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第55章 二百万赎你命--

55.第55章 二百万赎你命

    “我你”肖丽萍更加傻眼。

    赵营却吓一大跳,不等他反应,几小弟就硬把他压跪在地。

    “啊”胯中的伤口被撕裂,一时痛得赵营一阵猪嚎。

    肖丽萍脸色一毒,从兜里抽出一把弹簧刀,弹出刀刃,上前,一把贴放在林逸脖颈上。

    我草林逸身子愣了下。

    肖丽萍手发抖起来,疯叫:“放我男朋友!”

    按着赵营的几名小弟,当下松开赵营,紧张围着肖丽萍,缩小包围圈,看看她,又看看林逸。

    “小子,叫他们滚开!”肖丽萍疯叫。

    林逸看着她,不惊却笑了。

    肖丽萍发现他笑容很是恐怖,还来不及多想,就见他的脸化成空气,他的身体同样也消失不见。

    “啊”她吓一大跳,他就这样凭空不见了。

    “什么!”

    “这”

    “他是隐形侠?”众小弟也吓一大跳。

    肖丽萍吃过隐形人的亏,但怎么也不相信,林逸就是那隐形人。

    隐形着的林逸抓住肖丽萍握刀的手,把她手上的刀,一把夺了过来。

    现出身来,刀子架在她鼻子上。

    “呃”肖丽萍浑身一抖,看着眼前的刀,感受着刀上的冰凉,她硬是不敢再动一下,身子却因为恐惧而微微发抖。

    她这时才知道,她惹上的人,是多么可怕的存在。

    她前面本以为,一切计划都尽在掌握中,今天终于可以报仇血恨,但这时才发现,前面想法是多么可笑。

    一个个小弟看着林逸,眼色复杂。

    “谢谢。”林逸对旁边空气叫。

    十几名小弟纷纷看向那空气,仿佛在那空气中,还隐藏着一个人。

    现场气氛明显压抑起来。

    “还有隐形人?”

    “记得天爷说过,老大跟隐形侠是好朋友”

    “难道老大不是隐形侠,而隐形侠就在现场?”众小弟紧张嘀咕起来,很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林逸笑说:“你们不要误会,我刚刚之所以隐身,是因为我的朋友隐形侠一只手放在我背上,把我带动着隐形,我虽然也很想拥有这么变态的隐形术,可这牛叉隐形术,也不是谁想拥有就可以拥有的”

    “原来是这样。”

    “隐形侠果然在这。”

    “原来老大刚才的隐形,是被隐形侠带动隐形。”

    “老大原来不会隐身”众小弟又嘀咕起来。

    见他们这么好糊弄,林逸心中简直乐开了花,你大爷我会隐形,就是不让我们知道

    “不许动!”一个毒声突然响起。

    所有人闻声看去,同时又吓一跳。

    只见面前跪着被一时忽略的赵营,手上拿着一把枪,指着林逸。

    “呃?”面对这黑乎乎的枪口,指着自己的头,林逸着实吓一跳。

    “小子,去死吧!”赵营毒叫着打开手枪保险,眼看就要扣动扳机,一旁的肖丽萍却突然被林逸拉到身前挡住。

    “隐形侠,给我杀!”林逸对着右边的空气叫。

    赵营吓一跳,枪口立即指向那边空气。

    就在这时,林逸把身前的肖丽萍一把推向他。

    而旁边的小弟,也当场扑了上去。

    “砰”一记枪声响起。

    “啊”紧跟着,肖丽萍发出一声惨叫。

    她一只手臂直接中枪。

    “砰!”

    “啊”马上,又一记枪声响起。赵营腿上当场也中枪。

    “快走”

    “杀人了!”

    “他们有枪”

    远处,在窗口,在路边,以及在车上观看热闹的群众,霎时无不跑开。

    赵营手枪被抢,被几名小弟直接按跪在地。

    肖丽萍同样被狠压跪在地。

    “啊啊”

    “啊啊”

    新伤旧伤加到一块,痛得赵营与肖丽萍倒抽冷气,全身发抖。

    “你丫的,你爷的,你倒是杀啊,你现在倒是来杀我啊”林逸上前,一只手由轻到重拍打赵营的脸。

    然后又行到肖丽萍身前,一根手指对着她额头猛戮起来,“肖丽萍,你不是很嚣张吗!刚才不是很威风吗!现在嚣张起来啊!快威风给我看看啊”

    肖丽萍看着他,一时痛得泪流满面。

    “老大。”一名小弟将一把手枪递给林逸。

    林逸接过枪,枪口直接对着肖丽萍额头。

    “啊”肖丽萍吓得浑身大抖,她裤子当场湿掉,空气中散发出浓重的尿臭味。

    “吓尿了?哈哈”林逸笑着,走到赵营身前,枪口对向他头。

    赵营吓得脸色一阵发青,强忍着腿上的枪伤与胯中的蛋痛,对着他就是一阵磕头,“老大饶命!老大快饶命!小弟知错了,小弟根本不知道你是帮里的新老大,要是知道就是给我一百个胆,我也不敢再找你麻烦”

    再抬起脸时,他额头已经敲红,眼泪鼻涕满脸可见,他突然看向旁边肖丽萍,狠毒叫:“都是她!就是这个疯波娘害我的,从头到尾都是她的错老大,求你饶我一命,我做牛做马一定会好好报答你”

    旁边吓瘫的肖丽萍听了他的话,简直不敢相信的睁大双眼。

    这个男人,这个她愿意托付终生,并发过誓要跟她生死与共的男人,此时竟然出卖她求荣。

    她心里那个痛啊,当下就像一把刀串着她的心,放在大火里烤。

    “赵营,你这个王八蛋”肖丽萍怒极痛极的叫。

    “你这个疯婆娘,要不是你,我会落到现在这种地步吗,这都是你的错!”

    “你个王八蛋,我要跟你拼了”肖丽萍眼泪汹涌而出,发疯挣扎着,看样就要扑上前,把他给撕了。

    “来啊!你这个害人精,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赵营也发疯挣扎起来,像条疯狗一样,想要扑上去咬她。

    众小弟面面相视,一个个感觉有趣的笑了。

    “通通给老子闭嘴。”林逸冷道。

    肖丽萍与赵营当场安静,俩人看着林逸,眼里满里恐惧。

    林逸盯着赵营,问:“有钱吗?”

    赵营点点头,“有有”

    林逸示意小弟放开他。

    跪在地上的赵营,一下坐倒在地,“老大,你给你二十万,求你放我一马吧,我一定做牛做马”

    “二百万,赎你一条命。”林逸打断他话说。

    赵营睁大双眼,眼内一片惊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