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第60章 舍身为姐解毒--

60.第60章 舍身为姐解毒

    林逸顿时感到她手上的冰寒。

    马上,一丝气体渗透胸口而入,竟是无比舒服。

    林逸看着夏媚,只见她脸色一时更加苍白,闭紧双眼,咬紧牙关,皱紧秀眉。

    林逸当下明白,姐姐是在拼命医救自己。

    “姐”他一时很感动,她都伤成这样了,竟然还不要命的来救自己。

    夏媚却没反应,持续了一会,她才收手。

    林逸看向胸口,那胸口浮起的黑掌印已经不那么明显,本是晕沉的脑袋也好受不少。

    “姐,前面听欧阳锋说,只有男人才能化解你身上的寒毒,是不是真的?”

    夏媚轻轻点头,眼中却挂起一丝羞怯。

    林逸说:“那让我来救你吧,你都不要命来医治我,为了你,我宁愿精、尽、人、亡!”后面几字他一字一顿,好不坚定。

    夏媚眼中的羞怯顿时更加强烈,“你好坏”她突然闭上双眼。

    林逸心头一阵狂跳,难不成姐同意了?

    “姐”

    她没有反应。

    “姐”

    “姐,你不要吓我”

    林逸当下发现,她是真的晕过去。

    前排开车的女司机问:“她怎样了,她没事吧?”

    “在前面酒店停车。”林逸突然叫。

    女司机看眼前面酒店,问:“不是说去医院。”

    “现在改变主意了。”林逸说。

    “那她不用”

    “废话真多。”林逸冷叫。

    女司机毕竟收了他钱,不敢多问。

    “嘎!”一声急刹,汽车停在酒店门前。

    “姐,你马上就好了。”林逸推开车门,把夏媚横抱起来,直奔酒店。

    女司机看着他背影,再看酒店,“他要对她做什么?”

    388套房。

    林逸把夏媚轻放在床,把她鞋子脱下。

    他将房门一下反锁,行回床边看着她。

    “嗯”

    “冷”

    “好冷”

    夏媚身子扭动着,本是憔悴的脸色,一时显得更加憔悴,楚楚动人。

    我还在犹豫什么?

    再不救她,她就要升天了!

    姐,我来救你了

    林逸一咬牙,剥了自己衣物,一把扑上她。

    下午。

    林逸慢慢睁开双眼。

    面前的视线一片模糊,神识苏醒的一刻,他感到了累。

    好像全身力量都被抽光了。

    “哗啦啦”左边传来水声。

    林逸看向左边,那水声正是从浴室传来。

    他看看床,再看看自己,猛得想起什么。

    床上剩他自己,但隐约还能嗅到幽兰的香味,这正是从神仙姐姐身上散发出来。

    想到自己前面与神仙姐姐上了床,他简直不敢相信。

    天呐,我竟然跟她

    我我

    林逸心头荡起一片身为男人的成就感。

    他这才明白,美女身下死,做鬼也风流这话。

    现在就是让他去想,他也觉得没什么遗憾。

    从床上爬起,他脸色一滞。

    在这床单上,一朵红花显得格外刺眼。

    天呐

    是第一次!

    神仙姐姐是处!

    她的第一次给了我

    林逸心头无比震撼起来。

    好一会,他才反应,忙下床,穿好衣服。

    不知道神仙姐姐会不会怪我?

    他看向浴室。

    “吱”浴门突然开了。

    夏媚身子裹着雪白的浴袍,赤着双脚丫行出。

    坦露出的俏脸与脖颈,有种独特的性感。

    想起前面与她的缠绵,林逸体内一热,莫名紧张起来,“姐”

    “小逸,你醒了。”夏媚却轻松一笑。

    她不怪我?林逸心头一松,从她模样来看,她会恨自己才怪了。

    林逸说:“姐,前面”

    夏媚看眼大床,望到那床单的落血,眼中生出异样,脸蛋一羞,“前面多谢你救了我”

    林逸看着她。

    夏媚感激说:“如果不是你的话,恐怕我现在已经”

    林逸心头大爽,“姐,没事,你身体怎样?毒解完没?”

    夏媚笑说:“我已经好多了,那寒毒也解了大半。”

    “呃还没解完?”林逸吃了一惊,当下坚定说:“姐,别怕,有我在呢,要不我现在再给你解毒”说着,这货干脆上前。

    夏媚退后一步,有点紧张道:“不用。”

    林逸坚定说:“姐,没事,你的身体重要。”

    夏媚眯眼看他,一时都看不明这货这么积极,是真的想医治自己,还是想占霸占自己

    “姐,你别误会,我不是随便的人。”林逸很肯定说:“你若不是我姐,就是拿把刀架我脖子上,我也不会给你解毒。”

    夏媚说:“小逸,前面辛苦你了,不过今天的事,你谁也不能说。”

    林逸点头,“姐放心,就是别人拿刀架我脖子上,我也不告诉任何人我跟你的事,现在也不早了,我先给你解毒吧。”说着,这货抓着她一只手,拉向大床。

    夏媚受不了他的热情,连退三步。

    林逸看她,皱眉说:“姐,你怎么了?”

    夏媚说:“小逸,我身体已经恢复很多了,接下来我可以通过自己运功,把体内的寒毒逼出来。”

    林逸仍不放弃,上前捧着她的手,“姐,你看你的手都这么冷,还是让弟代劳把你体内寒毒化解吧。”

    “不用。”夏媚抽出手,哪怕前面跟他发生过那事,她还是不习惯,被一个异性这样关心。

    若不是他前面为救自己,中了欧阳锋一掌,差点挂掉。

    若不是他前面是在给自己解毒。

    若不是他是自己认的干弟弟。

    就她这样被他破了身,她非杀了他不可。

    “姐”林逸还是有点想帮她。

    夏媚说:“小逸,姐知道你心肠好,但姐会没事的,你放心吧。”

    林逸扬嘴一笑,“那姐要是需要我解毒,就尽管来找我,咱们姐弟一场,这么重要的事情千万别客气,更不能找别人。”

    “嗯,我知道。”夏媚点头,看着他,眼中闪过一丝羞怯,“小逸,你先走,我随后再走。”

    林逸说:“不一起走?”

    夏媚扭开脸,“不用,你先走。”

    林逸看出她害羞,扫眼那床单上的红花,再看她一眼,心头荡起一喜,“姐,回头见。”

    “嗯嗯。”

    林逸这才转身走。

    夏媚送他出房,一把关上门,看着里头的大床,眼色复杂起来。

    外头,林逸乘电梯下了楼,直接行出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