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0章 召齐--

第390章 召齐

    林逸转身看去。

    身后,一只掌影突然轰至胸口。

    不好!林逸皱眉,后退。

    身后站着的矮男祝择天却紧跟上。

    “嘭嘭嘭……”

    双手连环推出,对林逸胸口就是一阵爆打。

    十几掌下去,林逸一个身子狂退出去。

    “哈哈”

    “原来武神也不过如此啊!”

    祝择天看双手,一时好不得意。

    不过如此?

    你妈!

    这十几掌下来,就像搔痒痒一样。

    林逸双手轻扫胸,看他,一脸不屑。

    “武神,小心了,我出手不知重轻,可别被我打死了。”

    林逸皱眉,“我好怕哦,你轻一点哈。”

    “好说好说,哈哈”祝择天一声狂笑,冲出。

    林逸双眼眯起,一道光影射闪而来。

    几乎眨眼间来到自己身前。

    有了前面教训,林逸此时内心镇定不少。

    “嗡”

    一股强大无形的精神力,一下攻击。

    “啊!”

    正想出招,脑中却徒然传来一痛,祝择天双手一把抱头痛叫。

    找打!

    林逸心头一喜,双掌立即打出。

    “嘭嘭嘭……”

    “啊啊啊……”

    十几掌之下,祝择天暴退的身子,一下倒飞出去。

    “哇”

    在地上仰起头一刻,他一手捂胸,暴吐口血。

    “妈啊,怎么会……这么猛……呵……呵……”

    祝择天大喘气,一时在地上竟爬不起来。

    “你度简直是瞬移,只可惜,你精神力跟力量太弱了。”

    林逸上前,抬起右脚,鞋子对准他脸。

    “武神脚下留……”

    “嘭”林逸的鞋子踩他脸。

    “留……情啊……”

    “嘭嘭嘭……”林逸一只鞋对他脸又狂踩起来。

    只感心头出了一大口恶气。

    林逸收脚,双手后负,面无表情俯视他。

    跟小爷斗,现在被踩脸了吧!

    “武神我输了……”

    “多谢武神不杀!”

    矮男祝择天浑身抖,对着林逸跪着,磕一响头,转身跑开。

    度竟也快无比。

    哼

    林逸左手扫下头,小爷要是想杀你,你以为还逃得了嘛。

    看在你前面送得一百万份上,就先饶你一小命。

    林逸转身走。

    “妈,你别说了,暑假工我开学就辞掉……”

    “不用寄钱了,复读高中的钱我自己有……”

    身穿酒店服务员工作服,低着脸一边讲电话一边走上山的杨冬梅,身子突然一顿。

    双眼直直盯山上。

    山上,林逸双手后负,身子快下山。

    真的是他……

    他变得好帅……好酷……

    杨冬梅眼色一片复杂。

    林逸闪出手机,拨打电话。

    “欣燕,是我……我找你有急事,马上到紫薇花园小区168号别墅来……”

    林逸挂了电话,又拨打电话。

    “薰儿,立即坐车到紫薇花园小区来,我在168号别墅等你……”

    讲着电话,从杨冬梅左边经过,丝毫没注意到她般。

    杨冬梅的目光顺他移动而移动,双眼湿润起来。

    “飞燕姐,到紫薇花园168号来,我等你……”

    “碧水,到紫薇花园来,168号别墅,立即马上……”

    走到几块大石中,林逸身子一隐,施展迷踪换影神功,冲闪去。

    沿江路边。

    一身警服的朱碧水,望着江水,双眼闪动起来。

    左边,同样身穿警服的周飞燕,看着她,眯着双眼。

    “你跟他真的……”

    朱碧水点点头,低下脸。

    周飞燕眼色复杂,点头一笑。

    朱碧水看她。

    周飞燕扭脸,看江水一笑,“这小子同时让我们过去,难不成是想让我们……一块服侍他?”

    “呀?不是吧?”朱碧水秀眉一皱,雪白娇美的脸蛋一下羞红。

    紫薇花园小区,168号别墅前。

    一身蓝裙把身子包裹的一片娇美动人,朱美美站在地上,亭亭玉立。

    双眼望外头,望眼欲穿。

    “呼”

    一阵狂风,从她身前吹来。

    秀飘荡,她雪白眉头微蹙,却仍没反应。

    “看什么呢?”

    “看看他回来没……”朱美美突然身子一抖,一下转身。

    在她身后,林逸笑看她。

    “逸哥,原来是你……呃……”

    林逸捧着她俏脸,一把堵住她小嘴,不让她说话。

    对面一百多米,一部黑色商务车缓缓停下。

    车上,一名左脸竖了道尾指大小刀疤,四十岁年纪的男人,眯眼,眼光毒辣。

    透过车窗,紧盯对面拥吻男女,尤其是盯着那少年。

    他又看向手机。

    手上手机屏幕显示一张照片,正是前面那少年。

    刀疤男眼光一亮,拨打电话。

    “葛少,看到这位高考状元下落了。”

    “在哪?”一个因愤怒而抖的声音,从手机传出。

    “就在海湾镇这边。”

    “好,给我盯紧他,等我过去!”

    “是,葛少”

    电话那头的男人咬牙切齿,“这小子毁了我一切,我要让他,死在我脚下!”

    “是。”刀疤男点头,双眼毒光闪烁。

    傍晚。

    别墅二楼一房。

    “嗯……”

    床上,周飞燕禁不住浑身抖,双眼迷离看林逸。

    “飞燕姐,你真的不想呆在这?”林逸伸出舌头,在她娇嫩脸边舔扫。

    “不想,我一刻都不想……”

    林逸点下头。

    “亲眼目睹那女人推下自己六岁女儿,然后她再从十九楼跳下,自己却只能眼睁睁看着,什么也做不了……这种事情……真是够了……”周飞燕轻轻摇头,双眼噙泪,双手捧他脸,性感嘴唇封上他嘴。

    晚上八点,一楼一卧室。

    “林少,看到你真好。”床边,杨薰儿像只八爪鱼,双手抱紧他脖,双手缠紧他腰。

    “我也是。”林逸微笑。

    俩人的嘴亲到一块。

    杨薰儿抽嘴,脸颊一片红晕,“林少,近来你过得好吗?”

    “很好,你呢?”

    杨薰儿点头,秀眉一蹙,又摇头,“最近房东儿子老对我拍照,挺烦的。”

    “除了拍照,他有没对你做其它的?”

    杨薰儿摇头。

    林逸松口气,“没事,以后他没机会了。”

    “为什么?”

    林逸嘴亲上她小嘴,一双手不再闲着,在她背后往下滑。

    别墅大门。

    一身白裙与一身蓝裙的孪生姐妹朱冰冰与朱美美走入。

    “姐,你有点误会逸哥了,他并不是你想象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