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第56章 老大身份被识破--

56.第56章 老大身份被识破

    林逸问:“没有是吧?”他指向地面的枪,慢慢指向他头。

    赵营发抖哭喊:“老大,我只有只有一百多万”

    “哦。”林逸掏出手机,按动几下,递给他,“马上把你那一百多万转到这账上,至于后面的尾数,再慢慢补上也行。”

    赵营接过手机,看他脸,再看手机,脸色一片凄苦起来。

    他当下也明白自己这时没有其它退路,连忙也掏出手机,登入银行后台。

    “给我盯着他,敢偷留一块钱,老子就让他吃一颗子弹。”林逸冷道。

    正想私存二十万的赵营,听了这话脸色大骇,当下将账上一百六十五万,全部转汇到他账上。

    “呼呼”林逸手机振响。

    林逸抢过手机看去,就见是条银行信息,提示他刚刚收到一百六十五万。

    “嘿嘿”这货勾嘴一笑。

    “老大,钱我已经给了,那我现在是不是”赵营紧张问。

    林逸看向肖丽萍,双眼眯起来。

    肖丽萍发抖说:“我没钱。”

    林逸笑说:“我知道你没钱。”

    肖丽萍看着他的笑,只感到一阵毛骨悚然,身子一阵阵发抖。

    “把她给我剥个精光,一丝不剩,我要她当着所有人面前出丑!”林逸命令。

    “是。”几名小弟恭应,上前一把狠撕她衣物。

    “啊啊啊”肖丽萍一阵痛叫,但不管她怎么反抗,她仍是无法反抗的被他们完全了使命。

    看着被撕碎一地的衣物,肖丽萍身子蜷缩着,一时痛到极点,羞到极点。

    “肖丽萍呀肖丽萍,你好自为之吧,与我作对,你死路一条,收队!”林逸冷哼一声,把手枪递还给身边一小弟,转身走。

    十几名小弟看看赵营,又看看肖丽萍,一个个冷漠无情行上后面的车,驶开。

    “呜呜”肖丽萍一时感到了冷,感到了痛,禁不住大哭起来。

    “哼”赵营毒瞪她一眼,咬紧牙关,从地上挣扎站起,一步步走开。

    走了一会,没走多远,林逸停下脚步,看向斜对面。

    斜对面,一名小混骑着摩托,快速驶开。

    林逸眯起双眼,莫名的感到不对劲。

    透视而去。在前面一个转角处,这摩托停了下来,小混掏出手机拨打。

    林逸盯着他手机屏幕,双眼慢慢眯起,眼光越发强烈。

    那屏幕上,电话号码显示虎爷。

    我草

    林逸心里抽了一下,见有部出租车驶来,他忙拦下出租车,上车。

    “呼”出租车直接载他走。

    刚才那小混一定是斧头帮小弟。

    他一定认出刚才那帮人是血狼帮人。

    也一定认出我。

    而且他一定听到他们叫我老大

    他给洪虎打电话,一定是告诉他这事。

    斧头帮人要是知道我既是他们老大,又是他们死对头血狼帮老大,估计会灭了我吧。

    林逸扬嘴一笑。

    老子有隐形术,有透视眼,还怕你们不成?

    天塌下来,我也能顶着。

    林逸掏出手机,拨打电话。

    “林少”电话一通,洪虎客气声音传来,“我有件很重要的事要跟你说。”

    林逸说:“这么巧,我也刚好有件很重要的事要跟你说。”

    电话那头的洪虎迟疑了二秒,说:“林少,那我们十点在金龙酒店见。”

    “就这么定了。”

    “再见。”

    俩人掐断通话。

    林逸看着手机,脸色复杂。

    很重要的事找我是假,想找机会干掉我吧。

    林逸对司机说:“去龙门酒店。”

    司机看他一眼,打了右转灯,驶了一会,在路口右转。

    去了龙门酒店,林逸叫了一顿丰盛早餐开吃起来。

    “呼呼”手机又突然振响。

    林逸掏出看去。

    却发现是血狼帮前老大召天来电。

    “喂”林逸接通。

    “林少,你朋友现在有没空?”召天有点激动的声音传出。

    “有事?”

    召天激动说:“刚得到情报,一会十点,斧头帮所有弟兄会在金龙酒店聚首,林少,这个机会非常难得,如果错过,以后恐怕没有机会。”

    “所有斧头帮弟兄,你确定?”林逸问。

    “对,其中还包括他们新帮主。”

    “哦,我知道了,我先看看隐形侠有没空。”林逸直接挂了电话,你妹,他们新帮主不就是我吗!

    没想洪虎叫齐了人,这么看来,是准备要干掉我了!

    马上,林逸又拨打召天电话,“小天,我那朋友没空”

    “林少,千万不能错过这个”

    林逸说:“小天,你别说了,爷我正烦着呢,有什么事回头再说。”

    电话那头的召天显然被刺激到,隔了几秒才说:“那我自己干,我这就带所有弟兄过去。”

    “随便你。”林逸挂了电话。

    这样就更好,最好你们枪战起来,一会我报警,让警察把你们通通给抓了!

    又吃了一会,林逸起身叫:“买单。”

    一女服务员过来,笑说:“一共是三十六”

    “多的算你小费。”林逸甩下一百块,转身走。

    女服务员拿起钱,看着他背影,见他果断与潇洒走开,她看着这一百块,眼里冒出笑花,这笔小费比他一顿饭还多多了。

    在酒店大门外,林逸拦了出租车。

    “小弟,去哪?”女司机问。

    “海边。”林逸上车说。

    “好咧。”

    “呼”女司机把出租车开出去。

    在海边吹吹风,看看大海,林逸转身上车。

    “小弟,失恋了?”边上等候的女司机问。

    “走,金龙酒店。”林逸说。

    “呼”女司机把车开出去。

    “小弟,你还年轻”

    “失恋就当是解脱呗,失去了一棵树,面对的可就是一整片森林”

    “小弟,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女司机一路念叨,车子最终停在金龙酒店斜对面马路边上。

    “大姐,我是失恋了,要不你今天陪我在酒店玩一天?”林逸冲她笑。

    “切我孩子都有好几个。”女司机笑容灿烂。

    林逸下车说:“不去拉倒,去的话,我给你一千块。”

    “切姐像是卖肉的?”女司机白他一眼。

    林逸递她二百,“不用找。”

    女司机收了钱,瞟他一眼,见他要走,忙叫,“这是姐名片,姐晚上有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