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8章 冰冰姐是不是很痛苦--

第398章 冰冰姐是不是很痛苦

    林逸也看她,眼色温柔。

    旁边,姬香兰勾嘴一笑。

    突然扭脸看门。

    大门口,外貌与朱冰冰一样的朱美美,与十二岁小萌妹孙小雪急急走出。

    姬香兰看眼林逸与朱冰冰,忙上前。

    “走,我们快回去。”

    “哦。”

    “好。”

    朱美美与孙小雪点头,俩人很醒目,不想打扰。

    姬香兰捡起朱冰冰刚扔下的水果刀,转身看林逸。

    林逸目光扫她。

    姬香兰右手伸到肩膀上,握拳拉下,无声喊道:加油!

    林逸心头一爽。

    姬香兰转身,忙与朱美美、孙小雪回别墅。

    “手怎么受伤了?”

    “削苹果。”

    “你左手拿刀?”林逸微笑。

    朱冰冰点头,“我左手要是发挥起来,比右手还好用。”

    “那你还割到手?”

    “那还不是因为”朱冰冰眯眼盯他,又低下脸,说不下去。

    林逸笑问:“因为什么?”这丫该不会一边削苹果,一边想我吧。

    想我什么呢?

    难道她想准备个毒苹果,把我给毒死?

    “呼”

    身后,一阵急风吹来。

    林逸转身看。

    一波风沙扑面而来。

    沙子一下吹进双眼。

    妈的,真倒霉

    林逸双手当下揉眼,眨眨眼,却仍感刺痛。

    这风沙看起来弱但进了眼,还是可以伤人

    若是换作药粉,再结合感控术,那对手再强,也有可能毒瞎他眼!

    林逸一边揉眼,一边想。

    “我给你吹吹吧。”见他这么难受,朱冰冰有点不忍,提醒。

    林逸心头一喜,求之一得,双手一下从双眼移开。

    朱冰冰嘟起性感小嘴,凑前脸,嘴对着林逸左眼,轻轻吹气。

    林逸嗅着她身上发出的香香味道,看着她性感撩人的嘴瓣,身体不由一热。

    脑中不禁浮现出一下午跟她缠绵画面。

    口开始发干,林逸咽下口水。

    朱冰冰没注意到林逸异样,又吹他右眼。

    “呼呼”

    “好了吗?”

    朱冰冰抽嘴,看他,立马发现什么。

    林逸双眼盯着她,眼睛子一动不动,眼光却无限炽热。

    林逸舌头舔下嘴唇,全身着火一样,生出一片燥热。

    不知是受他影响,还是残留自己体内的药水作祟,朱冰冰感觉自己全身也开始发烫。

    身上好像有不少蚂蚁在咬,又痛又痒,感觉怪异。

    林逸右手伸出,托起她下巴,拇指在她下嘴唇轻抚一下。

    朱冰冰双眼一睁,身子一撼。

    面对他,一双眼激烈发抖起来。

    我在干什么?

    我不能这么做

    她需要时间!

    理智最终战胜**,林逸右手有点不舍与尴尬的从她下巴收回。

    “那个冰冰我”

    正想道歉,却又注意到什么。

    朱冰冰双目看来,柔情似水,根本不像要怪罪自己。

    我草

    这是怎么回事?

    她不是很讨厌我对她耍流氓吗

    林逸眯眼,都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

    朱冰冰两只娇嫩小手突然捧他脸,如花瓣性感的小嘴,一下封上他嘴。

    嗯

    林逸身子一抖,全身如通电。

    朱冰冰抽开小嘴,双手放开他脸,身子后退。

    看他,双眼一片复杂。

    我这是怎么了?

    怎会情不自禁?

    难道我

    读心术下,林逸看出她心思。

    咽下口水,只觉一嘴淡淡香甜,好不可口。

    看她,等待着。

    朱冰冰双眼湿润,眼珠子仍是颤抖不已,“我我”

    林逸抓着她双手,用力一拉,把她身子拉怀里,双手揽紧她腰,“冰冰,顺从你的心,别再挣扎了。”

    “顺从我心?我”

    林逸点头,“我能看出你在想什么,你明明就喜欢上我,干脆还不接受呢?”

    “爱上你?”

    “对。”林逸斩钉截铁。

    朱冰冰身子一撼,长长的美眼一下闭紧。

    睫毛却颤抖不已,两行泪水涌出。

    染湿他胸衣。

    一会,她安静下来。

    林逸放开她。

    朱冰冰从他怀里出来,看他,眼色平静不少。

    林逸这么优秀,我不跟他就是白痴了。

    他若是只喜欢我一个,我配得上他吗?

    这个世上又有谁配得上他呢?

    “逸哥,你愿意愿意负责我一生吗?”

    林逸勾嘴一笑,点头。

    打开心结,心情一下轻松不少,好像整个人都好起来了。

    身子上前,俏脸贴他胸口,整个娇美身子依偎他,“逸哥,对不起,让你久等了我现在想通了,我愿意把我一生托付给你,不管以后经历什么,我一直对你忠贞不二”

    “不后悔?”

    “嗯,不后悔,这是我的誓言!”朱冰冰抬脸仰视他,美目内一片坚定。

    林逸右手食指与拇指捏她脸,只感她脸细皮嫩肉,一片娇滑,“现在也不算太晚。”

    “逸哥,我我我爱你。”朱冰冰一双小手,发抖捧他脸。

    底下,双脚四十五度踮起。

    小嘴嘟着,迎向他嘴。

    林逸心头一阵**,热烈回应她吻。

    “冰冰,我也爱你,我们走。”

    吻毕,内心是一片亢奋,与无比强烈的期待。

    林逸身子一蹲,将她一把横抱起,冲入别墅。

    穿过院子,进入厅门。

    穿过大厅,直接进入朱冰冰先前卧室。

    去到床边放下她。

    “逸哥,你”朱冰冰看床,看他脸,脸色一红。

    “前面你不太清醒,所以”

    “我明白。”朱冰冰身子一迎,小嘴一把堵住他嘴。

    真懂事!

    林逸心头大爽,回应她。

    大厅。

    “太好了,哈哈”

    “嘻嘻,姐终于想通了!”

    看着这卧门,姬香兰与朱美美好不开心。

    孙小雪蹙眉,小俏脸迷糊,“香兰姐,美美姐,冰冰姐怎么了?哥哥是不是又给她治疗?”

    姬香兰与朱美美看她,又对视一笑。

    姬香兰一只雪白娇美的手,摸她小俏额,“小雪,你还等你长大你就知道了。”

    “可我现在就想知道。”

    “这”

    孙小雪双手抱她胳膊,摇了摇,“香兰姐,你就告诉我嘛,其实人家也不小了,我就想知道冰冰姐究竟得了什么病?”

    “现在说了你也不懂呀,而且现在你”姬香兰好难为情,这种事要怎么说呢。

    “啊嗯”

    一个令人脸红的少女喊声,从房里突然传出。

    姬香兰与朱美美俏脸一荡,俩人同样脸红。

    孙小雪蹙眉,看姬香兰,又看朱美美。

    “香兰姐,美美姐,冰冰姐怎么了?她怎么这样叫?她现在是不是很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