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 你中毒了--

第409章 你中毒了

    林逸好奇,“什么鸟?”

    “不太清楚,不过她说是一只大黑鸟。”赵海摸自己后脑勺,露出傻笑,“不过这村里哪有这么大的鸟,我在这山上呆那么久,也没看过那么大的”

    “呼”

    林逸身后,两大羽翼伸展而出。

    “呀?”

    赵海张大嘴,简直不敢相信。

    “咻”

    “哧哧”

    林逸闪出恶魔水,将现场尸体融化。

    “咕咕”

    赵海看看林逸长着双翼的模样,又看地上被迅速融化的尸体,咽下口水,一双眼睁大,眼珠子颤抖。

    若不是知道他是自己师傅,知道他不会伤害自己,一时非被他给吓死不可。

    “我们走,去你家。”

    “呼”

    林逸一手牵着赵海手,双翼一振。

    带动他隐形,飞闪去。

    “呼”

    “蓬!”

    在一楼房前,飞落现形。

    林逸放开赵海,收起身后双翼。

    “看什么?”

    赵海直直望着林逸,忘了一切般,“师傅,你你是人还是鬼?”

    “鬼?”林逸看他。

    赵海咽下口水,看怪物一样看他。

    “徒儿,你给为师记住了,老子是神!”

    “呀”

    林逸勾嘴一笑,向他撇脸。

    赵海回过神,这才发现已经到了自家门外。

    “师傅等下,我去看文静姐姐睡了没。”

    赵海转身,跑楼屋去。

    “嗡”

    林逸双眼一亮,面前所有挡眼物,全化作透明。

    在一间浴室,灯光下,一道散发出性感光泽的动人身子轻轻扭动着,正用毛巾擦拭身上水珠。

    她竟缕丝不挂。

    林逸咽下口水,体内莫名一热。

    目光从她身上慢慢移到她脸。

    秀发盘起,五官精致,脸色白里透红。

    是她

    林逸勾嘴一笑。

    脑中不由浮现出,在那抢劫银行一幕,当时歹徒要杀一小女孩。

    这美女却不顾一切,站出来护她。

    林逸勾嘴一笑,没想竟会在这见到她。

    赵文静戴好眼镜,从窗口缝瞥了眼,一下看到外头的林逸。

    她镜片底下,双眼一慌。

    难道是小偷?

    楼外,林逸收起透视眼,心头也一荡。

    她看到我了。

    我没穿上衣,这大晚上却又突然在这楼外站着,一定把她吓一跳吧。

    浴室内。

    赵文静关好窗户,迅速穿衣。

    楼外。

    “咻”

    林逸手上黑光一闪,闪出一件上衣,穿上。

    一会。

    赵海与赵文静出来。

    林逸目光从赵文静精致养眼的脸上,移到她雪白纤秀小手上,在她双手正捧着一台小型相机。

    “师傅,这位就是文静姐。”

    “文静姐,他就是我师傅。”

    赵海忙介绍。

    走到一块,林逸看赵文静。

    赵文静也看他。

    “这么晚了,还洗澡,你还真是爱干净呀。”

    “也不想洗的,就是身体有点痒。”一说到痒字,她胸口与双腿又荡起一股痒意,身子有点不自然扭动起来。

    “嗡”林逸双眼一亮。

    透扫她全身,前面没仔细看,现在一眼看到,在她左小腿肚上,被划了一道牙签细小的伤口。

    伤口不大不深,伤口周边却泛起一片红肿,显然不像普通伤。

    赵文静秀眉蹙紧,一个身子发抖起来,“说痒就痒,听小海说,你医术很高明,那你能不能帮我治下痒?”

    她难受的美目中泛起央求。

    林逸心头一爽,“救死扶伤,乃是从医者的美德,我当然愿意帮你。”

    赵文静点头,上前一步,一只手伸向林逸手,向他手上塞了一东西。

    林逸低头看,就见她塞给自己的是一百块。

    我草

    还没开医,就给我一百块,原来当医生这么好赚钱呀。

    林逸目光从手上,移到她脸上。

    “林医生,麻烦你了。”

    林逸勾嘴一笑,把钱递回给她,“我给你医,但我不收你钱。”

    “这怎么行,林医生,这是我一点心意。”

    “你把钱收起来,就是因为每个人都有这样的心理,才把医生的名声给搞坏了。”林逸脸色竖定,“所以这钱我不能要,要了就对不起我良心。”

    赵文静看他手上递回来的钱,再看他脸,眼色有点呆。

    “林医生,你真好,那我就收回来了,嗯”

    收回钱,她身子又抖了下,双腿难受扭动起来。

    “徒儿,时间不早了,你身体还得发育,赶紧去睡觉。”

    “是,师傅。”赵海冲赵文静一笑,“文静姐,你放心,我师傅不止人好,本事也高明,一定能治好你的。”

    赵文静点头。

    赵海转身回房。

    林逸转过身,手上黑光一闪,手中多了一手机,拨打。

    “少爷”

    “浪子,化毒丹还有吗?”

    “还有一颗。”黄浪恭敬问:“少爷,多谢你关心,我现在已经不会再被毒噬了,所以也就不再需要化毒丹。”

    “那好,你在哪,丹药在不在身上?”

    “少爷,我上了后山顶,丹药在身上。”黄浪好奇,“你现在要?”

    “在那等我,我过去取。”

    “是。”

    林逸挂了电话,转身看赵文静。

    赵文静脸颊发红起来,眼色难受而痴呆,“医生,我应该是过敏”

    林逸摇头。

    “呀?”赵文静蹙眉,“那我是?”

    “你中毒了。”

    “中毒?”赵文静回忆三秒,摇头,“怎么会中毒,不可能吧。”

    林逸蹲下,指着她雪白纤秀左小腿肚伤口,“毒素从这里进去,传染你全身,如果你不再及时治疗,你全身就会长毒疮,然后痒死。”

    赵文静看伤口,“医生,这伤口我知道,只是被一条普通的树枝刮破的”

    林逸勾嘴一笑,“树技是普通的,但不代表它没毒。”

    “普通的树,怎么会有毒?”

    “米饭本来就没毒,但为什么有人会被毒死?”

    赵文静皱眉,“为什么?”

    “因为有人下毒呀。”

    赵文静雪白纤手一拍额头,“我真笨,小树枝没毒,但不代表,它不会有被其它毒素感染。”

    “在这等我。”

    “呼”

    林逸转身,跑去。

    这妞还挺可爱的嘛。

    她追的大鸟,会是我吗?

    可我大部分时间隐形,她会那么巧,撞见我没隐形的翼人变?

    “你你去哪?”

    “咦”

    “他人呢!”

    赵文静感觉眼前一花,他人已经不见了。

    这少年不简单呀。

    不止医德高尚,医术也这么神。

    他只看眼我身子,就知道我问题出哪了,真是厉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