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5.第615章 鬼王驾到--

615.第615章 鬼王驾到

    “嗡”林逸双眼一亮。

    “轰”灵幽脑中徒然轰动。

    “嗯”

    一股强大倦意传来,她秀眉一皱,双脚一软,倒下。

    林逸闪前,搂住她身,把她抱自己怀里,带到前面空地。

    “希望你醒来后,别怨我哈。”

    “嗡”

    将俩人衣物隐落,把她放地。

    林逸从魔灵戒中闪出一箱六瓶装大灌矿泉水。

    拧开盖,倒出在空,控水术徒然施展,将水操控在空。

    六大瓶矿泉水倒出完毕。

    林逸又抱起她。

    “哗啦啦”

    控水术下,浮在空气中的清水,化作一条水龙,不断来回冲洗俩人身子。

    哈哈

    爽啊

    洗干净身子,一波光雾包裹她全身,光雾异变,在她身上又裹了一套与先前一模一样,而很是干净的黑裙。

    林逸身上同样复制出了一套衣服。

    好在定力够强,否则,面对这一令人血脉喷涨的美人,林逸非对她做出什么犯罪的事不可。

    将她放躺在床,林逸站床边,盯着她脸。

    在温柔光线下,她雪白脸蛋,泛起淡淡红晕,姣美动人。

    一只手忍不住伸前,落她脸上,只觉她脸上一片娇柔爽滑。

    目光移到她柔柔小嘴。

    反正她也没醒,我亲一口没事吧?

    而且,我刚刚也控制住了自己,现在亲口也不过分吧。

    林逸咽下口水,拇指轻扫下她嘴唇。

    “呼”

    “拜见鬼王!”

    外头,突然传来一记急风声,与中年男女齐声恭叫的声音。

    林逸脸色一肃,转身,双眼一亮,透视去。

    石洞外,一时站着二男一女。

    一名身材魁梧的中年男,一身黑袍,脸上戴着一张黑色鬼脸面罩。

    这面罩竟无法看透。

    这男人面前,恭站着一男一女。

    男的头上戴黑帽,脸面长瘦发黑,看样四十岁,双眼空洞无神,恭敬看面前面罩男。

    女人脸色粉白,一嘴媚笑,三十岁模样,身材婀娜,身上穿着火辣的黑色短衣裤,同样恭敬看面罩男。

    我草

    刚才他们叫鬼王?难不成这男人是鬼王?

    林逸盯着面罩男,凝眼。

    他们在外讲着什么,隔了有点距离,竟听不清楚。

    林逸回头看灵幽。

    “咻”左手黑光一闪,将这张大床,连同大床上仰躺着的灵幽,直接收入魔灵戒置人空间。

    “呼”

    林逸转身,身形一隐,透闪出。

    “鬼见愁,鬼见笑,命你两在天亮之前,把人给我找出来。”面罩男双手后负,冷道。

    “是,鬼王!”身前男女恭应,转身冲闪去。

    俩人化作一阵风,消失在前面树林。

    原来他真是鬼王

    左边,一块大石后,林逸透视大石,盯住这面罩男。

    鬼王转身,推开石门,进入石洞。

    林逸扭脸,看向那男女冲去方向。

    找人?

    找什么人?

    不好,她们要是找下去,恐怕会找到楚儿她们那

    “呼”

    林逸瞬移去。

    一阵冲闪与透扫,

    林逸突然停下,靠着一包树丛掩身,盯着前面男女。

    “见愁大哥,好久没见,妹子好想你呀。”

    “见笑妹子,哥哥也想你。”

    前面,黑帽男鬼见愁,与白脸女鬼见笑,深情对望,彼此一只手,捧着对方的脸,两人嘴渐渐凑到一块。

    拥吻中,鬼见笑倒下。

    鬼见愁双手抱着她腰肢,慢慢放下她身,他身子压在她身上。

    “见愁大哥,妹子每时每刻都在想你。”鬼见笑双手捧着鬼见愁脸。

    “妹子,还是找人要紧,等咱们找到人给鬼王交差了,到时再好好玩玩。”鬼见愁伸出舌头,在鬼见笑右脸下方扫上。

    “咯咯咯”鬼见笑一阵颤笑。

    草,要不要这样

    后面,窥视她们的林逸,身体有点难受起来。

    脑中不由泛起方才给灵幽冲洗身体,方才没多想,此时一想,只觉全身一热。

    妈的,要不要先放灵幽出来跟她

    林逸伸出舌头,扫下干躁的嘴唇。

    “妹子,你去那边,保重。”

    “好,大哥也保重。”

    前头,鬼见愁与鬼见笑站起,吻别,一左一右闪开。

    林逸当下冷静了点,目光从鬼见愁背影,移到左边鬼见笑背上。

    她赶去的方向,正是庙楼那。

    “呼”林逸身子作化一股狂风,追闪去。

    不一会,在一方山腰,鬼见笑停下。

    “咦”

    “那庙里有火,这么说,有人在那,我得去禀报鬼王”

    鬼见笑转身,正想走,突然,一把灵光闪烁的剑,架她左边脖颈上。

    在她身前空气,林逸现身。

    “呃”鬼见笑脸色一惊,但看清林逸脸,她嘴上又挂笑,“小哥哥,你长得可真帅呀,看得姐姐好心动”

    林逸诛仙剑,架紧她脖肉。

    鬼见笑脸色一肃,嘴上的笑一下硬僵,立马能感受到这脖颈上的剑锋利无比,好像他轻轻一扫,就能削了她脑袋。

    “鬼王让你们找谁?”林逸冷问。

    鬼见笑紧张说:“小哥,你你是什么人?”

    “快说!”林逸加重语气,手上用力,剑刃一把勒紧她脖。

    “啊我说我说”鬼见笑一个身忙倒向右边,哪怕如此,这剑刃也勒破她皮肤,在她脖颈上勒出一丝细小的血线,溢出血水。

    林逸剑这才松开了点。

    鬼见笑忙说:“来找他儿子鬼小娃,顺便想看看鬼夫子跟鬼红娘是不是还在这”

    林逸总感觉这边有什么事,“那鬼小娃跟鬼夫子他们在这干什么?”

    “他们先前接了鬼王任务,带了一批新成员,在这魔源山历练,不过过了历练时间,他们却迟迟没归。”鬼见笑紧张道。

    林逸好奇,如果这边真有一批鬼门成员的话,那自己与鬼夫子鬼红娘他们交战就能遇上,但最终没见他们人影。

    “你没骗我?”

    “小哥,姐姐哪敢!”鬼见笑激动道。

    林逸冷道,“谅你也不敢。”

    鬼见笑看着林逸,双眼含笑起来,一只粉白的手,轻轻的扶在林逸这诛仙剑上,“小哥哥,你还想知道什么,你想知道什么,姐姐就什么也告诉你。”

    她一手温柔的推开剑。

    林逸看她,嘴上似笑非笑。

    “咻”黑光一闪,手上诛仙剑一把收入魔灵戒。

    “咯咯咯”鬼见笑一阵痴笑,两只粉白手伸到胸前,解去衣扣,一个婀娜的身子,款款上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