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第53章 我不能见死不救啊--

53.第53章 我不能见死不救啊

    “嗯。”女服务员怕他生气,点头,转身走。

    出了包厢,女服务员端着红酒与酒杯,去到林逸桌边,将酒水与酒杯放下,“俩位请慢用。”她转身,逃一般走开。

    看向包厢那边,站在包厢门口的秦硕冲她一笑,轻轻点头。

    女服务员立即走开,走到远处,却也扭脸看着那一桌上的红酒。

    面对满桌丰盛的大餐,林逸与夏媚直接开吃,俩人几乎忘了喝酒。

    从中午到现在深夜都没吃饭,林逸此时饿得只想填饱肚子,哪还顾得上喝酒。

    斜对面,秦硕焦急等待着。

    终于,林逸一只手抓上那瓶红酒。

    拔了木塞,倒向面前一个杯子。

    看到这一幕,秦硕左边嘴角一笑,小子,过了今晚,梦楚儿势必会跟你分手!

    到那时,我一定能把她泡到手!

    就在这时,一道倩影突然挡住了他视线,去到林逸身前。

    林逸当下也看到,来到身边的女子竟然是前面与自己误上过床的女警。

    只见她此时一身警服,整个气质与前面气质完全不一样。

    林逸心头怦然一跳,没想她穿这警服会这么动人,尤其是她丰傲的胸襟,那绝对是所有男人致命的凶器。

    周飞燕没想他一见自己,就盯着自己胸部猛看,而且还流露出向往的表情。

    “小子,马上跟我走一趟。”周飞燕抓着他一手,不由分说道,“我怀疑你跟一件案子有关。”

    林逸问:“什么案子?”

    “与女人有关的血案!”周飞燕严肃说。

    林逸问:“什么意思?”

    “立即马上跟我走,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周飞燕加重语气,当下也审看着旁边的夏媚。

    夏媚也似笑非笑看她,俩人眼中同样生出惊艳之色。

    “要我跟你走也可以,但得等我喝完这瓶酒再说。”林逸拿起酒杯,放在嘴边,慢悠悠的喝起来。

    瞧他模样,要喝光这瓶酒,至少得一个小时。

    “我前面貌似救了你一命,你现在不报答我也就算了,还要抓我啊?”林逸笑说。

    周飞燕想起前面,在那条死巷里被他拍屁股一幕,脸色一下涨红,不耐烦道:“只要这瓶酒喝完,你就跟我走是不是?”

    “是。”林逸点头,倒也想看看她要干嘛。

    “好。”周飞燕一手抓起红酒,酒嘴塞入小嘴,一下咕噜噜喝下。

    “你”林逸看着她,有点傻眼,但不得不说,她如此喝酒的模样,很是动人。

    夏媚看看周飞燕,再看看林逸,眯起双眼,猜测他与她之间的关系。

    “咣”周飞燕将空酒瓶放在桌上,一把手枪掏了出来,指着林逸的脸,“现在马上跟我走,否则老娘就地执法,一枪崩了你。”

    “呃”

    “我们快走!”

    “她要开枪”旁边几桌食客,吓得无不散开。

    林逸见周飞燕真要发飚,当下也不敢怠慢,“姐,你别误会,这是我跟她之间的一点私人恩怨,并不是她说的”

    “走!”周飞燕冷叫。

    夏媚点头一笑,“姐信你。”

    “走就走,爷还会怕你。”林逸去收银台结了账,与周飞燕直接行出酒店。

    斜对面,秦硕看着那桌上空空的红酒瓶,再看向走出酒店大门的林逸与周飞燕。

    他脸色一狠,连忙跟出。

    “呜”酒店外,周飞燕把林逸押上一部警车,将警车当场开走。

    “可恶!”

    “该死”

    “真是该死”秦硕看着那飞快驶去的警车,在地上一阵跺脚,怒火冲天的握紧双拳。

    眼看他喝下那春波荡漾药,势必会跟女人做出那事。

    而这个时候,他只要拍录一段视频发给梦楚儿,就足以毁了他与梦楚儿的爱情。

    现在可好,喝下那春波荡漾药的是那女警,而伴随他们走开,他们就算发生关系,他想要拍录视频,也根本拍录不到。

    不一会。

    开着车的周飞燕发现了问题。

    脑袋里晕乎乎的,全身如着火一样发热,在身体生理上,竟产生了一波强烈的需要。

    “嘎”她一脚踩下刹车器,要是再这样开下去,她非发生车祸不可。

    周飞燕看着副座驾,被她铐着双手的林逸。

    林逸一时也看她,不知为何,他身体也一阵发烫,脑袋中总浮出那种念头。

    “小子,你在那酒里下药了?”她发现自己的意识迷糊起来,身上仿佛有无数的蚂蚁在爬走,很是难受。

    林逸笑说:“要是下了药,我不是也喝了吗?”

    “你这个流流氓,我要杀了你”她抽出手枪,指向他,然,她一个身子禁不住发抖起来,竟发现一时连握枪的力气都没有,一只手直接垂落下去。

    “不会喝喝酒就别喝嘛现在喝喝醉了吧。”林逸咽下口水,一团燥热在他体内渐渐涌出来,全身越来越热。

    “嗯”一声动人的吭叫,周飞燕身子软趴在方向盘上,直接晕过去。

    “喂你别醉呀喂”林逸正想推醒她,谁知手一触碰到她身,他全身燥热顿时如浇了汽油一般,更加猛烈。

    可恶,晕在这里,要是有流氓经过,她还不被人给

    林逸在周围扫看眼,盯着旁边一家宾馆。

    他关了汽车引擎,一咬牙,强忍着身上的难受,从她身上摸出一串钥匙,将自己双手上的锁铐直接解开。

    下了车,林逸绕车一圈,打开她的车门,把她直接扶抱下来。

    “你丫还真重”林逸咬紧嘴唇,屏弃一切邪念,把她连拽带抱扛入宾馆去。

    510房。

    林逸把周飞燕放倒在床。

    去反锁了房门,回到床边看着她。

    “嗯”

    “好热”

    “水,我要喝水”床上,周飞燕一张俏脸布满动人的红晕,一双眼半开半合,眼内却全是痴醉之色,一个身子在床上不断扭动着,很是难受。

    林逸咽咽口水。

    她一定是被下了春药

    我要是不救她,那她就会死。

    我不能见死不救啊!

    “热”

    “水,我要水”

    “救我,快救我,我身体着火了”

    周飞燕被警服包裹的身子,在床上更加激烈扭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