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6.第296章 灭门--

296.第296章 灭门

    林逸点头,“她受了重伤,除非她能飞,否则她绝逃不了多远。”

    紫啸天点头,“就目前为止,还没听过龙腾族有人修炼到飞天境界。”

    林逸点头一笑。

    紫啸天一下发现他笑容很神秘。

    “老哥,这边事情结束了,我想走了。”

    “呃?”紫啸天好意外,“什么时候?”

    “今天,就一会。”

    紫啸天看林逸。

    林逸也看他,目光坚定。

    半小时后,一片空地。

    “小初,真不跟我一起走?”

    “少爷,我先回趟族里,很快就去找你。”紫若初依依不舍看着他,“到时,我把父亲答应给你的灵草跟人参顺便带给你。”

    林逸点头一笑,“好。”

    紫若初点头。

    林逸看紫小雨。

    紫小雨皱眉,看着林逸,眼色复杂。

    “小雨,你”

    “少爷,不是我不跟你走,是某人不让我跟你去”她撇了眼紫若初,很有意见。

    林逸看紫若初。

    紫若初忙说:“少爷,到时给你送灵草,我一个人绝对拿不来,何况这灵草太贵重,要是被人抢了就不好,所以”她看紫小雨。

    林逸也看紫小雨。

    紫小雨目光从紫若初脸上,移到林逸脸上。

    林逸点头,“小雨,你应该听你姐的。”

    “你”紫小雨更皱眉。

    紫小雨看紫若初。

    紫若初像打了胜仗,俏脸一笑。

    林逸看紫啸天,以及他身边一百多人。

    “老弟,咱们也互留了电话号码,什么情况的话,我们也可以电话联系。”

    林逸点头。

    紫啸天看眼梦楚儿与何雨馨,再看林逸,“老弟,保重。”

    “老哥也是。”

    紫啸天上前,给林逸一个熊抱。

    在紫若初与紫小雨,以及紫啸天跟一百多紫血族人注视下。

    林逸与梦楚儿、何雨馨越走越远,出了龙城,消失在前方树林。

    紫啸天目光从前头,移到紫若初脸上。

    紫若初也看父亲。

    紫啸天转身走。

    紫若初读懂般,跟上。

    “若初,真的没找到藏剑图吗?”

    “没有。”

    紫啸天双手后负,看她。

    紫若初慢慢低下脸,“父亲,要不,我现在再去找。”

    “若初,知女莫若父,你瞒不过我的眼。”

    “父亲,你”

    紫啸天转身,看向林逸走去方向,“藏剑图在林逸身上吧。”

    紫若初俏容一荡,“父亲,我”

    “没事,我不怪你,林逸是你心上人,又对我们没有敌意,你包庇他也正常。”

    “”紫若初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紫啸天点头一笑,“藏剑图在林逸老弟手上,总比在龙腾族人,以及其他族人手上要强很多。”

    紫若初看着他,眼色复杂。

    紫啸天扭脸看她,松口气一笑,“若初,没事,爹知道我跟林逸现在是你最重要的两个男人,我跟他不会反目的。”

    “谢谢父亲。”紫若初俏脸一笑,这才轻松起来。

    右边二十多米外,紫小雨看着他们,眼内泛起古怪神色。

    深林内。

    “楚儿,你确定你知道这藏剑图,藏剑位置?”

    一块干净草地上,林逸将六张布图,拼凑一块。

    梦楚儿双膝跪伏草地,右手纤指,指着六布图交接一角,“逸哥哥,这是落风山脉,这里是齐天山,诛仙剑就在这。”

    林逸看着布图,眯起双眼。

    旁边的何雨馨笑说:“那是在落风山脉背后,齐天山前面?”

    梦楚儿看何雨馨,“正是。”

    “咻咻”

    黑光一闪,六份布图被林逸收回灵魔戒。

    “嗡”

    双眼一闭,林逸感应力散发而去。

    周边二百米内,不见任何人偷听。

    林逸心头一安。

    收起感应术,睁开眼。

    “走。”林逸往前走。

    “嗯。”

    “是。”

    梦楚儿与何雨馨欢喜一笑,跟上。

    三天二夜后。

    乌木镇黑石村,村头一工地边上。

    “二叔,你你说什么?”何雨馨睁大双眼。

    面前的男人一身脏泥,头戴安全帽,土灰满面的脸上,却是弥漫着难过,“侄女,听二叔一句话,你快走,走得越远越好,以后都别回来了!”

    建筑工人何大柄,脸上挂起两行浊泪。

    “你爸妈跟你弟活的惨,你一定要好好活着,替他们活够本”

    “二叔,你你刚刚说得都是真的?”

    何雨馨身子一抖一抖,险些要倒下。

    何大柄点点头,“二叔没必要骗你,侄女,二叔知道这对你来说很残忍,但是,这就是事实”

    “何大柄,水泥要干掉了,长话短说呀”

    “东哥,我就来。”何大柄扭头匆匆回了句,看左边的林逸与梦楚儿一眼,再看右边何雨馨,“侄女,你保重,二叔得干活去了。”

    何雨馨看着他,泪水在眼眶打转,还是爬出来。

    “何大柄,有完没完,这水泥干了,快把水管提来”

    “来了来了”何大柄深深看她一眼,转身跑入工地。

    林逸与梦楚儿交换眼神,能见彼此脸色忧伤。

    村尾,陈旧的二层楼前。

    “侄女,这楼好久没人住,就不要进去了吧。”

    “不,二婶,我想进去看看。”

    妇女王二丽皱眉,“怕怕不太干净。”

    何雨馨看她。

    “毕竟你爸妈跟你弟,当时是在里面出得事。“

    何雨馨哭红的双眼,又一下湿润,咬着嘴唇却忍着不哭。

    “钥匙给我吧。”林逸说。

    “你是?”

    “我是他男人。”

    妇女王二丽看他,眼色复杂,“那你可要好好安慰下她。”她把钥匙递林逸手上,双眼难过的看着何雨馨。

    “我会的。”

    林逸点头,开门。

    “吱”

    “咣”

    大门推开,一股陈旧的气味从里头散出。

    何雨馨看着大门内,泪水在眼眶打转,好一会才走入。

    熟悉的记忆从脑中泛开,一张张亲切的人物画面浮了出来。

    “爸,你干嘛拍妈屁股”

    “你妈屁股有蚊子。”

    “爸,你骗人,妈穿着裙子,蚊子怎会叮她屁股”

    何雨馨扬嘴一笑,笑落眼泪。

    “妈,你洗澡叫爸进去干什么?”

    “出水口堵了,要你爸捅捅。”

    “那你也应该洗完澡”

    何雨馨看向墙上一张布满蛛丝的相片,相片中是个害羞的男生,那正是她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