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第29章 隐形救极品警花--

29.第29章 隐形救极品警花

    一下午亲热,直到傍晚时分,林逸才与梦楚儿离开花都酒店。

    酒店前。

    上了出租车,梦楚儿很是不舍看着他,“逸哥,再见。”

    “嗯。”林逸冲她一笑。

    “呼”出租车开驶去。

    林逸目送着车租车把她带走。

    梦楚儿还不知道我的改变,她要是知道我的变化,一定会很惊喜吧。

    “啊”

    “我要杀了你!”一个吵杂的声音从左边传来。

    “呃?”

    “什么!”

    “天呐,快跑”附近,好几名路人一下惊慌跑开。

    林逸大感意外,看向左边,就见一名披头散发的疯婆子,举着一把菜刀,正杀气腾腾追着一女。

    那路上遇到的男女无不逃命似的跑开。

    “咦?是她!”

    林逸突然吃了一惊,那被疯婆子追砍的女子,竟然是前面与自己发生过关系的警花!

    就在这时,周飞燕被迫冲入一条巷子。

    “啊”疯婆子疯叫着,追入。

    林逸双眼一亮,透视看去。

    突然,他皱起眉头,他当下看到什么,那条巷子竟然是一条死路!

    巷子内。

    周飞燕停下脚步,整个人一下傻住,前面出现一大堵墙挡道。

    这是死路!

    “啊”身后,传来疯婆子神经质一样的疯叫。

    周飞燕转身看去。

    没一会,这名五十来岁的妇女冲到。

    “大妈,你冷静一点,你先听我说,你就算是杀了我,你孙女也不可马上醒过来的”周飞燕紧张道。

    要对付一名歹徒,她可以一拼,可是要对付这女人,而且还像个神经病一样的女人,她就有点手足无措。

    疯女人看着手上的菜刀,再看她,脸色一片无情,朝她走去。

    周飞燕后退几步,后面却再无退路。

    “大妈,你别这样,你这样会坐牢的!”她情急道。

    “你赔我孙女!”疯女人突然咆哮,“要不是你,我孙女现在什么事也没有!”

    周飞燕身子一震,有点傻眼看她。

    “啊我要宰了你!”疯女人举起菜刀,朝她冲去。

    “不要!”周飞燕惊叫。

    “住手!”一记冷喝突然在后面响起,如同暴雷一般,在这狭小空间炸开。

    疯女人身子一顿,转身看去。

    一番扫看,后面却哪有人影。

    周飞燕一双眼紧盯着疯女人,美眼内生出一丝疯狂。

    她正要扑向她,就在这时,一只手突然掩住她双眼,与此同时,一把刀越过她领口,放在她脖颈上。

    刀刃上的冰冷,让她感到一阵心寒。

    周飞燕万没想到,一名杀手会突然冒出来,向自己下手。

    只是她不知道,对她做出这一切的是名隐形人。

    而且在掩住她眼的一刹,林逸也把她带入隐形。

    疯女人在后面看了几秒,愤怒的眼中生出一丝疑惑,又看向前面。

    “我要宰”突然,她脸色一滞,在前面,刚刚周飞燕站立的位置,那里一片空荡荡。

    一眼看去,这条巷里除了她自己以外,再没别人。

    疯女人慢慢睁大双眼,看看前面,又看看后面,然后再看着前面。

    “啊”她张嘴尖叫。

    “叮铛”手上的菜刀直接落地。

    “鬼啊”她转身,疯了一样跑出巷子。

    林逸见她完全跑开,这才带动着这名极品警花现出身来。

    把刀与手,从她脖颈与眼部快速收回。

    周飞燕本以为这杀手会残忍杀害大妈,再摧残自己。

    见大妈跑开,她心中稍安。

    却也没想,他又会突然放开自己。

    周飞燕一个箭步跳出一米,猛得转过身。

    一下,她看清面前这张脸。

    “是你?”她眯起双眼,又在周围扫看一眼,除了这货以外,周围却哪还有别人踪影。

    周飞燕不敢相信问:“刚刚是你?”

    林逸点头,对她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嗨美女,好巧呀。”

    周飞燕脸色一寒,一脚突如鞭子一般,在空气中划过呼呼的暴响,横扫向他脸。

    “住手!”林逸吓一大跳,忙叫。

    周飞燕的脚,停在他脸边。

    然,她腿脚带出的一股劲风,吹在他脸上,让他感到生疼,足以令人想到她这一脚威力有多可怕。

    “还有什么遗言?”周飞燕把腿收回,冷问。

    “我刚救了你,你现在就要杀我?”林逸说。

    “我看你分明就不安好心!”说着,她一脚又要作势飞出。

    林逸笑问:“怎么,你不觉得奇怪吗?为什么那疯女人突然跑了呢?”

    周飞燕匆匆撇了后面一眼,果然,在后面却哪还有刚才那女人身影。

    对呀,这小子刚才用了什么招,把那大妈给唬走了?

    她不相信,凭他刀架自己脖子,就可以把一个神经质一样的疯婆子吓走。

    而且在刚刚,她明明听到她尖叫,好像叫鬼

    周飞燕在周围扫看一眼,眯起双眼,这里根本不可能藏人。

    也就是说,前面他没有理由靠近自己,更何况还有机会用刀架自己脖子。

    她看着林逸,突然感觉他很是神秘。

    难道他是鬼?

    不,不可能的!

    这世上根本就没鬼!

    可,既然这样

    周飞燕干脆直问:“你是怎么让她跑开的?”

    林逸说:“要我告诉你也可以,但你得先回答我的问题,那女人为什么要杀你,你把她孙女怎么样了?”

    周飞燕秀眉一皱,目光强烈看他。

    林逸笑说:“美女,我随口问问,你不要紧张嘛,你满足我,我就再满足你。”

    周飞燕看他不语,总觉得满足这个词有点暧昧。

    林逸说:“该不会你把她孙女给杀了,所以她才想杀你,为她孙女报仇?”

    周飞燕脸色一冷,空气中的气温徒然下降不少。

    林逸笑说:“美女,你不要老是生气嘛,虽然你生起气来很漂亮,但我更喜欢看你笑。”

    这小子一会不说,或是敢骗我,我就要他好看!

    “好,我就告诉你!”周飞燕直接豁出去,“前几天我追一名小偷,追到一个楼梯口时,那小偷撞到一个女孩,那女孩直接滚下楼梯去,当场就晕过去了”

    林逸看她脸色有丝沉重,关心问:“还有呢?”

    周飞燕轻叹口气,“虽然及时送她去医院抢救,但到现在那女孩都没醒过来”

    林逸说:“刚才那人就是女孩的婆婆?”

    周飞燕点头。

    林逸眯起双眼,想了一秒,“所以,你昨晚才会拼命喝酒?”

    想起昨晚自己竟然**于他,她脸色一红,冷问:“我已经说了,现在该你了,你刚才对那妇女做了什么,她怎么会那么害怕跑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