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第51章 这钱哪来的--

51.第51章 这钱哪来的

    只见一名二十六岁左右的女子,正拿着毛巾擦头发,而她一个身子竟寸丝不挂。

    “呃”林逸张大嘴巴,睁大双眼,直接呆住。

    眼前刺激眼球的火爆画面,让他恨不得立即再长出几只眼。

    “流氓,快出去!”杨诗诗羞得满脸通红,却见这牲口被人点了定身穴一样,就是定在门口望着自己。

    眼见里头的美女就要发飚,林逸总算反应,“我有近视眼,我什么也没看见。”他转身溜开。

    可恶杨诗诗跺跺雪白的腿脚,上前一把将房门关上,反锁。

    前面因为与男友通电话,进来时竟忘了反锁门,而挂了电话就直接洗澡,没想这刚洗好头,关掉水源,正想擦干头发再洗身子,不料一个异性就直接撞了进来

    这让至令还保留完璧之身的她情何以堪!

    外头,林逸回到房里,关上门,心头一阵扑通扑通跳。

    这妹子身材这么好,皮肤这么白净,是干什么的?

    难不成是模特?

    他轻轻摇头,这也才想起,姐说过这里有四位女房客,如此看来,这美女就是第四位了。

    想到俏美护士姬香兰,以及那双胞胎姐妹花跟自己仙女姐姐夏媚,再想到这刚撞见的如花似玉美女,他心头突然爽了起来,他当下发现,与众美同居一所别墅,以后的日子简直爽爆了。

    光是想想,这货身体某个部分硬了。

    “哗啦啦”杨诗诗匆匆洗了身,出了浴室,三步并二步,逃也似的,冲到林逸旁边房间,把房门关上,反锁。

    林逸开门出来,看着她房间,扬嘴一笑。

    原来这美女住我旁边啊。

    这么害羞的样子,难道还是处?

    他笑着摇头,行入浴室。

    一会,林逸洗好澡,从浴室出来。

    正想回房,就见穿着一身单薄紧身服的夏媚上来。

    “姐,你来了。”他冲她笑。

    夏媚一双眼却在他身体打转,“小屁孩,快回房间穿好衣服去。”

    林逸看自己只穿了一条短裤,再见姐脸上有丝羞态,他开心一笑,忙回房。

    穿好衣服,林逸开门。

    夏媚问:“刚才发生什么事,我貌似听到有人叫?”

    林逸笑看着她,想到前面的事,有点尴尬起来。

    要是说自己开了浴门,撞见那美女洗澡,估计姐不把自己当色狼看待才怪。

    “媚姐,你来了。”旁边,一个房门开了。

    只见杨诗诗穿着一条碎花白裙,勾勒出一道完美的曲线,显得纯洁而又性感,很是迷人。

    “诗诗,你没事吧,是不是我弟刚才欺负你了?”夏媚牵着她手询问。

    从模样来看,杨诗诗比夏媚年纪还大了点,但从气势来看,夏媚明显比她强。

    杨诗诗看向林逸,想起前面的事,眼中闪过一丝羞怯之意,“没事,你弟比我小好几岁呢,他怎么敢欺负我这个大姐姐。”

    林逸顺着她话,笑问:“大姐姐,还不知怎么称呼?”

    “杨诗诗,你叫我诗诗姐就好了。”

    林逸笑叫:“诗诗姐,我叫林逸,要不你叫我小逸逸,前面”

    杨诗诗脸色紧张起来,她好不容易才将刚才的事盖过去,没想他还提。

    “媚姐,我有个约会,先走了。”她看夏媚一眼,直接走。

    夏媚冲她叫,“注意安全。”

    “我会的。”杨诗诗直接下楼梯。

    林逸看着杨诗诗背影,好一会没回过神。

    “看什么呢?”夏媚问。

    林逸笑说:“姐,她好漂亮,身材也棒棒的,是模特吗?”

    “模特?”夏媚直接行入他房间,“人家可是空姐。”

    “空姐?”林逸喜道:“难怪这么美了。”

    不知她穿空姐服会怎样?

    林逸跟入房里,见她东张西望,奇怪问:“姐,你找什么?”

    “你前面不是提了二大箱子进来?”她盯着前面衣橱,除了这衣橱,周围都没地方可以放那箱子。

    林逸好意外,这她也知道?

    夏媚看出他疑惑,笑说:“我前面虽在房里练功,但不是有窗户吗?如果有人要进你家,你会不会看一眼呢?”

    “会。”林逸扬嘴一笑。

    夏媚说:“那就是。”

    那箱里可是钱呐,我要不要拿出来?

    拿出来会不会吓到她?

    林逸有点犹豫。

    “怎么,那箱子里装着见不得人的东西?”夏媚说着行向那衣橱,“那我更要看了。”

    林逸快她一步,把衣橱里两个大箱子直接提出来,搁在一电脑桌说:“姐,见不得人倒没有,但你见了,我怕吓着你。”

    夏媚双眼看着这两大箱子,更发亮起来,“老娘天不怕地不怕,还有什么可以吓到我,赶紧把箱子开了,我要检查。”尤其后面四字,她语气坚定。

    林逸想到这里是她别墅,她说要检查箱子,貌似也说得过去。

    “姐,那就让你开下眼。”林逸将一个箱盖一把打开。

    “呃”夏媚看到满箱的钱,美目一下大睁。

    林逸嘴上嘿嘿一笑,又立即将旁边箱盖掀开。

    “什么”夏媚浑身一震,又吓一跳,只见旁边大箱内也装满一大箱钱。

    夏媚看着林逸的脸,又看着这两大箱钱,然后再看着他的脸,旋即她镇定下来。

    林逸好生意外,她的表情就像变戏法一样,说收就收。

    “这钱哪来的?该不会是”后面的偷字她没讲,但很怀疑。

    林逸笑说:“姐,还记得我说过的鉴宝能力吗?”

    夏媚秀眉一皱,一双美眸眯起来,眼光强烈了点,难不成两大箱钱,是他自己赚到的?

    “前几天我去河边玩,发现二块宝石”

    夏媚接他话说:“这钱就是那宝石换来的?”

    林逸点头。

    夏媚眯眼看他,很是怀疑,可如果不是这样,这钱又是哪来的。

    夏媚说:“你鉴定能力这么强?”

    林逸笑说:“姐,我说我天生有鉴定这方面的神通,你信吗?”

    夏媚双眼又一眯,眼光再次强烈,在这秒,她竟感觉他很神秘,好像在他身上有不为人知的秘密。

    “我信。”夏媚点头,她的目光又落在钱上。

    林逸把两大箱子盖上,一个箱子直接递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