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5.第275章 这丫头这么敏感--

275.第275章 这丫头这么敏感

    林逸看眼人群,再顺人群众人目光看右边。

    右边山林中出现的人,正是前面透扫到的两名面具黑衣人。

    他们在二百米外,看来,盯向同一方向。

    身子直接傻在那。

    林逸扭脸,顺他们目光看去,就见他们正看那变成皮包骨的大黑猩。

    林逸再看他们。

    他们突然转身,跑去。

    “他们要逃!”

    “快追”

    “别让他们跑了”

    一帮人立即追去。

    “老哥,让他们回来吧。”林逸看右边紫啸天。

    紫啸天看林逸,又看前面追去的人群,叫:“全部回来。”

    正狂追去的十几名族民这才一个个停止追,转身走回。

    紫啸天又看林逸。

    林逸笑说:“就让他们去禀报他们族长好了,相信那老不死龙玄听到自己战兽被我们吸成了皮包骨,一定会把他气个半死吧。”

    紫啸天点头一笑,“老弟,还是你高明。”

    “大爷的,就气死他!”紫一痴笑叫。

    林逸看那大黑猩,心头也一爽。

    这大黑猩凶猛无比,力大无穷,显然龙玄对它下过一番苦功。

    现在可好,全便宜了自己楚儿。

    林逸看梦楚儿

    梦楚儿双手抱着他一胳膊,小嘴凑他耳边,“逸哥哥,我想跟你”

    林逸心头一荡,看她。

    梦楚儿目光含情脉脉。

    林逸扬嘴一笑,楚儿现在想跟我做那种事是假,而是要通过做这种事,好让自己对她采阴强大自身才是真吧。

    “楚儿”

    林逸心头一热。

    “逸哥哥,怎样?”她央求。

    林逸一只手摸着她脸,心头一爽,楚儿这么爱我,真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逸哥哥”

    “啵”

    梦楚儿小嘴凑前,情不自禁的在他嘴边亲一口。

    林逸看她,身体一热。

    梦楚儿目光从他脸上移到左边,然后再移到右边。

    那傻眼看来的一片男女立即扭开脸。

    “呃”

    我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亲他

    梦楚儿回过神,因为功力提升而涨红的脸,一时更羞红。

    “楚儿,咱们回去再说哈。”

    “可是”

    林逸双手捧她脸,“我知道你担心我会出事,想灌输功力给我。”

    “逸哥哥”

    “可我现在功力够大了,对比起来,我的身体还很弱,承受不住更大力量。”

    梦楚儿蹙起秀眉,“逸哥哥,不是有五星壮体丹可以强化你身体?”

    “要不是壮体丹强化我,我身体现在哪能承受你那么多力量,但这壮体丹也不是神丹呀,不可能让一个人身体瞬间不断变强的。”

    梦楚儿点头一笑,“逸哥哥,我知道了,你还需要点时间,好让身体变得更强是吧?”

    林逸扬嘴一笑,“聪明。”

    给众人治疗,融化尸体。

    再变出衣物,供人换穿。

    “少爷,采药女也受伤了。”

    紫若初上前道。

    林逸看她,再看左边。

    “她在林子里。”

    “嗡”

    林逸双眼一亮,顺紫若初所说的林子透视。

    一棵棵苍劲古树化作透明。

    树林中,采药女咬紧牙关,额头一片冷汗,双手捧抱着自己臀部好不痛苦。

    在她裙子,臀部位置,被血染得一片红。

    我草

    哪里不伤,怎么伤到小屁屁了?

    林逸勾嘴一笑,走去。

    密林中。

    采药女一手抓着半截树枝,手却发抖起来。

    身子也跟着发抖。

    想到什么,她上前折下一根干净树枝,横在嘴里,紧紧咬住。

    “噗”

    “啊”

    插在右臀的树枝,一把抽出。

    鲜血一下汹涌流下,染红裙子,沿着大腿,流到白皙小腿上。

    “呵呵”

    采药女小嘴张大,急喘,嘴上咬着的树枝掉落在地。

    不行!

    我得求他治疗!

    再这样下去,我的血非流干不可

    可是

    采药女蹙起秀眉,好为难。

    “小老婆,受了伤不找你老公医治,反而偷偷一个人跑这树林来干什么?”

    采药女转身看去,就见林逸穿过几棵树缝走来。

    她脸上不由一羞。

    林逸说:“怎么,你该不会是想趁机逃跑吧?”

    “我哪有。”

    “那你?”

    “我我”采药女俏脸更加羞涩起来。

    林逸勾嘴一笑,上前盯着她臀部。

    我草

    幸好那树枝插错地方,要不然非得疼死你

    “林林少,求你快给我治疗,再再这样流血,我就得”

    林逸看她。

    采药女低下脸,说不下去。

    “不要动。”

    “嗡”

    林逸的手钻入她裙摆,放她受伤臀部。

    治疗术施展。

    “这怎么伤的?”

    “就是刚刚”采药女一下感觉不疼了,而且伤口热热的麻麻的,痒中带爽,好不舒服。

    “被那大黑猩撞摔在地,刚好被地上树枝扎到?”

    “嗯。”

    林逸勾嘴一笑,“幸好是扎到这臀部”

    “嗯”采药女全身一抖,身子本能跳开,转过身看他,脸蛋一片羞红。

    林逸双手后负,看她。

    这丫头这么敏感?

    不就是轻轻弹了下小屁屁嘛,用得着这么大反应

    采药女一只手在臀部摸了摸,发现上面的伤口竟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用手掐捏下,竟不再感到任何疼痛。

    她看他,眼色复杂。

    迟早要把你收了林逸闪出矿泉水,洗掉手上被染到的血。

    “咻”

    “嗯”

    一束黑光又射到采药女手上,在她手中一下多了一套崭新的黄裙以及小内内

    林逸将手上大半瓶矿泉水放右边石头,“这水给你洗洗。”

    双手后负,他转身走。

    采药女看手上黄裙与小内内,再看林逸走去背影,然后再看石上矿泉水,脸色复杂。

    林子外,一片石区中。

    所有人或坐或躺,歇息。

    在左边断崖处,紫啸天双手后负,独自站立,眺望远方,眉头紧锁。

    “老哥,你没事吧?”林逸上前。

    紫啸天看他,勉强一笑,“还好。”

    “刚刚又死了不少人吧。”

    紫啸天点头,“牺牲了十五位族民。”

    “刚才那大黑猩太强了,牺牲十五位族民,代价还算轻的。”

    紫啸天点头,“老弟,老哥不是愁这事”他转身,看石区上一片族民。

    林逸也看去。

    “一路马不停蹄赶来,前面又经历这两场恶战,现在大部分族民都已经身心疲惫”

    林逸说:“老哥担心,我们会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