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第62章 有人要杀你--

62.第62章 有人要杀你

    黄仔笑了,“秦少,这么看来,很多事情你还真不知道,那我就实话跟你说吧,你给我听好了。”

    秦硕认真看他。

    黄仔说:“他不是在斧头帮混那么简单,而是,他本来就是斧头帮老大。”

    “什么,这不可能!”秦硕不信。

    黄仔笑说:“我还没说话呢,除此以外,他还是我们血狼帮老大。”

    秦硕睁大双眼,目光强烈看他。

    黄仔严肃说:“秦少,这种事情我没必要骗你,但最牛掰的是,他还让这水火不容的斧头帮跟血狼帮结盟成了斧狼联盟。”

    秦硕的嘴巴一张再张,“哈哈哈”

    他终于忍不住笑了。

    黄仔却一脸严肃看他。

    秦硕看着他二秒,笑脸一僵,“黄仔,你不会告诉我,你说得这些都是真的?”

    “秦少,你好自为之吧。”黄仔推门下车,走人。

    “好你妈!想唬弄大爷,门都没有”秦硕给他比了中指,直接拨打电话。

    “秦少”电话一通,一男声传出。

    “刀子,听说血狼帮跟你们斧头帮合并了,有没这事?”

    “秦少,你消息可真灵通,没错,从今往后我们斧头帮跟血狼帮是一条船上的人。”

    秦硕手发抖起来,“听说,你们原老大,他也是血狼帮老大?”

    “我草,秦少,这事你都知道,你混得很深呐”

    “回头再说。”秦硕挂断电话,整个人直接傻住。

    不可能!

    怎么会这样!

    斧头帮跟血狼帮打打杀杀这么久,他就算有天大本事也不可能将他们合并啊

    “咣咣”车门突然又被敲门。

    秦硕吓了一跳,看向车窗外。

    来人正是刚才走开的黄仔。

    秦硕降下车窗,看他。

    黄仔周围扫看一眼,笑说:“秦少,我刚才考虑了一下,如果你主意没变的话,我们还可以合作。”

    秦硕看他。

    黄仔笑说:“只是这钱嘛。”

    秦硕眯起双眼,心头当下清楚,凭情敌的牛掰,如果不干掉他,他几乎不可能从他手中夺过梦楚儿。

    “上车。”

    黄仔勾嘴一笑,当即上车。

    “多少钱,你说个数。”

    黄仔笑着伸出一只手。

    秦硕点头,“好,就再加五万!”

    黄仔却摇头,“秦少,是五十万,而且这是首付。”

    秦硕看着他。

    黄仔笑说:“凭秦少的财力,不会连这么一点钱都拿不出吧?”

    “钱我倒是有,只是”秦硕心里很不甘心。

    黄仔笑说:“秦少,我这么跟你说吧,这事如果没弄成,我跟几位兄弟不但会死,还会连累家人,其中的风险,你自己可以想下。”

    秦硕脑中一下浮现出,前面梦楚儿在车上,依偎在林逸身上的一幕。

    又想到,他们刚才十指相扣,亲密进入酒店,又亲密行出酒店的画面。

    他体内怒火熊熊燃烧起来,“好!五十万就五十万,但这事必须办成,否则,我让人办掉你们!”

    黄仔笑着点头,“秦少放一百颗心,我黄仔办事,包你满意。”

    秦硕点头,心中也确实放心,这人虽不是好人,但还算讲江湖道义,前面几次给他办事,都把事情办得妥妥当当,人还算靠谱。

    半小时后。

    一家宾馆门口。

    梦楚儿看着前面的电影院,又看林逸。

    林逸搂着她小蛮腰,“怎么了?”

    梦楚儿脸色一红,“逸哥,我想先去看场电影,然后再再”她看着旁边的宾馆,娇脸一片羞红。

    “就依你。”

    “逸哥真好。”梦楚儿开心一笑。

    “你是我女朋友,我当然得对你好了。”

    “嘻嘻”

    俩人直接朝前面电影院行去。

    突然,四名男子出现在前面,拦住他们去路。

    林逸停下脚步。

    梦楚儿看清他们是小混,吓得直接躲在他身后。

    后方。

    奔驰内的秦硕,眯起双眼,目光紧盯着林逸。

    杀!

    快杀了他!他心里有头野兽在咆哮。

    前面。

    黄仔严肃的脸色一下轻松不少,满是恭敬说:“老大,没吓到你吧?”

    林逸心中一安,原来是自己人呐,见梦楚儿被吓得不轻,愤道:“找死啊!”

    黄仔身子一震,忙说:“老大,是这样的,后面有个人出了五十万叫我们杀你。”他一只手,指向后方的奔驰。

    林逸扭脸看去。

    后面奔驰内。

    秦硕脸色一变再变,体内一时感到上百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草!

    草!

    我草你马

    大爷撞死你们!

    “啊啊啊”秦硕满腔的怒火再也忍不住,一脚踩下油门,奔驰如头发疯的公牛,冲撞而去。

    “呃”

    “啊!”

    “什么”

    在街上逗留的人群,无不吓一跳四处散开。

    梦楚儿正感吃惊,一只手却搂住她腰身,把她身子一下带到边上,与此同时,她发现自己不见了!

    错觉!

    这一定是错觉!

    梦楚儿来不及多看,就见这部奔驰失控冲来,从她身前猛得冲过。

    她美目大睁,扫看全场,却一下发现,林逸竟不知去向。

    “嘭”一声爆响,奔驰一头撞在前面停放着的一部保时捷屁股上。

    在保时捷上,一对正亲吻的男女猛得跌撞一块。

    奔驰上,恢复了一丝理智的秦硕吓了一跳。

    我草!

    我在干什么!

    我的奔驰

    见左右两边几名小混冲出,他吓一跳,忙将车子退后,再向前狂冲去。

    “嘭”

    “嘎”

    一阵刺耳刮声,在这情急中,秦硕一个奔驰车身,狠狠摩擦面前的保时捷车身而去。

    “咣”金发男当下从保时捷中跳下,看眼自己被刮毁的保时捷爱车,再看眼面狂逃而去的奔驰,一下要把他一个肺给气爆了。

    他跳上保时捷,点燃引擎,狂踩油门。

    “草你大爷!”

    “呜”一声强劲有力的轰鸣,保时捷朝着前面的奔驰狂追而去。

    敢撞老子车,老子让你死!

    金发男换上五档,一脚死踩下油门,保时捷又像箭支一样狂射而去。

    前面奔驰内,秦硕看着倒视镜中,那后面死命追来的保时捷,脸色一片痛苦。

    想到自己不但没杀掉林逸,反而还给他送了钱。

    而且还暴露了自己,那就说明,等待自己的将会是斧头帮与血狼帮最可怕的追杀。

    而此时,在这无意中,他明显又得罪了一个跟自己一样不可一世的富二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