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第240章 你怎么哭了--

240.第240章 你怎么哭了

    “崩”

    “嗖!”

    箭支化作流星般,从空气中穿梭,射向林逸。

    哼

    “嗡”

    心中一声冷叫,林逸感控术施展。

    一股无形气力从体内一把冲出。

    面前的箭支,在距离他眉心半寸位置,突然停下。

    非常诡异的一幕。

    这根箭支竟横在空气中一动不动。

    赵雄睁大双眼,眼内一片惧意。

    看了林逸二秒,还是没反应过来。

    林逸勾嘴一笑,“就这么点能耐还想杀我?”

    赵雄大感不妙,身子慌退几步,从背后又抽出箭支,搭在弓弦上,一把放箭。

    “崩”

    “嗖!”

    同样的情况又再度发生。

    箭头在距离林逸右眼半寸位置,当场停下。

    两支箭就这样定在林逸身前空气中,一动不动。

    “呃”

    赵雄惊呼一声,转身就逃。

    “哼”

    “现在才想到逃,太迟了!”

    意念一动,浮在面前空气的两根箭支一下调过头。

    “轰”

    “嗖嗖!”

    空气大震,两根箭支朝着赵雄一下激射去。

    “噗噗”

    “啊”

    赵雄两条大腿肚分别中箭,身子当场扑地,惨叫起来。

    林逸朝他走去。

    如果这时他想杀他,这个猎人已经是个死人。

    赵雄双手抱伤口,一阵倒抽冷气,见林逸过来,他所有的痛苦当下转化成恐惧。

    面对林逸靠近,他双手在地上爬着,拖着双腿后退。

    可他哪里逃得了,一个身子剧烈发抖起来。

    “呼”

    “呃呃”

    一股无形气力从林逸身体冲出,包围赵雄,把他一个身子当场从地面托到空气中。

    赵雄看着林逸,如同见鬼般,一下惊出一身冷汗。

    一个身子却不受控制的被这力量越托越高。

    林逸抬头看他,勾嘴一笑。

    “呼”

    托着他全身的气力突然散开。

    赵雄双眼大睁,一个身子当场掉落。

    “啊”

    “蓬!”

    一个屁股首先落地,赵雄只觉屁股开花,全身散架般,好不痛苦。

    大腿上插着的两根箭,伤势立马加重。

    林逸左手黑光一闪,闪出一把刀,上前二步,这把刀一下架他脖颈上。

    “不要”

    赵雄死命叫。

    在他裤档上顿时湿了。

    空气中充斥着刺鼻的尿味。

    林逸看着他,一刀勒着他脖,却也不急着杀他。

    看着这猎人被自己吓得屁股尿流,心头还是一片爽。

    他刚才在自己面前可是好不威风,现在却狼狈的不成人样。

    “少爷,求你留我一条贱命!是是村长小儿子赵好运逼我来杀你的我向你发誓,杀你绝对不是我本意”

    “可杀我的人是你呀,这可是事实。”林逸笑说。

    赵雄发抖说:“少爷,你留我贱命,我去给你杀了赵好运,我向你保证,天亮之前就带他人头来见你,如果办不到,你再杀我,我赵雄绝不再有半句怨言”

    林逸感觉有趣,“可你要是逃一个晚上,够你逃到镇上去了吧?”

    “少爷,求你给我个机会,我可以拿我性命向你发誓,我绝对不逃,我一定替你杀了赵好运”他双眼湿了,眼内满是哀求。

    “好吧,小爷就再给你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

    林逸从他脖颈上收回刀,当着他的面,把刀化作一缕黑风消失不见。

    看到这一幕,赵雄整张脸都抖起来。

    林逸身子一蹲,双手分别抓住插在他双腿的箭支。

    “你你要干”赵雄嘴巴直打颤,被他抓箭间,牵动到大腿伤势,一时简直痛得要命。

    林逸看着他,笑了。

    “噗噗”双手突然用力一抽。

    “啊”赵雄拼命仰头,发出杀猪惨叫。

    两只腿脚一直哆嗦起来,本是吓得惨白的脸霎时更如纸张白。

    在月光与星辉映照下,他两条黑裤筒却被染得一片红。

    鲜血从他双腿中一阵飚出。

    林逸双手抓着他双手,治疗术施展。

    赵雄马上看到什么,一片白光从他双手泛亮,游向他身体,去到他两只大腿箭伤位置。

    “你”他睁大双眼傻住,好一会没回过神。

    林逸放开他双手,站起。

    赵雄一下惊醒,却简直不敢相信,他双腿上的箭伤竟然好了。

    连带着他刚才被他刀子勒破一点皮肉的脖颈,竟然也完全好了。

    “事情办得好,我再赏你。”林逸勾嘴一笑,“但事情要是没办好的话”

    赵雄身子忙跪着他,对着他直磕头,“少少少爷放心,我就是得丢了命,也要提着赵好运那狗子人头来见你!”

    “滚吧。”林逸冷笑。

    赵雄对着他一阵磕头,这才从地上捡了箭弓,转身狼狈跑开。

    赵好运呀赵好运,你的死期马上要了。

    哇哈哈

    想到他叫来杀自己的人,现在竟然要回去杀他,他心头一片爽。

    他转身走。

    突然,他停下脚,看向左边。

    左边一条路口,正是通向孙莉嫂的家。

    不知道杨薰儿怎样了?

    还生我气吗?

    他脑中不由浮现出她清纯迷人俏脸。

    摇摇头。

    算了。

    小甜甜还在床上等我呢。

    我怎能让她等久呢

    嘴上勾起一笑,他果断往前走。

    “咣咣咣”一阵脚步声,在左边传来。

    声音极小。

    听觉灵敏的林逸还是听到了,且还能听出,这是少女冲跑中发出的。

    难不成是杨薰儿的?

    “嗡”

    林逸扭脸,双眼亮,透视去。

    前面二棵树,一堵墙化作透明,视线得以延伸。

    林逸眉头一皱。

    当下看到一抹纤秀动人的背影,朝着前头,匆匆跑去。

    像极了杨薰儿。

    可除了她,还有谁呀?

    “呼”

    林逸十万火急飚了过去。

    绕过一片玉米地,穿过果园,突然冲到这少女前头的路口上。

    一只手扶着一棵树身,摆出一个既酷又拉风的姿势。

    “呃?”

    杨薰儿吓一跳,身子在距离他三米当场愣住。

    林逸甩了下头,顺带着右手五指插在前头秀发中,往后摸去,看她。

    “你搞什么。”杨薰儿美目盯他一眼,绕过他,直接往前跑。

    在一瞥下,林逸脸色立即一片正经起来。

    冲上去,挡在她身前,关心问:“薰儿,出什么事了?你怎么哭了?”

    “不关你的事”杨薰儿绕过他,又往前冲。

    林逸转身看她,只见她脚步无比匆忙。

    奇怪?

    出什么事了?

    难道是她母亲

    “嗡”

    林逸扭回脸,双眼亮,又朝她家方向透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