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2章 风情少女暗跟--

第422章 风情少女暗跟

    比起寒璐身上散发出的冷艳,梦楚儿身上却散发出娇美气息。

    她一出现,顿时又分化去了不少注意任佳盈的眼神。

    “快看,是校花!”

    “是梦楚儿校花”

    “真的是她”

    一时,周围不少牲口双眼直巴巴看去,张大嘴巴,傻住。

    林逸后方,二百多米的一栋楼上。

    西装领口大开,露出胸前两半座大山的风情少女,双眼紧盯着前下方某一少年背影,眼里荡起一片媚意。

    光华一闪,手中多了一手机,拨打。

    “师兄,我都说他会来这学校,你偏偏不信,现在他已经来了。”

    “你是说林逸?”

    “不是他又是谁呢。”少女风三娘痴痴一笑,“我的好师兄,你快点过来吧,小师妹我都要想死你了。”

    “给我盯死他!”电话那头的男子大声咆哮。

    “师兄放心,小师妹我一定不会让他给跑掉的。”风三娘看林逸背影,小舌头伸出,在上方嘴唇扫了一圈,眼泛媚意。

    天色完全黑下。

    在众人羡慕忌妒恨眼神中,林逸被梦楚儿与寒璐各挽着一手,走出校门。

    “逸哥哥,你怎么了?”

    林逸看她。

    梦楚儿蹙眉说:“你右眼皮好像跳了好几次。”

    “可能右眼有点疲倦吧,乍了?”

    梦楚儿看眼寒璐,寒璐也看她。

    “听说左眼皮跳是财,右眼皮跳是灾。”

    寒璐也盯着他右眼皮,“又跳了。”

    林逸摸着右眼,感受着它的颤动。

    梦楚儿捧紧他手:“逸哥哥,不怕一万,只怕万一,接下来还是小心点好。”

    林逸点头。

    难道韩人王杀来了?

    周围透视去,附近人流不少,不少人也被自己三人吸引目光,可不见韩人王与杀手。

    林逸闭眼,感应去。

    结果一致。

    睁开眼,勾嘴一笑。

    “咻”黑光迅速一闪,手机在手,拨打。

    “少爷”

    电话一通,黄浪很是恭敬声音传出。

    “浪子,有魔兽消息不?”

    “少少爷,还没那么快。”事情没办好,黄浪不免紧张。

    “那有韩人王消息不?”

    “少爷,也没,不过相信再过二天就能打听到韩人王跟魔兽消息。”

    “好,等你消息,保重。”

    “是,少爷。”电话那头的黄浪明显松口气,林逸非但没责骂他,反而还很关心他。

    林逸收起手机。

    “林少,这韩人王是?”梦楚儿与寒璐同样好奇看他。

    “一个身手不凡,背景如谜的敌人。”

    梦楚儿与寒璐对视,能见彼此眼色担心。

    林逸双手各搂她们小腰,“不过你们放心,那家伙不是我对手,而且现在有你们在,量他也没种跟我斗,敢来,那是自寻死路。”

    梦楚儿与寒璐对视一喜,轻松不少。

    “前面有条街,我们过去看看。”

    “好。”

    “嗯。”

    三人欢喜过去。

    后方二百米,风三娘紧盯林逸三人背影,眼光闪烁。

    等师兄他们赶来,起码要两个多钟,不如,在这时间,我先杀了他?

    如此一来,师兄他们一定会对我刮目相看。

    哈哈

    风三娘眼里生出媚喜,跟上。

    东逛西转。

    在一巷子口,风三娘借着人流掩身,望着斜对面一衣店内的林逸。

    左手拿着一根紫色玉笛,眼色诡异,暗藏杀机。

    突然,她将玉笛放嘴边,一双眼媚态尽散,显露出一片无情杀气。

    斜对面,林逸从衣店走出,左手轻扫下额头秀发。

    看着路上人来人往,嘴角扬起一笑。

    一种难以言说的男子魅力流露而出。

    他转身回店,背影如谜。

    巷口。

    风三娘咽下口水,双眼颤抖起来。

    不行,这小子太帅了,就这么杀了太可惜了。

    在杀他之前,我一定要尝尝他的味道。

    紫笛从嘴边移开,一缕光华一闪,紫笛从手中消失不见。

    连师兄都不是你对手,要是把你的功力全据为己有,那我岂不是比师兄师姐他们还强不少。

    半晌,八州大酒店。

    一楼101包厅。

    林逸与梦楚儿、寒璐围着一桌丰盛晚餐,边聊边吃。

    一男二女,气氛好不融洽。

    “对了,小璐,你师傅她”

    寒璐想起什么,美脸一荡,“林少,我师傅她已经复活了,还多亏了你的半神复活丹跟五星化毒丹,这两种丹药少一种,恐怕她都复活不了。”

    林逸微笑点头,“那就好。”

    寒璐给林逸夹了个鸡肾,“林少,我师傅她让我好好感激你,说有机会的话,一定要见你一面,来当面感谢你对她复活之恩。”

    林逸给她夹了一鸡爪,又给梦楚儿夹了一鸡翅,“楚儿,你的宠物大白呢?”

    “它身形太大了,不敢让它过来,在江杭市郊外一座最大山脉的五行山林里暂时隐居。”

    林逸看自己左手魔灵戒,“战宠不在身边,要是遇到强敌,就会失去了这一大助手。”

    寒璐目光从梦楚儿脸上,移到林逸脸上,“除非是有可以放置兽宠的空间灵器,否则根本无法把战宠带身边,但这种灵器可遇不可求,哪那么容易得到。”

    梦楚儿对寒璐点头,冲林逸一笑,“逸哥哥,凭咱们现在实力,加起来恐怕没有多少对手吧,而且,如果真遇到大敌的话,也是可以让大白最快速度赶过来的。”

    要是把韩人王的宠戒拿到手,送给楚儿,她有战宠加身,显然战斗实力会大大提升。

    林逸扬嘴一笑,“大家吃菜,别只光顾着说。”

    “林少,多吃点。”寒璐又夹了个鸡肾给林逸碗里,“听说吃什么补什么。”

    “是嘛。”梦楚儿从一盆汤里挑了一根物,勺林逸碗里。

    林逸看去,勾嘴一笑。

    好家伙,这竟是鹿鞭。

    说说聊聊,一顿饭结束。

    “我先上个洗手间。”林逸起身。

    梦楚儿跟着起身,笑说:“刚巧我也去。”

    “那就一块。”

    林逸与她走。

    从包厅出来,穿过一条走廊,林逸与梦楚儿分别进入男女洗手间。

    一会。

    林逸从洗手间出来。

    “林逸,是吗?”一少女娇滴滴笑问,双手捧着他一手。

    林逸眯眼看她,这少女一身贵族学校校服,不是学校的学生才怪了。

    年纪看起来也就十九岁,身材发育却成熟吓人,尤其是身前两座巨山,都让人担心会把她娇小身子拖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