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7章 借床一用--

第437章 借床一用

    “白痴。”

    罗天脸色一怒,瞪着林逸,“你骂谁?”

    林逸站起身,“谁说我,我就骂谁,不只是白痴,还是个傻壁。”

    “你”罗天气得浑身发抖,也站起来。

    林逸手上拿起红酒,一把泼他脸。

    “呃”罗天一屁股坐回座位,半秒的呆滞后,一下咬牙切齿。

    林逸双手后负,冷眼瞪他,“你妈个壁,若不是看佳盈份上,就凭你刚才那句话,老子非削了你脑袋不可。”

    “你”罗天恼羞成怒,站起。

    “罗天,你太令我失望了。”旁边,任佳盈站起,打断他话。

    罗天看她,强力按捺着内心怒火。

    任佳盈俏脸蒙上寒意,“我可以告诉你,我现在不但是林逸女人,我以后以至于如果我会死,我死后的鬼魂都属于他!”

    “你”罗天被严重刺激到。

    “而且从现在起,我们不再是朋友,你走吧,这里不欢迎你。”

    “盈盈,我”

    “别叫我,滚”任佳盈毫不客气打断他。

    林逸目光从罗天脸上,移到任佳盈脸上,心头一爽。

    有想到她会维护自己的尊严,没想,会是如此坚决的态度来维护自己。

    罗天从她眼中看到了无情,点点头,看看林逸又看看她,“好,咱们走着瞧,哼”

    林逸心里好笑,走着瞧?若不是顾及佳盈心情,小爷现在就切了你。

    罗天冷扫全场,握紧双拳,将体内就要爆发出来的强大怒火,硬生生压下,转身走。

    “逸哥哥,你没事吧?”

    “林少,你怎样?”

    梦楚儿与寒璐投给他关切的眼神。

    林逸笑扫她们一眼,“没事。”

    “林逸,对不起,本来我就没约他的,刚巧前面碰到他,而他曾经给我解过围,所以”

    “没事,不要让别人破坏了咱们心情。”林逸冲她温柔一笑。

    任佳盈看他,双眼溢泪。

    众人坐回,开吃。

    “佳盈,你上午没到校?”

    任佳盈摇头,想起昨晚的事,看林逸,脸色一红。

    梦楚儿笑说:“那你应该不知道校内第一高手争霸大赛的事吧?”

    任佳盈点头,“我知道。”

    “呀?”

    “你知道?”

    梦楚儿与寒璐同感惊讶。

    任佳盈点头,“就前面听罗天提到,他今晚会参赛。”

    梦楚儿看林逸,“那今晚逸哥哥岂不是要对上他?”

    饭毕。

    出了酒店,在酒店外一条富华街边,金大福珠宝店内。

    面对柜台内,一片雕琢精美,光泽动人的珠宝手饰,任佳盈全然不心动。

    看林逸。

    林逸上前,牵她手,把她牵到一边,“你没事吧?”

    “林逸,你心里真的一点都不怪我吗?”

    林逸勾嘴一笑,“我怪你干什么,相反,前面在酒店,你的做法让我很感动。”

    “是吗?”

    “嗯。”林逸点头,右手摸下她脸,“你说他帮你解过围?”

    任佳盈双手捧着他一手,无视周围一些人异样的眼光看来,“在开学时,我遇到了一位怪学生,那人好不简单,我身边四大保镖,还没反应过来,就倒了三位,最后还是他出面,给我们解了围。”

    “怎么解围?”林逸好奇。

    “就让那怪学生给他面子,放过我们。”任佳盈秀眉微蹙,陷入回忆,“当时那怪人真的给他面子,不但放过我们,还给了我三位保镖解药,原来我三位保镖是中了他的毒。”

    林逸勾嘴一笑,难怪你会跟他交朋友,原来还有这事。

    “对不起,林逸,我”

    “从我们相见起,你就一直跟我说对不起。”

    “我”任佳盈回想起来,好像真的是如此。

    林逸手从她双手中抽出,握着她一手,“我们走。”

    “去哪?”

    “房间。”林逸牵着任佳盈,走到珠宝店店长前。

    女店长笑问:“两位,有什么事吗?”

    “借床一用。”

    “借床?”女店长皱眉,借洗手间,一个月倒有那么一二回,这借床

    “就一会。”

    女店长看眼梦楚儿与寒璐,她们正在挑选手饰,兴致颇高。

    再见身边两男两女,她们像极他们助手,一时更不敢得罪。

    “俩位,跟我来。”女店长嘴上露出职业的笑,转身带路。

    林逸牵着任佳盈小手跟去。

    赵芷四保镖对看眼,能见彼此眼中异样,却也跟上。

    “这个房间是留给老板女儿的,不过她经常在其它分店窜,过来睡得话一个月也没二回,所以还算干净。”

    “多谢。”

    林逸把任佳盈直接牵入,反锁房门。

    女店主与四保镖愣在门外,一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点尴尬。

    低调豪华的房间,干净柔软的大床。

    想到前面的事让林逸不愉快,任佳盈双手主动勾抱他脖,小嘴亲上他嘴。

    林逸抽开嘴,“你不怕了?”

    任佳盈眼光闪烁,眼底有丝惊慌,“不怕。”

    林逸勾嘴一笑,明明就很怕我,却还倔强,这不是爱,又是什么呢。

    任佳盈脚丫一踮,小嘴又封上他嘴。

    林逸温柔回应。

    拥吻着去到床边,倒下

    “嗯?”任佳盈发现什么,“你在给我输送力量?”

    “你的力量不但,还不及我十分之一,我必须要让你强大起来。”

    “林逸”任佳盈双眼涌出水雾,淌下两行泪水,“我前面带得人伤害了你,你不但不怪我,还给我灌力”

    “傻瓜,伤害我的人又不是你,给你灌力,只是在执行我身为你男人的责任与义务罢了。”

    “林逸”任佳盈满心感动。

    林逸封住她小嘴。

    一会,从床上下来。

    “咻”

    黑光一闪,林逸手中多了两瓶丹药,“这两瓶丹,一个可以补充你体力与强化你身体,一个可以补充你精神力跟强化你大脑,你每天各服用一粒,直到服完。”

    任佳盈看丹瓶,再看他脸,眼色痴迷。

    林逸各倒出一粒,“把嘴巴张开。”

    任佳盈听话,张开小嘴。

    林逸食指与拇指拿着丹药,放她小嘴内。

    指根在她唇边滑过,感觉一爽。

    任佳盈吞服,顿时感觉一股暖流从胃扩散全身,全身一下荡起被强化的快感,好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