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第36章 小爷我自有办法对付--

36.第36章 小爷我自有办法对付

    马炮笑了,“既然这样,那就开始吧。”

    林逸一只手向他招了招。

    马炮笑容一滞,咬牙道:“看招!”

    他握紧拳头,一把冲向他。

    冲到林逸身前,一拳抬起本想揍下去,就在这时,他的拳头僵在空气中,嘴巴张大。

    在他面前,林逸一个身子竟突然凭空消失不见。

    隐形起来的林逸,看着他这样的表情,心里一片爽。

    看向自己右手,右手握成拳头。

    再看向他的脸,马炮的脸一阵左瞧右看。

    在这整个房间,竟再也不见对方身影,好像他突然间蒸发了一般。

    “嘭”林逸一拳直接爆他鼻梁上。

    “啊!”一声惨叫,马炮后退几步。

    双手一把抱住鼻子,睁大双眼仔细看去。

    但不管他眼睛睁多大,他却始终没看到林逸。

    隐形中的林逸勾嘴一笑,一脚直接踹在他胯上。

    “嘭!”

    “啊”马炮双腿一夹,本是捂着鼻子的双手,当下捂着胯部,痛得倒抽冷气。

    林逸嘴上一笑,照着他鼻梁又是一拳。

    “嘭!”

    “啊”马炮又是一声惨叫。

    门外,洪虎与五十多名小混无不傻眼。

    林逸与马炮也才进去,算时间他们刚好开打,而这一开打,马炮竟然就发出惨叫,而且还惨叫不止。

    “啊!”

    “噢”

    “喔”

    马上,房内又传出马炮一声声痛嚎。

    “不可能!马炮就算再差劲,也不能被打得这么惨!”

    “我猜,一般是马炮被收买了。”

    “就是就是”几名小混交谈道。

    洪虎看眼他们,眯起双眼,眼中也满是疑惑。

    难道马炮真被他收买了?

    “吱”就在这时,房门开了。

    在众人注目下,林逸双手后负,面无表情,牛壁轰轰的行了出来。

    所有人的注意力一时完全放他身上。

    “把他抬出来。”林逸很随意说。

    当下,大家纷纷涌向房间。

    “呃?”

    “什么!”

    “天呐”一刹那,涌入房内的人群无不惊叫。

    只见马炮蜷缩在地,身子剧烈发抖,鼻青脸肿,眼中一片湿润,好像刚哭过。

    让所有人震惊的是,他眼神一片恐慌,那模样如见鬼了一般。

    这哪还是前面那天不怕地不怕的练家子。

    几名小弟把他抬出来,放在一沙发上。

    现场死一般静,所有人看着林逸,重视审视起他来。

    包括洪虎,一下也很搞不明白,林逸究竟使了什么手段,可以把马炮整成这样子。

    林逸行到马炮身边。

    马炮立马像见到死神过来一般,全身激烈哆嗦起来,脸色迅速苍白下去。

    林逸很满意他的表现,笑问:“我要当你帮主,你现在要是还不服的话”

    “服服我服”马炮吓得从沙发滚下来,不知是腿软还是被他吓坏,整个人竟直接跪在他脚边。

    一刹,所有人又无不傻住。

    林逸与马炮刚才进房间也没五分钟,而这短短时间内,马炮竟然就完全变了个人一样。

    刚刚在房里发生了什么?

    现场所有人心中突然都冒出这个疑问,一个个如同看一头怪物一样看着林逸。

    林逸扫看全场,问:“我当你们老大,谁还不服的?”

    众人面面相对,一刻间都能从彼此脸上看出恐慌。

    真是开国际玩笑,这帮里最能打的马炮,与他进房对打几分钟,就被打成这样。

    他们要是还敢反对,那还不是要被他给打死。

    前面本还怀疑他收买马炮的人,此时看着马炮无比狼狈模样,都不敢相信马炮是被他给收买了。

    从马炮模样来看,他根本不像演戏,而是真的怕了这少年。

    林逸看向洪虎,目光强烈点。

    马炮身子一抖,内心竟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连忙叫:“好!既然大家不再反对,那从现在起,林少就是我们斧头帮新帮主,也是我们斧头帮第一把手。”

    “帮主!”前面,被林逸强大气场完全折服的一名小弟,立马恭叫。

    “帮主。”紧跟着又有几名小弟叫。

    “帮主”很快,越来越多人叫。

    “帮主”终于,全场人叫开了。

    林逸感受着这五十来人投来非常敬意的目光,心中顿时一片爽。

    林逸说:“好了,我这个人低调,也不想让所有人知道我是你们老大的身份,以后在人前尽量少称呼我。”

    “是,帮主。”一时,众人恭应。

    林逸把脚边的马炮扶了起来,“小炮,刚刚我下手重,你不要放心上”

    “帮主,我不敢”马炮紧张说。

    若不是刚刚经历了他诡异的事,此时他叫他小炮,他非飞他一脚,好让他上西天。

    可此时,身为他手下败将,又是他手下,他已经不敢多想。

    林逸点头,看向洪虎,双手后负,“虎子,小爷我很忙,你快告诉我血狼帮那伙人现在在哪,我好去对付他们。”

    “是是是。”洪虎一脸恭敬,立即掏出手机拨打,行到一边讲电话去。

    马上,他行回来,“林少,召天那帮人现在在梅兰村村尾别墅集合,看来是要开集体大会。”

    “走,弟兄们,大家同我一块杀过去。”林逸对着现场五十多名小弟直接叫。

    所有人面面相观,一些人激动狂喜起来,一些人却是满脸担忧,还有一些人既是狂喜,又是担忧。

    洪虎苦着脸讲:“林少,对方有军火,我们这样过去,不太好整吧”

    众小弟一时也用同样眼光看他。

    饶是他武功再高强,可对方有枪,一颗子弹就可以要他小命了。

    林逸勾嘴一笑。

    所有人看着他的笑,感到莫名诡异。

    林逸笑说:“小爷我自有办法对付。”

    一小时后,梅兰村村尾,一片树林中。

    洪虎与一大帮小弟,掩躲在树后。

    所有人探出半张脸,紧张盯着前面五百米外的一栋三层楼大型别墅。

    “虎爷,帮主也去好一会了,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右边一紫发男小声问。

    洪虎紧盯前面,没回答,心里也感到奇怪。

    左边一名刀疤男也忍不住嘀咕,“该不会,帮主出事了?”

    “就是,帮主武功虽强,但要是对上他们的枪,他就没辙了。”后面一胖子叫。

    “都闭嘴,有人来了。”洪虎叫。

    就在这时,前面行来一个人影,那人很像他们帮主林逸。

    但这树林一片灰暗,在没仔细看清这人是谁时,他就极可能是血狼帮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