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第34章 要我做这事也不是不可以--

34.第34章 要我做这事也不是不可以

    林逸大感意外,什么虎不虎爷的,他根本不认识。

    而且对方还派了小混来。

    而且还是这么客气。

    夏媚问:“弟,你是不是有事?”

    林逸轻轻点头,“姐,不如我们留个电话,一会我再打给你。”

    夏媚点头,与他互留了电话号码。

    “呼呼”就在这时,她手机突然响起。

    夏媚看眼手机屏幕,对他说:“弟,姐也有事,那就先走了。”

    林逸点头,目送她走,却也奇怪,谁找她呢?

    见夏媚走出酒店,林逸这才看着边上的小混,“带路。”

    “好咧,林少,请。”紫发男笑着恭应,转身走。

    马上,俩人进入一包厢。

    一名身材魁梧的青年,坐在沙发上用力抽烟。

    在他面前烟缸上放着不少烟头。

    “虎爷,林少来了。”紫发男道。

    魁梧青年一把站起,很是客气笑看着林逸,“林少,快坐。”

    他又对身边小弟叫,“快上茶。”

    林逸说:“我跟你貌似不认识吧?”

    除了这魁梧青年外,边上还站着二小混。

    想到自己隐身术,这几号人,他根本就不放眼里。

    魁梧男说:“我叫洪虎,也多亏兄弟的福,现在轮到我当上斧头帮帮主。”

    林逸眯起双眼,自己前面与斧头帮大干了一场,而且还刀割了斧头帮帮主与副帮主脖子,而现在这新任帮主不但掏钱请自己吃饭,还这么客气。

    更意外的是,这斧头帮竟然还没有散掉!

    而这么快换了一帮主,如此看来,这股势力还强得很。

    旁边小弟,倒了一杯茶端来。

    洪虎向林逸递了一根香烟过去。

    林逸没接茶,也没接烟,说:“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小爷很忙。”

    洪虎把烟收了回来,示意小弟放下茶走开。

    他客气说:“林少,我请你来,是想请我帮个忙的。”

    林逸看他,目光强烈了点。

    洪虎也不磨叽,“这边有个叫血狼帮的,跟我们有仇,我想请林少,把血狼帮老大”他一只手放自己脖上,从左拉到右。

    林逸笑说:“杀人应该请杀手才对,更何况对方还是一大帮之首。”

    洪虎一时有点急了,“林少,这事只有你能做,事成之后,钱跟美女任你开口。”

    林逸感觉奇怪。

    为什么只有我能做?

    难道这人知道我身上的超能力?

    洪虎像看出他疑惑,笑说:“林少,你重伤了我们前帮主与副帮主,按理说是我们斧头帮仇人,我不应该找你。但一码归一码,你能在我们这么多人当中,重伤他们,还安全离开,光就凭这一点,我洪虎很佩服你。”

    林逸看着他客气眼神,心里却高兴不起来。

    又是付饭钱,又是把要杀血狼帮老大信息透露出来,那就认定不给他后路了。

    我要是不愿意帮忙,恐怕这斧头帮会灭了我吧。

    “为什么要杀血狼帮?还有这血狼帮,以前我乍从没听过?”既然没有退路,那他只有搞清楚一切,才能找出对自己有利的事。

    见他心动,洪虎笑说:“林少,不瞒你说,这血狼帮前身也叫斧头帮,因为一些利益关系,一小部分兄弟从帮内出走,组建了帮派,不过现在已改名血狼帮。”

    他的脸色沉重起来,“血狼帮与我们斧头帮是死对头,在前面我们还能压制他们,但这一次我们遭到大批警力围剿,实力大减再加上,我们前帮主与副帮主在医院中被对方惨杀,所以新仇旧恨现在全算到一块,对方必须得付出代价。”

    杀的好啊!

    两帮人都是人渣,最好全部死绝了!

    听到这样黑吃黑的消息,林逸打从心里欢喜。

    却也明白,这斧头帮这次重创,跟自己有很大关系。

    林逸笑说:“要报仇还不简单,叫上所有弟兄,直接杀过去不就行了?”

    洪虎苦笑说:“林少,这事我们前面干过了,但我们死了几号兄弟,伤了不少,对方不但人比我们多,更可恨的是他们买了一批军火,当我们斧头对上对方的手枪,可想我们后果有多惨。”

    林逸不是傻瓜,当下怎会听不出,这人要自己除掉对方老大,要替他们帮主报仇是假,而是为了斧头帮的自保。

    血狼帮武器先进,人员又多,再加上前面与斧头帮种种仇怨,他们这时不把斧头帮给吃了才怪!

    林逸说:“要我做这事也不是不可以。”

    洪虎脸色一喜,“林少,什么条件你讲,只要我们能办到的,立即答应你。”

    林逸扬嘴一笑,“我的条件是,让我当你们斧头帮帮主,也就是说,我做你老大。”

    洪虎脸色一滞,简直以为自己听错了。

    林逸心想,不管怎样,斧头帮与我的仇是结定了。

    只有我当上他们老大,把他们征服在我的威严之下,我才能最终安全!

    洪虎笑了,“林少,你真会开玩笑。”

    林逸笑说:“既然你认为我开玩笑,那你另寻高手。”他转身走。

    “”洪虎看着他背影,直接傻眼。

    “嘭”房门推开,一名小混紧张行入。

    林逸行出房门,却是停了下来,透视里头。

    “洪哥,不好了,天王那边场子被砸了!”小混激动叫。

    洪虎脸色一怒,“谁砸的?”

    “是血狼帮的人!”小混说。

    就在这时,洪虎身上一手机响起。

    洪虎掏出看去,脸色霎时一片严肃,接通。

    “虎子,是我,黑熊。”一个男人奸笑声传出。

    听出是血狼帮老二,洪虎怒叫:“黑熊,你砸我天王场子?”

    “没错。”黑熊得意笑说:“虎子,天哥让我传话给你,说你们二十四小时内没从这一带滚开,那就别怪我们无情。”他挂了电话。

    我草!

    我草尼玛!

    洪虎看着手机,气得一肚子火。

    “虎爷,现在怎么办?”身边一小弟问。

    洪虎脸色一片复杂起来,眼中突然射出疯狂的精光,“快把林少请回来!”

    门外,听到这句话,林逸扬嘴一笑,走开。

    “是。”房内,紫发男应声,转身行出。

    一会,林逸与紫发男回到包厢。

    洪虎激动说:“林少,只要你能除掉召天,你就是我们斧头帮的新帮主,也是我老大。”

    林逸说:“召天什么鸟?”

    “就是血狼帮老大。”洪虎愤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