”

    马上,外头的狗发出低沉的悲鸣。

    狗被杀了!

    身体覆在赵小甜身上的林逸,一下抽开与她缠绵的嘴。

    赵小甜双眼迷离看他,眼内很是不舍。

    “哥哥,我我”

    “别急哈”林逸安慰她一句,双眼一亮。

    前面墙壁顿时化作透明,视线延伸出去。

    一条大黄狗躺在路上,脖颈上全是血。

    在它左边,一名满脸黑胡须,脸上一片沧桑的中年男,面向这栋楼,一阵扫看过来。

    身上穿着黑衣裤,在这朦胧夜色里,几乎很难看出他是一个人。

    就在这是,这胡须男转身走。

    这是什么人?

    难道是猎人?

    林逸眯起双眼,在这男人手上竟拿着一副弓,在他背后背着一筒箭支。

    腰带上还别着不少刀具。

    “你们村里有猎人?”

    林逸翻身下床。

    赵小甜满是不依看他,“哥哥你”

    林逸在她小嘴亲一口,“回答我。”

    赵小甜脸色正经点,点头,“是有名猎人,人也挺怪的,经常在夜晚到山上打猎,而且从来都是一个人,也像怪和尚一样,不喜欢跟村民打交道。”

    赵小甜蹙眉,“哥哥,你干嘛这么问?”

    “他在外面,我去会会他。”

    林逸扬嘴一笑,转身走。

    “呀?”赵小甜吓一跳,忙下床。

    “吱”

    林逸打开房门,走出,就见前面一道身影,快速下楼。

    我草

    林逸身子一顿,一眼看清那正是赵小甜父亲。

    她爸竟然在门外偷听

    那他是不是听出,我刚刚跟他女儿上床?

    下到一楼,穿过大厅走出。

    一阵狂冲,林逸停下脚步,一双眼紧盯前面。

    在前面,快步行走的猎人,停下脚步,一动不动。

    林逸看向他左手。

    他左手紧紧握着弓把,像一时面临敌人,或是猎物。

    “打猎就打猎嘛,那狗也没招惹你,你干嘛要杀它呢?”林逸冷问。

    猎人赵雄一下转身,抽箭搭弓,箭头瞄准林逸脸。

    林逸眯起双眼,脸色发冷起来。

    赵雄也眯起双眼,眼光发亮。

    他捏着箭尾的手,突然松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