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7章 继续来杀我呀--

第407章 继续来杀我呀

    祝择天闪到林逸面前,手上的刀,朝林逸脖颈伸去。

    眼看就要架到他脖。

    “嗡”

    “轰……”

    一股可怕精神力却突然攻击他大脑。

    祝择天全身大震,如同五雷轰顶,双手抱头,拼命痛叫:“啊啊啊……”

    “啊”

    “无影腿神功!”

    “嘭嘭嘭……”

    “啊啊啊……”

    林逸身子跃半空,双腿如轰狂机对祝择天胸口就是一阵狂跺。

    “蓬!”

    “哗”

    祝择天身子重砸在地,一个身子狠狠拖出五米。

    手上的刀已经脱手。

    停下一刻,双手捂胸,全身抖。

    脸色一片扭曲,神态痛苦万分。

    “哇”

    一口热血没忍住,祝择天抑起头,张大嘴,鲜血直喷地上。

    林逸没再多看他一眼,甚至也没再去看寒九。

    一个身子立在地上,一动不动,背向他们。

    “叭叭”

    寒九握紧双拳,手指骨因剧烈压挤而出脆响。

    一股强大的怒火在体内迅飚升,烧红双眼。

    “该死!”

    “嗡”

    一股诡异红光,从体内冲荡而出。

    “咻”

    身子一动,他的身体突然消失,而眨眼间,他出现在林逸身后。

    “呼”

    在林逸身后却传出急促风啸。

    林逸双眼一睁,感应到什么,身后衣物一下撕爆。

    “嘭”

    “呼!”

    两大羽翼一把冲出,冲上刚移到自己身后的寒九。

    “嘭”

    “咣咣咣……”

    寒九胸前中招,身子一阵后退。

    林逸转身,看他。

    寒九稳住身,咬牙,冲去。

    林逸收起身后双翼,手上诛仙剑一划,一道剑虹生出,冲上寒九身。

    “嘭”

    “啊!”

    一声痛叫,剑气中所蕴含的剑威,让寒九一个身子直接倒飞。

    “蓬!”

    落地一刻,寒九右手紧握胸口,身子一阵抖。

    在他胸前,一下生出一道中指大小,足足有一尺长的刀痕。

    “万斤坠!”

    “嘭”

    林逸身子一蹦,在他脚下站立位置,一下坍塌。

    跃至十米半空。

    “嗡”

    全身一片金亮,将这片漆黑夜色笼罩得一片金碧辉煌。

    “呀?”

    “嗯?”

    “这……”

    旁边,那重伤的四灰衣男,一个个从地上起来,仰头看到上方这幕,无不被吓到。

    “天呐”

    “可恶!”

    左边从地上挣扎起的祝择天,与右边还没从地上挣扎起来的寒九,看着上方,脸色同样一惊。

    “嗖!”

    “轰……”

    林逸从天射下。

    双腿踩踏寒九肚腹,一刹,他一个肚腹严重凹下,整片十米地面,一下严重坍塌。

    一道道可怕龟裂,像树根一样迅蔓延周围一百多米地。

    远远看去,以林逸身子为中心,周围一百五十米地面,一片不堪,形成一巨大蜘蛛网。

    “啊”

    “地震了!”

    “出什么了?”

    “刚刚生什么……”

    桃花村内,几乎每户人家都出惊叫。

    山林边。

    “啊……”

    寒九死命张大嘴,嘴巴剧烈颤抖,出撕心裂肺惨叫。

    声音却渐渐弱小,沙哑,最终完全消失。

    林逸从寒九肚腹下来,身上透出的金光消失。

    一把灵光萦绕,剑体璀璨不凡的诛仙剑,剑尖指着他面罩。

    “哧!”

    剑尖轻轻竖划,这本是固若金汤的面罩,一下划出一道口子,左右分开。

    露出一张苍白无血,狰狞邪恶的丑脸,一条小血线竖在其中。

    “你不是很吊吗?”

    “不是想杀我吗?”

    “杀呀,怎么不杀了……”

    林逸冷哼声,嘴上挂起嘲笑。

    寒九看林逸,眼色一片复杂与痛苦。

    “去死。”

    “轰……”

    手上一划,一道骇人的剑虹在空中生成,荡去。

    寒九睁大双眼,眼内一片恐惧。

    “噗……”

    “蓬!”

    剑虹从头竖劈而下。

    寒九头部与身体生出一大血线。

    双眼大大睁开,眼珠子剧烈颤抖。

    “哗啦啦”

    血水从血线处涌出,染红整张脸,染红一身衣物。

    一个身子当下分成二半。

    “呀”

    “呃!”

    “噢……”

    现场的矮男祝择天,与另四名灰衣男同时吓一跳。

    林逸目光从寒九死尸上移开,扫向四灰衣男。

    四灰衣男身子同样抖,面面相望,一个个吓得转身,朝着树林,捂紧胸口的剑伤,冲去。

    在树林中,一道身影却突然闪出。

    “嘭嘭嘭……”

    “啊啊啊……”

    黄浪几次挥掌,四男前后惨叫,纷纷倒地。

    黄浪收掌,双掌一片黑,黑掌周边生出得可怕毒气,收回掌内。

    黑掌一下化淡,最终完全恢复到与常人无异。

    “娘个皮稀的,打不过,还想逃吗!”

    他上前几步,看林逸,“少爷,护驾来迟,你没事吧?”

    林逸摇头,心头一爽。

    一掌就令对方四人毙命,显然黄浪血毒掌没有白练。

    矮男祝择天见势不妙,身子左转。

    然,左边,一身影在朦胧夜色极快跑来。

    从他模样来看,不是修炼者才怪了。

    又看右边。

    右边同有一人影闪动,朝这过来。

    这里打斗动静这么大,还有人敢来。

    祝择天看后面,后面方向,那一秒拍死四大高手的高手走来,可想他绝对不是吃素的。

    祝择天看前面,前面林逸目光冷冷看来。

    双眼一对,祝择天只觉透心寒。

    “蓬!”

    身子一矮,直接跪下,“武……武神……我……我……”

    “师傅,原来是你!”左边,赶到的人正是他徒儿赵海。

    “少爷。”右边,却是那独臂猎人赵雄。

    见到林逸一刻,俩人很意外很激动,看到周围打斗造成的可怕场面,以及场面中的血尸,俩人还是被吓到。

    尤其小徒弟赵海,身子一阵抖,脸色青起来。

    “武神,求你饶命啊,我知道错了,我下次不敢了。”矮男祝择天,跪着林逸的身子,全身抖。

    林逸手一动,手上的诛仙剑架他脖颈。

    “呃……”祝择天吓出一身冷汗。

    脖颈一痛,他脖颈上的皮肉当下被划破一丝。

    鲜血溢出。

    “你刚刚不是想杀我吗?现在怎么来求我了?”

    “我……我……”

    “你不是很有种吗?”林逸一脸嘲笑,“那就起来呀,继续来杀我呀。”

    “武神,我我……求你饶命,我这也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呀……”祝择天苦着脸,眼中满是难过与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