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第52章 手可真滑--

52.第52章 手可真滑

    夏媚看箱子,又看他脸。

    林逸笑说:“姐,想请你帮我购部法拉利,这箱钱就先放你那。”

    夏媚接过钱,笑了,“咱们是姐弟,你要帮忙,姐一定全力帮你。”

    她一时思索着要坑他十万好,还是坑他一百万好。

    林逸说:“姐,这整箱钱刚好一千万,要是钱不够你再跟我说,我要那种最酷最拉风最顶级的超级法拉利跑车。”

    夏媚笑容更加灿烂,“没问题,姐包你满意。”

    林逸点头,“谢谢姐。”

    “客气啥呢。”夏媚看着他,目光又复杂起来。

    这小子一赚就是二千万,要是跟他亲近一点,说不定我很快也能发一大笔财。

    林逸看着夏媚,只见她脸蛋白皙娇嫩,惹人怜爱。

    他一只手忍不住伸向她脸,刚一触及她脸蛋,上面顿时传来一片柔滑与弹性。

    夏媚目光从他脸上收回,移到他手上。

    这货还忘乎一切,爱不释手的在她脸上摸着。

    “你干什么?”夏媚问。

    林逸反应过来,这才收手,“姐,你脸可真滑,摸起来真舒服。”

    夏媚目光冷了点,犹豫着要不要给他一掌,好让他当场吐血,看他以后还敢不敢调戏自己。

    “姐,你生气了?”林逸说:“貌似姐前面还捏过我的脸,我只不过是这样轻轻摸了一下你”

    夏媚想起前面自己确实掐了他脸,此时被他摸脸,要是生气,那就说明自己气量太小了。

    “生啥子气,姐只是奇怪,问声而已。”她很是大方的说。

    “我就知道姐不会生气的。”林逸把另一箱子钱,塞回衣橱,上前笑说:“咱们可是姐弟,被弟摸下脸,姐要是生气,那就是我当外人看了。”说着这话,他一只手又搂向她的腰。

    夏媚身子一颤,莫名紧张起来。

    林逸却搂着她,推着她走,“姐,我请你吃夜宵去,为了拿这钱,我到现在还没吃晚饭呢。”

    不知为何,被他一手这样搂着自己的腰,她竟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长这么大,强悍的她从来不需别人保护,也从没人主动保护过她。

    而此时林逸一手搂她腰,竟产生了一种类似于保护的新鲜感。

    见他只是搂着自己腰,并没进一步行动,她这才没有发作。

    “好,这是你说的哈,一会我要吃一份大餐。”夏媚坚定说。

    “没问题。”林逸根本不在乎钱,见仙女姐姐被自己搂在手里,竟没任何反抗与拒绝,他心里一时好不高兴。

    原来仙女姐姐也这么放得开,照这样发展,那我跟她不就很快会

    夏媚心想:这小子动不动就塞一千万给我买车,他难道就不担心我坑他的钱?

    而且瞧他跟我这么亲近的样子,该不会,他真的把我当成他姐姐?

    夏媚扭脸看他脸,见他脸色亲切高兴,她一时更肯定这一点。

    半小时后,紫薇花园斜对面,新城大酒店,一楼大厅。

    “这个,这个,还有这几个,我都要。”夏媚对旁边一女服务员道,此时她身上换下了那单薄的紧身衣,穿了套正式的白西装。

    女服务员点头,“好的。”

    夏媚看林逸。

    林逸笑问:“姐,要喝酒吗?”

    夏媚点头,又对女服务道:“再来瓶最好的红酒。”

    “好的。”女服务员在菜单上备注着,点头。

    夏媚说:“就这些。”

    “俩位请稍等。”女服务员笑着走开。

    夏媚看林逸,笑问:“弟,你不会怪我点这么多菜吧?”

    林逸笑说:“姐,你知道的,我不差钱,你要是点少菜了,我才会怪你。”

    “那就好。”夏媚灿烂一笑,自己狠宰他一顿,而他竟然还这么乐意,她心中自然也高兴。

    夏媚叹口气说:“唯爱与美食不可辜负啊。”

    林逸笑说:“姐,美食我肯定能满足你,不过,这爱嘛”他看她,眼生古怪。

    在外人眼里,他眼色暧昧。

    “姐说得爱,不止是爱情。也包括亲人之间的爱,朋友之间的爱”

    林逸一只手握着她雪白的纤手,“姐,你放心,弟一定不会辜负你。”

    夏媚看他的手,再看他脸。

    林逸对她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好像他摸她的手,并不是要占她便宜,而是一种纯粹的弟弟与姐姐之间的亲密互动。

    “姐,怎么了?”这货假装不懂问。

    难道他心里,真的把我认定他姐姐?

    如果是这样,那被他摸下也没什么吧?

    算了,免得他以为我小气

    夏媚扬嘴一笑,“没事。”

    林逸见她没反对,一只手光明正大摸起她的手,“姐,你的手可真滑。”

    光是露在外面的脸蛋与跟手掌背就这么滑,他不敢去想,那包裹在衣服底下的肌肤,会是多么的娇嫩光滑。

    “那当然。”夏媚心道,我腿脚还更滑呢。

    右边,一名八字发男从一个包间出来,没走几步,他身子一顿,一双眼盯着林逸与夏媚,尤其是盯着林逸,眼里泛起古怪的亮光。

    真是天助我也,竟然在这被我撞到这小子!

    没想到你小子竟然这么色!

    他盯着林逸握住夏媚手掌背的手,心里越发沉重起来。

    秦硕可以想到,他跟校花梦楚儿在一起,这个色狼会对她做出什么样举动来。

    在这一刻,他对林逸与梦楚儿还没上床的一丝憧憬被彻底敲碎。

    可恶!

    小子,我要整死你

    秦硕眼中生出一丝毒光,在周围扫看眼,突然行到一边。

    “小朱,进来。”不一会,他对一女服务员叫。

    那女服务员愣了下,忙跟他进入包厢,“秦少,你找我有事?”

    女服务员明显紧张,秦硕可是这酒店老板娘唯一儿子,要是做他女友,那她就直接乌鸦转凤凰,不用再做服务员这种低人一等的工作了。

    秦硕拿起她托盘上的红酒,将木塞拔出,一包药粉直接倒下。

    再把木塞塞回,把整瓶红酒放回她托盘,“小朱,一会下班到我房间来,我有话跟你说。”

    女服务员双眼一亮,看看红酒,又看看他,一时进行天人交战。

    “去吧,死不了人,天塌下来我会顶。”秦硕一只手拍拍她后背,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