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第49章 赚到二千万了--

49.第49章 赚到二千万了

    “嗯”林逸眉头皱起来,双手抱肚,一脸痛苦。

    召天奇怪,“林少,你怎么了?”

    “娘的,肚子估计是饿坏了。”他压低声音冲众人叫,“谁有纸,我要方便。”

    众人面面相觑,大感意外。

    现在是最关键时刻,任谁也没想他会拉肚子,而瞧他咬牙切齿,满脸扭曲模样,好像就要拉到裤上了。

    “老大,这个时候谁会带纸呀。”

    “要不回归原始时代?”

    “我一般是用树叶解决的,老大,要不我给你找树叶”众小弟你一言我一语道。

    “擦!要树叶老子怎么不会弄。”他抱着屁股,转身跑,模样很是狼狈。

    众小弟看着他背影,一些人笑了,一些人却皱起眉头。

    旁边一小弟悄悄问:“天爷,要他当领我们,妥不妥?我总感觉他还嫩了点”

    召天看着林逸逃去的方向,一缕诡异的凶光在眼中快速闪过。

    旁边的小弟感到了杀气,答案不言而喻。

    看样是跑入了一片小树林,借着黑夜朦胧的光,林逸一个身子直接隐形,朝着前面别墅小心翼翼不发出声音,而又快速飞奔而去。

    二千万,老子来了!

    照召天说,一千万装一个箱子,那两个箱子内钱完全一样多,如此也说明另个箱子内也装着一千万。

    林逸一口气冲到别墅门外。

    “谁?”突然,大门口,一道身影窜了出来。

    隐形中的林逸身子一顿,万没想这名小混竟会直接冒出来,也幸好自己有带物隐身术,隐着身形,否则他此时非被他撞见不可。

    小弟在面前左右扫看起来,仿佛在黑暗中藏有什么杀手一般。

    而在远处,躲在一片竹林的召天一大帮人,无不蹲低身子,一个个硬是不敢大喘一声。

    林逸见他堵在门口不走,立即捡起一块石子,朝着左边一草丛直接扔去。

    “咣”

    “嗯”小混身子一震,一把扭脸看向草丛。

    声响正是从那草丛中发出。

    他从腰间抽出一把手枪,朝那草丛谨慎靠近。

    却不知在他面前,一个人正隐形着笑他白痴。

    林逸直接溜入大门。

    穿过院子,进入里面厅门。

    “要不要,不要的话就过。”大厅上,六名男子围在一块打牌,其中两男在旁边观看。

    那紫发男犹豫二步,眼中突然绽出疯狂之色,“一对2!”

    “我草,老子一对4,你一对2,你疯了。”黄发男白他一眼。

    “我没疯。”紫发男放下两张3,叫,“一对3。”

    林逸悄悄来到紫发男身后,看着他手上的牌。

    这种打法林逸小时候也玩过,在他家乡叫什么十三张,也就是四人手上十三张牌,3最依次是4,而2是最大的。

    而像紫发男这样用一对最大的2,来压上家的一对4,也难怪对方认为他疯了。

    林逸一只手拍了紫发男左肩。

    紫发男立即看向左边的瘦男,“你干什么?”

    瘦男问:“凯哥,怎么了?”

    紫发男凶叫:“老子问你怎么了?”

    瘦男一脸奇怪看他,猜测他是不是因为手上的牌不好,把心中的恼火发泄到自己头上。

    然,趁着他们斗嘴一刹,林逸去到黄发男身后,把他腰间挂着的一串钥匙给偷了。

    林逸转身,迅速朝大厅里头进去。

    在这六人中,也只有这黄发男有钥匙,林逸只好赌一把。

    转入一条走廊,走到尽头,林逸看着面前的门孔,顺手将一把钥匙推入。

    门锁突然开了。

    隐形中的林逸勾嘴一笑。

    推门进入,行到床边,将床上搁置的两大箱子直接拎起。

    透视眼扫去,只见箱内是满大箱一捆捆的钱。

    钱还在。

    他带着两箱钱一隐形,连忙行出。

    出了房,再将房门反锁。

    从走廊退到厅里。

    “我草,哪个狗子偷了老子的钥匙!”黄发男从桌边激动的窜了起来。

    退到厅上的林逸,将手上的钥匙直接扔他脚下。

    旁边打牌的三人与围观的二人,当下也站了起来。

    那钥匙可是关系到二千万的事,要是二千万不见了,他们估计要掉脑袋。

    “乖乖的,吓死老子了,原来是掉下来了。”黄发男看着脚下的一串钥匙,抹了把冷汗,笑道。

    其余人也松了口气,但还是一男跑到走廊去。

    一会他跑出来,笑说:“门还锁着,啥事也没有。”

    听到这话,出到厅门口的林逸,握紧两大箱子,心头一喜,加快脚步走开。

    会带物隐身,就是它妈的爽。

    这些人渣的钱都被老子偷了,竟然一点反应都没

    竹林后。

    见那名守门小混,行回别墅,召天与众小弟才松了口气。

    “他怎么还没回来?”召天看着后边小树林,感到奇怪。

    “天爷,估计老大还在闹肚子。”

    “说不定是拉好了,但弄脏了手,一时没好意思回来。”

    “我猜也是这样”众小弟嘀咕道。

    召天笑了笑,见自己兄弟并没完全恭顺林逸,那他就放心了。

    只是一时担心隐形侠在附近,冷道:“谁敢再拿林少开玩笑,老子就一枪崩了谁脑袋。”

    众人纷纷吓一跳,本还想再开林逸玩笑的几男,硬是闭上嘴。

    也只有少数几人,才明白召天如此说,并不是对林逸有多恭敬,而是畏惧他牛叉的朋友。

    “你去看看,要是林少没法解决,你就到车上拿纸去。”召天对旁边一小弟道。

    “是,天爷。”小弟应声,朝那小树林直接去。

    这小弟没还跑入小树林,在小树林中,林逸行了出来,“我擦,你们这帮混蛋,刚才谁说用树叶的,害老子弄脏了手。”

    见他回来,召天心中升起的一丝疑惑,才算解除。

    见他行过来,一小弟笑说:“老大,那你没事吧,要不要先去洗手?”

    林逸随意说:“没事没事,刚在草地上搓了一把,应该干净了。”

    这货把手放在鼻边,故意深嗅了口,突然大皱眉头。

    “我草”

    “老大你”

    “真重口味,哈哈”众小混见他如此,脸上纷纷露出一个古怪的表情,只是不知为何,见他这么卑鄙的模样,他们感觉与他好像又亲近了点。

    召天直接说:“林少,时间不早了,是不是该让你朋友动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