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第42章 隐身护美发飚--

42.第42章 隐身护美发飚

    一顿丰富的午餐后,林逸与梦楚儿牵着手从龙门酒店出来。

    “现在要去哪?”梦楚儿双手抱着他一手问。

    “随你?”林逸笑说。

    “我想逛街。”

    “好,逛完街后,我们就去花园。”他勾嘴一笑。

    “就依你。”

    俩人说笑着,朝对面一条街道行去。

    后面,肖丽萍与光头男赵营从车上下来,盯着林逸与梦楚儿背影。

    在前方左右,可以看到几名青年,一时都扭过头来看着他们。

    肖丽萍扭过脸,看赵营。

    赵营向前面撇撇脸,朝前方走去。

    肖丽萍嘴上挂起邪笑,忙跟上。

    那几名青年,也立即跟上。

    因为中午时分,街道上的行人并不多。

    林逸与梦楚儿在这安静的街上随意逛荡着。

    “呼呼”突然,他身上一手机响起。

    林逸掏出看去,却见是个陌生号码。

    “喂”他接通。

    “小帅哥,没想到是我吧。”一个欢喜动听的女声传出。

    林逸心头一荡,“香兰姐,原来是你呀,你怎么知道我电话?”

    “前面问你姐了,对了,姐现在有点事儿,你能不能过来帮忙一下?”

    “什么忙?香兰姐,你在哪?”别人困难不帮,这不是他的风格,更何况对方是他同住一别墅的室友,而且最重重要的是,她是个美女。

    “在前方右手边,你看到我没?”

    林逸抬脸看去,果然,在前面一百米右手边,一家名牌店门口,正站着一名俏美的护士。

    护士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抬起来向他挥手。

    没想香兰姐竟穿着护士装!

    林逸有点惊喜,在护士装包裹下,她身上正散发出莫名的诱惑。

    “香兰姐,看到你了,帮什么忙呢?”

    “你带钱出来没?姐看中一条裙子,但却发现钱包落在医院里了,所以”

    原来是借钱啊。林逸笑说:“香兰姐你稍等,我就来。”

    他挂了电话,看着梦楚儿。

    梦楚儿正好奇打量着前面的女护士。

    他就在她身边通电话,梦楚儿要是没听到才怪了。

    见她没有生气与吃醋模样,他心头一喜,“楚儿,她是我朋友,叫姬香兰,钱包没带,让我先借钱给她。”

    梦楚儿笑说:“那你快去快回吧。”

    林逸没想她这么爽快,“好,我马上就回来。”

    他小跑过去。

    梦楚儿看着他,不一会,就见他与那漂亮护士行入那店里。

    从那护士嘴上挂着的笑来看,可见林逸过去,她有多高兴。

    不知为何,她心里泛起一缕酸意。

    却也扬嘴一笑:“我在想什么呢,逸哥马上就回来了。”

    就在这时,二名青年挡在她身前,对她露出淫笑。

    梦楚儿吓了一跳,忙退后二步,“你们”

    突然,后面一把刀架她脖颈上。

    梦楚儿美目一下睁大,当场不敢动弹。

    “小妹妹,不想见血的话,就乖乖跟我们走。”一名刀疤男淫笑道。

    两名小混直接各抓住她一只手。

    梦楚儿紧张说:“你们要干什么?会不会认错人了?如果是抢劫的话,我给你们钱”

    “闭嘴。”刀疤男上下扫她一眼,眼中一时淫光大作,“敢再废话一句,我要你好看。”

    后面两名小混,把她直接押向后面一条巷子。

    梦楚儿立马看到,在那巷子中,还有一名光头男跟一名泼辣型的女子。

    光头男一双眼正紧盯她胸部,眼中生出火辣辣的光。

    泼辣女却盯着她的脸,嘴上挂出令人害怕的笑。

    梦楚儿心头不寒而栗,从他们模样来看,她感觉自己要完蛋了!

    前面名牌店内。

    “香兰姐,今天我给你刷卡,你看中的裙子都尽管买下来,钱我有的是。”林逸晃动着手上的银行卡说。

    “真的?”

    “钱的事,我一般不开玩笑。”

    姬香兰笑说:“小帅哥,那姐就不客气了。”

    “嗯。”林逸点头。

    姬香兰开心一笑,转身又去挑裙子。

    林逸扭脸看向右边玻璃墙,透过玻璃墙可以一眼看到,梦楚儿正被六名小混押向一巷子。

    我草!

    我草它妈个壁!

    敢动小爷女人,我看你们活得不耐烦!

    林逸心里那个火啊,当下恨不得杀光这全部小混。

    见店里有监控器,他转身冲入试衣间,身子一隐,化作一透明人,一口气狂奔而出。

    “哎哟谁拍我屁股?”正在挑裙子的姬香兰整个人跳了起来,忙转过身,双手捂着屁股,后面却哪有人,而且她周围三米根本就没人。

    奇怪,刚刚明明就有人拍我屁股!

    她在周围又是一阵扫看。

    外头,巷道口。

    梦楚儿停下脚步,坚决不进去,看着里头的光头男与泼辣女,一时如同看着两头恶魔。

    “再不走,我就在你脸上划一道口子。”刀疤男手上的刀子,贴在她娇嫩的脸蛋道。

    梦楚儿脸上感到一丝冰寒,心里却一片发苦。

    逸哥,一会他们要是敢动我,我就不想活了!

    你自己千万要保重啊

    “快走!”刀疤男毒叫。

    就在这时,一只手突然抓住他这只握刀的手。

    刀疤男睁大双眼,简直不敢相信,他根本就看不到这只抓住他手的手。

    然,他却清楚感受到一只手正抓着他手,把他贴在梦楚儿脸上的刀,带开。

    隐形中的林逸,把刀疤男手上的军刀调了个头,朝着他右眼,一把推了过去。

    “噗”

    “啊”刀尖扎眼,刀疤男痛得整个人狂跳了起来,双手当下死命捂眼,没命似的惨叫。

    一时,全场皆惊。

    恐惧像瘟疫一般在空气中弥散开来。

    所有人都没看见,刚刚究竟是谁向他动手。

    旁边吓傻的一名小混,突然看着自己的手,他的手竟被一只无形的手给抓起来。

    “叭”马上,一把隐形的刀片当场挑断他的手筋。

    “啊噢”这名小混顿时发出杀猪般的惨嚎。

    “啊”

    “啊

    “啊”紧跟着,又有三声凄厉的惨叫前后响起,另外三名小混无不抱伤痛吼。

    其中一名小混,却如见到死神一般,吓得拼命逃跑。

    梦楚儿一下被解围,她能清楚感到,这空气中有一个人,一个残忍到极点,却又完全透明的人。

    但不知为何,她就是感觉这隐形人是来保护她的。

    隐形中的林逸,行向巷里吓得同样张大嘴巴,睁大双眼的肖丽萍与她男朋友赵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