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4章 小不点出事--

第404章 小不点出事

    赵小甜身子一抖,紧张问:“哥哥,出什么事了,这些蜜蜂”

    “蜂箱有吗?”

    “呀?”

    “问下你爸。”林逸目光越过她,落在她身后的赵德旺脸上。

    “有有,我这就去取!”赵德旺不愧是赵小甜父亲,反应过来,忙转身跑回家。

    “咣咣”

    不一会,赵德旺从家门狂跑出来,双手捧着一蜂箱。

    冲到林逸身前,赵德旺神情明显紧张起来。

    但见这群恶蜂没再攻击自己,心中稍安。

    “进去吧,以后这就是你们新家。”林逸看眼左边蜂箱,再看前面蜂群。

    “嗡嗡”

    一刹,众蜜蜂纷纷涌向蜂箱。

    “呀?”

    “这”

    “什么”

    不止赵德旺吓一跳,后边的赵小甜与再后边的众村民,也同样震惊。

    这一大波蜜蜂竟然完全听他的话

    赵小甜上前,看着林逸,美目一片痴迷。

    “林少,谢谢,真是太感谢。”赵德旺看看林逸,又看这一箱蜂,好不高兴。

    林逸冲他微笑。

    “哥哥真棒。”赵小甜看父亲,又看林逸也好不开心。

    “伯父,先别说,我给你治伤去。”

    “走。”

    林逸转身走。

    赵小甜与父亲赵德旺对看,忙跟上。

    “若不是亲眼看到,我还真不敢相信林少有法术。”

    “先把赵三辉轻松轰跑,再把这波恶蜂收了,林少的本事可真不小。”

    “我要是有他三分之一本领就好了。”

    “可不是”

    周围村民嘀咕。

    看看赵小甜家。

    一些村民跟入,一些村民走开。

    留下一些顽童在地上玩耍着。

    二楼,赵小甜闺房。

    “哥哥,你又变帅了。”

    “有吗?”

    “嗯,当然有。”赵小甜双手勾抱林逸脖子,双脚丫一踮,小嘴亲上他嘴。

    林逸双手搂上她纤细小腰,温柔回应她。

    “林少”

    外头,突然传来紧急而动听的女声。

    拥吻中的林逸与赵小甜身子一下分开。

    俩人对视。

    赵小甜美目中带羞,脸上抹上动人的红晕。

    是思曼姐

    林逸心头一动。

    “嗡”双眼一亮,透视去。

    在楼房大门外,站在那的一具紫色动人倩影,不是村里迷人的寡妇黄思曼又是谁。

    “晚上我跟你睡。”

    “呀。”

    “等我。”林逸捧着赵小甜小俏脸,嘴亲口她小嘴。

    放开她,转身走。

    “哥哥”赵小甜看林逸背影,双眼发抖,一时又羞又欢喜。

    走到阳台,越过围栏往下看。

    楼外,黄思曼双眼突然对上他眼,脸色一荡,全身一抖。

    林逸勾嘴一笑。

    黄思曼看他,眼色满是复杂。

    “呼”

    “呀!”

    林逸越过围栏跳下。

    黄思曼美脸一慌。

    “蓬!”

    林逸一个身子稳稳落地,二层楼的高度,跳下足以摔死人,而林逸却完好无损,潇洒不凡。

    “林少”

    “思曼姐。”

    黄思曼冲上。

    林逸也迎上。

    冲到一刻,俩人距离一米停下,一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林少,你终于回来了。”

    “思曼姐,你瘦了”

    黄思曼鼻子一酸,双目当场湿润,“林少,小弯弯她她”

    “她怎么了?”

    黄思曼摇头,“她不是很好,你快来看看她吧。”

    她转身,跑去。

    林逸看眼二楼阳台。

    二楼阳台上,赵小甜正站在那,看来。

    “哥哥,别担心我,我没事,你快去。”

    “嗯。”

    “嘻嘻”赵小甜小嘴荡起一笑。

    林逸转身,这才跟她去。

    “小不点出什么事了?”

    “她受了惊吓,一到晚上就哭闹个不停,白天又睡个不醒。”

    “她现在?”林逸皱眉。

    黄思曼也皱眉,“刚刚怎么叫她也叫不醒,我正想带她去镇上找道士,却听村民议论,说你过来了。”

    “找道士?”

    “因为吃了几位医生的药都没效,恐怕只得请道士来做做法事不过现在你回来了,我就不那么担心了。”

    “出了这么大事,怎么不给我电话。”

    “说到底,这也不算太大的事,如果道士做了法事还不行,到时我应该会给你电话。”

    说话间,林逸跟着黄思曼,冲到她家门口。

    “吱”

    大门推开。

    穿过大厅,进入一卧室。

    林逸与黄思曼走到一床边。

    床上,一名五六岁大的女孩蜷缩身子,侧躺在床,背对着林逸。

    黄思曼将她身子翻过来。

    精致的小脸上,显得有点干瘦与苍白。

    她正是黄弯弯。

    “弯弯,你快醒醒”

    “你看谁来看你来了!”

    “你干爹回来了,你快醒醒呀”

    黄思曼推推她身,拍拍她小脸,一时很心急。

    可黄弯弯全然没反应,连眉头都不动下。

    “小弯弯”黄思曼双眼盈泪,好不担心。

    林逸抓着她一只纤手手腕。

    “林少”

    “没事,有我在。”

    “嗯”黄思曼点头,眼泪却决堤而出。

    “咻”黑光一闪。

    林逸手中多了一瓶五星回力丹。

    倒出一颗,喂黄弯弯嘴里。

    收起丹药,右手放她小额头,闭眼。

    林逸一动不动。

    黄思曼看看黄弯弯,又看看林逸,满心担忧。

    丝丝圣光从林逸手中生出,渗入黄弯弯额头内。

    一会,又从她额头中涌回他手上。

    林逸睁眼,收手。

    黄思曼发现女儿脸色明显红润起来,看林逸,湿润的眼满是期待。

    “她怎么会受到惊吓?”

    “前几天她被蛇咬到了,然后就一直没好过。”她看她小脚。

    在黄弯弯左小脚上,还隐约能看到一点小伤疤。

    林逸右手放她脚,治疗术再次施展。

    “她醒了。”黄思曼突然激动叫。

    林逸睁眼,收手。

    床上,仰躺着的黄弯弯已经翻开双眼。

    “宝贝,你终于醒了!”

    黄弯弯从床上坐起,“妈”

    黄思曼一把抱住她,“宝贝,担心死妈妈了。”

    “呀?是干爹?”黄弯弯突然看到林逸。

    林逸冲她微笑,一只手摸她小俏头,“小不点,有干爹在,你什么事也不会有。”

    “干爹!”

    “我好想你!”

    “我想死你了,你怎么到现在才回来,你都以为你再也不回来了”

    “呜呜”

    黄弯弯从母亲怀里出来,从床上站直,一把冲入林逸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