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4章 杀戮果断--

第394章 杀戮果断

    “噗噗噗”

    “啊啊啊”

    吓得屁股尿流,逃亡去的二十人,一下被劈死十九人。

    现场突然陷入一片死静。

    刀疤男惊站在地,浑身发抖,黄豆大的汗珠在额头不断渗出。

    在他身前,林逸现出身,诛仙剑锋利剑刃架他脖颈。

    还没用力,在他颈部皮肉一下就被勒破,渗出鲜血。

    空气弥漫着刺鼻血腥味。

    一眼看去,四周都是被切断身体的血与尸。

    整个现场如炼狱场般,可怖吓人。

    “谁要杀我?”林逸冲他一笑。

    刀疤男双眼睁大,一下感觉他的笑,如同魔鬼的笑。

    “是是是葛世杰”

    “他在哪?”

    “他他他他在”刀疤男看前头。

    “呜”

    前方二百米,停在路边的一部轿车,突然开动,不是开来,却是调头走。

    林逸看去。

    “嗡”

    双眼一亮,透视里头。

    一名穿着花衣的男子,眼戴墨镜,年纪二十六岁,吓得脸色苍白,浑身发抖,将车开走。

    林逸收回目光,看刀疤男。

    “他他就是葛世杰”

    “噗”

    林逸诛仙剑一沉。

    刀疤男眼中一片恐惧,嘴巴张大的能塞进椰子。

    一个头颅抛起掉地,断脖处,血水如柱喷出。

    一双眼睁大,死不闭眼。

    “呼”

    林逸转身,朝前方驶开的轿车冲去。

    “轰”

    “哗!”

    “蓬蓬”

    剑体挥落,无比坚固的车身,如块豆腐般不堪,被一下竖劈两半。

    车体分离,左右狠摔。

    “嘭嘭”

    “啊”

    两半车身左右狠滚去。

    一条身影从车里甩了出来。

    “嗯嗯”

    “啊啊”

    一声声痛叫,葛世杰右手抱紧左臂,右腿瘸着,从地上挣扎爬起。

    血水染红他头,从他额头流到脸上。

    眼前的墨镜已经撞掉,身上的花衣染得一片红。

    “呼”

    一声风啸,一个人影冲到他身前。

    一只手如横空出世,带着呼呼的风啸,一把掐他脖颈。

    “呃呃”

    葛世杰痛叫,双手抱着这只掐脖的手,想要掰掉。

    可不管他怎么用力,就是无法掰开。

    “叭叭”

    林逸手上用力,空气中立即响起骨头压挤声。

    葛世杰被悬空的身子,更加激烈扭动。

    “哼”

    “蓬!”

    “啊”

    林逸手上一甩。

    葛世杰整个人砸在右边墙上,砸落在地。

    痛得他双手抱头,死去活来。

    林逸看他,面无表情,如同看一死人。

    葛世杰全身发抖,在地上爬坐着,看林逸。

    全身哆嗦,在这秒,他才知道,他惹上得是多么可怕的人。

    “你你你究竟是人,还是鬼?”

    “下去问阎王吧。”

    “咻”林逸手上的剑,毫不费劲,刺入他肚子一寸。

    葛世杰双手抱剑,手掌一下被割破,血流不止。

    全身大抖。

    看着林逸,如看死神,咬牙切齿。

    林逸勾嘴一笑,手上一沉。

    “不”

    “蓬!”

    剑体刺入大半,一下从他背后穿出。

    贯穿身体。

    葛世杰双眼死命睁大,忘了呼吸。

    不知为何,看着他如此痛苦,林逸内心竟滋生出报仇后的快感。

    “叭叭”

    “啊啊啊”

    剑体向上,遇肉割肉,遇骨切骨。

    葛世杰全身大抖,惨叫连连。

    “蓬!”

    一个上半身与脸面分成两半,扑倒在地。

    鲜血在地上如鲜花绽开,四溢。

    葛世杰一具发抖的身体,终于安静,变成死尸。

    林逸看手上诛仙剑。

    剑体氤氲,剑气流转,不见任何血迹。

    “咻”

    化作一黑光,射入左手。

    “就你这能力,也想杀我?”

    “哼”

    “简直是自找死路”

    “哧哧”

    林逸闪出恶魔水,一下融化葛世杰残尸。

    “呼呼”

    魔灵戒内,一手机振响。

    “咻”

    闪出手机,只见屏幕上显示紫若初来电。

    “小初。”

    “少爷,刚听小雨说,还没葛世杰下落,我要不要再叫上我族人帮忙”

    “他已经死了。”

    “呀?”电话那头,紫若初明显一惊,“他已经死了?”

    林逸点头,“葛世杰刚被我杀了,你叫小雨不用再查他了。”

    “哦,好,哈哈,这真是太好了。”紫若初松口大气,一时好不高兴。

    “哧哧”

    林逸回到先前位置,又用恶魔水融化其他杀手残尸。

    “少爷,你真棒,你给了我一大好消息。”

    林逸点头一笑,“小初,那边炼丹还顺利吗?”

    “一切顺利,鼎跟炼丹材料都买齐了,现在正开炼着呢,只是”

    “只是什么?”

    紫若初笑说:“所有鼎一块炼的话,感觉我跟小馨有点忙不来,不过现在叫上小雨帮忙,又会好点。”

    “嗯,就先这样。”

    “好。”

    “再见。”

    林逸挂了电话,与姬香兰十女离去。

    “呜呜”

    不远处,传来一大片响亮的警鸣。

    周飞燕十女看林逸,又面面相看。

    经历刚才一事,众女俏脸明显有点凝重。

    林逸拨打电话。

    “少爷”电话一通,软绵动听的女声传出。

    “颖嘉,集团的事处理得怎样,还顺利吗?”

    王颖嘉笑说:“少爷,一切顺利,不过”

    “不过什么?”

    “我刚给警方电话,询问了葛世杰的事,目前葛世杰仍在逃,不知何时才能把他”

    林逸勾嘴一笑,“颖嘉,给你电话,就是说他的事,他已经死了。”

    “呀?”

    “以后你不用再担心他了。”

    电话那头的王颖嘉简直不敢相信,“少爷,葛世杰那混蛋真的死了?”

    “嗯。”

    “那真是太好了,那现在我就可以安心了。”王颖嘉好不开心,“我哥要是知道这消息,他一定会开心死的,哈哈”

    “快把这好消息告诉你哥吧。”

    “好。”

    “嗯,拜拜。”

    “少爷,等一下。”

    林逸问:“有事?”

    “少爷,我我爱你。”王颖嘉紧张挂了电话。

    林逸看手机,扬嘴一笑。

    哈哈

    内心不由一爽。

    后方,一高楼顶。

    矮男祝择天,收起望远镜,看旁边黑衣男。

    黑衣男脸上戴着黑面罩,双手后负。

    在他身后,分别站着脸戴灰面罩的四名灰衣男。

    “九叔,这小子武功高强,杀戮果断,可以助我们成就一番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