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6章 男儿有泪不轻流--

第416章 男儿有泪不轻流

    “呼呼”

    魔灵戒内,一手机振动。

    “咻”

    林逸闪出,看屏幕,接,“小甜甜,怎么了?”

    “哥哥,不好了,我爸他……我爸他被我推下山去了。”

    林逸心里一悬。

    “在我家门外这边,你能不能快点过来?”

    “我马上到。”林逸挂了电话,看赵海。

    赵海皱眉看他,“师傅,没事吧?”

    “你忙你的,我去看看。”

    “嗯嗯。”赵海恭敬点头。

    “呼”

    林逸施展迷踪换影身法,一个身子快而诡异的闪去。

    “呀……”

    赵海张大嘴巴,直接看傻。

    眨眨眼,林逸就消失不见了。

    我要是有师傅这么强……

    不对,我要是有师傅十分之一,那我就爽死了。

    我一定要快点变强,做个跟师傅一样强大的高手!

    赵海握紧双拳。

    “呼”

    村头,一声风啸。

    林逸飞停。

    “爸,你再坚持一会,林逸就来了。”精致娃娃脸,可爱两只兔牙,肩膀上是两条小辫子,在山边,赵小甜带着哭腔,对着山下叫。

    “我来了。”旁边,林逸提醒。

    “呃”赵小甜回过头,看左边。

    林逸给她一双关切的眼。

    “哥哥,你来了,你快救救我爸爸……”

    林逸上前一步,往下看。

    在下面垂直半山腰,赵德旺头破血流,身子卡在山体凸出的一石头上,显然若没石头拦住,他一个身非摔下十多米的山下去。

    下面一大岩石,他砸下不死也得残疾了。

    “你们还愣在这干什么,快去找绳子呀。”林逸对边上十几名男女老少叫。

    “呀”

    “哦。”

    “好!”

    一刹,众村民皆惊,跑得只剩一老头。

    “老人家,麻烦你去找根棍子来。”

    老头看林逸,眯眼。

    林逸目光强烈。

    老头不敢违抗,转身,双腿一斜一拐,走开。

    赵小甜目光从老头背上,移到林逸脸上,“哥哥,绳子跟棍子拿来干什么用?”

    父亲已经半昏迷,在这种状态,绳子就算伸到他面前,他手也无力去抓。

    更何况他处境非常危险,一不留神,他整个人就可能掉下去。

    “什么用也没有。”

    “呀?”

    林逸身子化作透明。

    “嗯……”赵小甜又是一惊。

    “嘭”

    “呼!”

    隐形中,林逸背后衣物撕爆,两条触手从后腰一把伸出,伸向下方。

    缠上赵旺德胸口与腹部,将他推至半空,缩带上来。

    “呀……”

    “呃”

    一刹,不止赵小甜被吓到,赵旺德更是差点吓坏。

    好在林逸度极快。

    带上一刻,双触手收回后腰,现出身。

    “咻”

    黑光一闪,一瓶丹药闪出。

    倒出一粒,直接喂他嘴。

    收起丹瓶,一手扶他肩膀,治疗术施展。

    赵小甜看林逸,又看父亲,一颗心激动不已。

    “绳子来了……”

    “棍子来了……”

    外面,一下传来刚才走开的村民声音与脚步声。

    赵小甜看眼他们,再看林逸,这才明白,林逸叫他们去拿绳棍是假,而是要把他们支开好施展法术救父亲才是真。

    圣光涌回手上,林逸右手从赵旺德肩膀收回,睁开双眼。

    “呵……呵……”

    赵旺德坐在地上,背靠一石头,大口喘气。

    “绳子拿来……”

    “呃?”

    “德叔被救上来了……”

    十几名匆匆赶到的村民,大感意外。

    赵旺德一手摸头,头上却哪还有伤口。

    鲜血还染红着头,一片湿答答,然,却让人怎么也找不到伤痕。

    赵旺德看林逸,眼色满是复杂。

    想起什么,目光从林逸脸上,移到女儿赵小甜脸上,眼色同样复杂。

    “德叔,你怎么上来了?”

    “你怎么样了?”

    “你头出血了,赶紧包扎下吧。”

    众村民关心。

    赵旺德反应过来,从地上站起,看看双手,又看身体,然后跳了跳。

    “我没事了。”

    “呀?”

    “没……没事?”

    “啥……”

    众村民脸上又是一傻。

    一会。

    楼房内,林逸与赵小甜牵手上楼梯。

    “哥哥,事情就是这样……我是不是很笨?”

    “这事也不能怨你,毕竟你推开你爸,是怕他被那摩托车撞到。”

    赵小甜蹙眉,“可是,我却把他推下山了,幸好你及时过来救他,他现在要是出事了,我心里一定很过意不去。”

    俩人进入房间。

    林逸将房门关上,反锁。

    牵着她小手,把她带到床边,右手托着她下巴,“已经过去了,接下来小心点就是。”

    赵小甜两只纤手扶抱林逸双肩,一双水汪汪的美眸近在咫尺看他,“哥哥,才过了一晚,你就让我变得好强哦,我身体里仿佛有永远使不完的劲……”

    林逸勾嘴一笑。

    “哥哥,我爱你,谢谢你对我这么好。”她目光闪烁起来,眼内满是感激。

    “谢什么,对你好是应该的,我是你男人嘛,我不对你好,那才是我罪过。”

    “嘻嘻”赵小甜扬开小嘴一笑。

    “不过,变强才刚刚开始,我还要把你变得更强,更强更强,让你强大到随便打一个哈欠,就会化作一股狂风,把人给吹走了。”

    “呀”赵小甜小手掩小嘴一笑,“那要是刚才的事再上演一次,我爸非得被我推上天去了。”

    “那我可管不了。”

    “哥哥,有你真好。”赵小甜两小手捧着他脸,双脚一踮,俏脸凑前,一张樱唇亲上他嘴。

    林逸温柔回应她。

    晚上。

    徒儿赵海家,一卧室。

    林逸与赵文静缠绵在床。

    “林少,我的身体好像生了很大变化。”

    “那是因为,我往你体内注入了力量。”

    “呀……”赵文静一惊,两边脸颊挂满动人的红晕,一双美目一片痴迷看林逸,“难怪我前面醒来,感觉自己重获新生般。”

    “现在,我要让你脱胎换骨。”

    “你还要给我灌力?”

    “把你变强,是我身为你终生男伴的义务与责任,而且……”林逸右手捧着她脸,“后面,我还会让你跟我一块长生不老,与天地同寿。”

    “呃”赵文静张大小嘴,美脸满是震惊。

    林逸脸凑下,嘴封上她小嘴。

    二天后早上,村头。

    上百名桃花村男女老少与林逸、赵小甜、杨薰儿、赵文静、黄思曼以及黄弯弯聚到一块。

    “徒儿,习武之人,得有气魄,有胆量。”林逸一只手扶着赵海小肩膀,“遇到坏人,该出手时绝不含糊,武斗不过就用智斗。”

    “师傅……”赵海脸上挂起两行泪,泪水仍从眼眶汹涌流下。

    “要是连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勇气都没有,那你就枉为武者。”

    “师傅,徒儿一定谨记您教诲。”赵海咬住嘴唇,强忍哭意,可眼泪还是不争气涌下。

    林逸冲他微笑,“徒儿,男儿有泪不轻流,为师要走了,你自个多保重,他日有机会,为师再回来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