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2章 不作死就不会死--

第392章 不作死就不会死

    林逸抓孙小雪两只小手,把她从自己怀里推出。

    “小妹,你真想变强?”

    “嗯嗯。”孙小雪点头,美目内更是央求。

    林逸双手捧她小脸,拇指与食指轻捏她一下,“好,不过得等多几天。”

    “呃”

    “呀!”

    前面,听到这话,姬香兰与杨诗诗对视一惊,又看林逸。

    孙小雪才十二岁呀,她们没想,林逸竟然连她也不放过。

    “谢谢哥哥”

    “哥哥,你真是太好了。”

    “啵”

    孙小雪好不高兴,小嘴在林逸脸边直接亲口。

    林逸扬嘴一笑,看姬香兰,又看杨诗诗,皱眉。

    “你们别误会,我说得强大,并不是要跟她”林逸扬嘴一笑,“过几天,我给她服点丹药,凭借丹药让她强大。”

    原来是这样。姬香兰与杨诗诗对看一笑,心中松口气。

    欢快上前,各抱着他一胳膊,依偎他身边。

    二天后。

    紫薇小区斜对面,星辉大酒店,一楼**包厅。

    林逸与朱美美、姬香兰、杨诗诗,以及王心如跟米美琪、周飞燕,还有朱碧水、林欣燕、杨薰儿、孙小雪围坐一大桌。

    林逸看朱美美,“美美,你姐不来吗?”

    朱美美摇头,“她说今天中午想吃素。”

    “真的假的?”

    “那我再给她电话。”

    “嗯。”林逸点头。

    “呼呼”

    魔灵戒内,一手机振响。

    “喂”

    林逸从魔灵戒闪出手机,接。

    “少爷”带着一丝俏皮与动听的女声传出。

    “小雨,是你。”

    “少爷,正是我。”紫小雨说:“前面姐让我查葛世杰下落,我已经查了二天,但根本没查到他下落,我怀疑他已经不在这边。”

    “葛世杰是个非常危险的人物,在没找到他之前,都不能放弃找他。”

    “少爷,那我继续查他下落,争取早点给你好消息。”

    “嗯。”

    “就这样。”

    “好。”

    挂了电话,林逸看手机,眯眼。

    小雨能力不差,她没找到葛世杰下落,那葛世杰很可能就不在那边

    葛世杰不在那边,会在哪呢?

    “吱”

    房门推开。

    几名女服务员推着餐车进来。

    “呃”

    一身服务员工作服,双手推扶一餐车的杨冬梅,身子一顿。

    是他

    “冬梅,怎么了?”

    后边,推着餐车的一女服务员,不解问。

    “没“

    杨冬梅反应过来,低下脸,脸红似火,走去。

    将所有菜与汤放完。

    林逸仍没看她一眼。

    杨冬梅看他,眼色复杂。

    再扫看周围十名如花似玉,漂亮非凡的美女。

    她们同样美丽迷人,风格却各不相同。

    无论哪个,外貌与气质都比她优秀。

    “冬梅,你没事吧?”

    杨冬梅摇摇头,紧张走出。

    林逸与朱美美十女,立即开吃。

    “逸哥,多喝点鸡汤”

    “小逸,多吃点肉”

    “林逸,这龙虾不错,我给你剥壳”

    十女一时好不勤快,给林逸不停夹菜,打汤。

    “我自己来就好了,你们也多吃点,哈哈”林逸心头一片爽。

    “咣”

    厅门打开,一名女服务员又走入。

    身子一顿,扫眼餐桌上众人。

    低下脸,上前。

    在她手上拿着一瓶红酒,与一只空酒杯。

    “怎么还有一瓶酒?”

    朱美美奇怪。

    女服务员笑说,“老板看你们点了这么多菜,这瓶红酒是特意送你们的。”

    林逸目光从她手上红酒,移到她脸上。

    女服务员面无表情,眼光却明亮异常。

    一注意到林逸看来,她笑着走到他身边,倒满手上酒杯,递给他,“帅哥,请。”

    “好,谢谢。”林逸起身,接过酒杯,往嘴里移去。

    女服务员双眼紧盯他脸,眼光发亮。

    酒杯到嘴边,林逸却没喝酒。

    突然抬脸看她。

    女服务员脸色一慌,笑说:“帅哥,这红酒是酒店贮藏了十八年的陈酒,可不是一般人能喝到的。”

    “是吗?”

    “嗯嗯。”女服务员点点头,眼里闪过一丝异样。

    “那给你喝。”林逸手上的酒,一下递她。

    “不,不用。”女服务员紧张后退。

    “嗡”

    林逸双眼金亮,一股无形强大的精神力,一下攻击她。

    “啊”

    女服务员张嘴痛叫。

    林逸上前,趁她张嘴,将手中的酒水,一把泼她嘴里。

    “咕”

    女服务本能吞咽一口。

    头痛感突然消失。

    “嘭”

    手上拿着的红酒一下掉地。

    破碎一地,如血的液体在地上淌开。

    “哧哧”

    红酒泛起一片白泡,冒出白烟。

    她双手一把捂脖,双眼睁大看林逸。

    林逸勾嘴一笑,“滋味如何?”

    女服务员转身,逃。

    “咣咣”

    一串脚步声,周飞燕与朱碧水拦她去路。

    “啊啊”

    女服务员身子一抖,双手突然捂胸,捂肚。

    好像胸肚里着火,脸色一片痛苦。

    “哇”

    她身子一弯,朝地面吐了一大滩血。

    “呃?”

    “这”

    “那酒水有毒!”

    姬香兰与杨诗诗等女反应,立马也上前包围他。

    女服务员抬脸,一眼看去,周围众美冷目相对,恨不得将她直接杀死。

    女服务员目光落在林逸脸上。

    “你怎会知道?”

    “小爷有读心术。”林逸双手后负,身上生出强大气势,“就你这演技,还想毒害我,下辈子吧。”

    “啊”

    “咣!”

    “蓬”

    一声惨叫。

    女服务员双膝跪地,扑倒在地,七窍流血。

    双眼大大睁开。

    “呃”

    “呀!”

    “她”

    朱美美与杨薰儿、孙小雪等女吃惊不小。

    周飞燕上前查看,转身看林逸。

    “她死了?”

    周飞燕点头。

    林逸脸色一冷,“不作死就不会死。”

    周飞燕看这女杀手,再看林逸,“她为什么要杀你?”

    林逸轻轻摇头。

    “嗡”

    双眼一亮,透扫四周。

    却不见任何可疑人物。

    林逸上前。

    “咻”

    “哧哧”

    从魔灵戒内闪出恶魔水,向女杀手倒下二滴。

    乔装服务员的女杀手尸体立即被融化。

    “天呐”

    “这”

    “好可怕!”

    众女皆惊。

    “我们走。”

    林逸收起恶魔水,转身走。

    周飞燕十女面面相望,跟出。

    结账,走出酒店。

    “我的天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