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3.第653章 这样揉着有没舒服点--

653.第653章 这样揉着有没舒服点

    “小姐,我……”

    “是不是!”纳兰如烟加重语气。

    这黑衣男身子微微发抖,从她表情来看,好像自己再不说出真相,她就会真割了自己脑袋。

    “是……”他最终妥协。

    纳兰如烟推开他,看着走来的葛轩,冷道:“葛轩,你太卑鄙了,你竟然把我骗开,然后让他们向林逸动手。”

    葛轩没好气看黑衣人,再看捂胸痛苦的林逸。

    真是白痴,不是让别动手,只吓跑他吗!

    黑衣人一个个苦着脸,为首的黑衣男很想对他说,我们根本就没对他动手,就连他一根毫毛都没动……

    “如烟,别别怪你姐夫了,你们是亲人,别因为我我这个外人,伤了你们的和气。”林逸捂胸上前,劝道。

    纳兰如烟看他,鼻子一酸,“林逸,你都受了这么重的伤,竟然还替他说话,我……”

    林逸摇头一笑,“我我没事,呵……呵……”这货左手拳头放嘴上,狂咳几声,好像就要吐血一般。

    纳兰如烟双手忙扶他,“你怎样了,你没事吧?”

    林逸皱眉:“没事,我身板硬,揉揉就好了。”

    纳兰如烟扶着他,在一块石头上坐下,一只雪白娇嫩的手,伸到他胸口,给她轻轻揉起来,“对不起,林逸,是我害了你……”

    “如烟,没事,这不能怪你。”林逸强忍着想要大笑的冲动,苦着脸说。

    纳兰如烟说,“这样揉着有没舒服点?”

    林逸点头,“舒服多了,再右边一点。”

    纳兰如烟纤手移右。

    “再右一点。”林逸继续说。

    纳兰如烟看着他右胸,脸上不由一红。

    我在想计较什么呢,他都伤成这样了……

    纳兰如烟自责一声,雪嫩纤手干脆放他右胸,给他揉伤。

    林逸看着她近在咫尺的美脸,嗅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动人清香,感受她手上非常舒服的手感,心头一片**。

    前面,一黑衣男冲到葛轩身边耳语几句。

    葛轩双眼一睁,瞪着林逸,眼内徒然大怒。

    他一下怒火冲天上前。

    “如烟,看来你姐夫还是不喜欢我,不如,我一个人走吧。”林逸皱眉说。

    纳兰如烟看到姐夫上前,美脸一寒,身子站起,一下拦在他身前,“葛轩,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人,我姐她真是瞎了……”

    “嘭~”葛轩一手快速在她脖颈敲落。

    “你~呃……”纳兰如烟蹙眉看他,脑中一阵晕眩,晕倒。

    葛轩将她直接抱到一边,放在地上。

    转身,看着林逸,闪出一把剑。

    林逸从石头上起来,双手后负,走到一块空地上。

    “你究竟是什么人?”葛轩怒问。

    林逸冷笑:“你惹不起的人。”

    “我惹不起?”葛轩冷哼一声,“现在跪下来磕头道歉还来得及,否则……”

    林逸笑问:“否则怎样?”

    葛轩看手上的剑,冷笑几声。

    “哼~”林逸给他一个讥笑,丝毫不将他的剑跟他的人放眼里。

    “啊~”受到挑衅,葛轩终于沉不住气,怒喝一声,推着这把五元剑,冲向他。

    林逸看他,面无表情,双手依旧后负。

    “看招!”冲到林逸身前,葛轩手上的五元剑一把刺向他胸。

    一丝璀璨的光华,在剑刃中滑过,彰显它的锋利可以一下刺穿人躯体。

    葛轩这一招又快又狠,势在必得。

    眼见这剑尖就要刺上他胸,一动不动的林逸,双手突然拍出。

    “嘭!”

    拍中剑,将这把剑一下拍停。

    葛轩脸色一慌,旋即又咬牙,推剑。

    林逸双手夹剑,任由对方拼尽全力,也没让这剑前进分毫。

    一个身子更是纹丝不动。

    “啊啊啊~”

    一声声呐喊,六名黑衣男一下从周围冲来。

    举剑刺向林逸。

    林逸看左右来人,在他们推来的剑刃上,剑光刺眼。

    “呼~”

    一波气浪从他周身冲出,形成一气墙。

    六名黑衣男剑刺在气墙上,竟再也刺不进一寸。

    “啊啊啊……”

    六男呐喊,拼命刺剑。

    “哼~”林逸冷叫。

    “轰……”

    周身空气大爆,强大内力逼出体外,将面前的葛轩,与周围六黑衣男,一下荡摔出去。

    “啊啊啊……”

    “蓬蓬蓬……”

    全场砸地,在地面拖出去。

    林逸双手一推,双手夹着的剑,调了个头,飞射去。

    葛轩从地上一下挣扎起。

    “蓬!”在他头顶,他的五元剑穿透他头发,钉刺在他身后树身上,小半截的剑身,从这棵女人腰似的树身后刺出。

    葛轩双眼睁大,眼内一片恐惧。

    脸上吓得苍白失色。

    六名黑衣男从地上挣扎起,看着葛轩头顶钉着的五元剑,他们面面相看,脸上大为惊慌。

    七人看着林逸,如同看一头怪物。

    林逸双手后负,冷扫全场,“小爷若是想杀你们,你们现在已经死了。”

    葛轩看林逸,眼色复杂。

    六名黑衣男对看,交换害怕的眼色。

    从林逸刚才那招来看,他这句显然不是吹牛。

    林逸盯着葛轩,“不要再来惹老子,否则,就像这树!”

    “嘭!”

    林逸一脚射去。

    一记大爆,这成人身板来粗的树木,当场折断。

    全场七人又吓一跳。

    “呃~”边上,一声闷叫,纳兰如烟双手撑地,抬起脸。

    林逸将半空搁置的一脚,收回,放地上。

    纳兰如烟想起什么,猛得转身看去。

    从地上爬起,一把冲去。

    林逸看她。

    纳兰如烟一口气冲他身前,上下扫看他一眼,盯他脸,“林逸,你有没事?”

    林逸一手捂胸,笑说:“没事,胸口也不怎么疼了。”

    纳兰如烟见他全身无伤,脸色正常,心中稍安,转身,冷扫全场一眼,盯着姐夫,冷道:“葛轩,从现在起,我不认你这个姐夫,而且你敢再动我朋友一下,我就跟你拼命!”

    葛轩皱眉,脸色好生凄苦。

    纳兰如烟又扫周围六黑衣男,冷叫:“你们也是!”

    六黑衣男面面相看,能见彼此脸色沉重。

    见他们不敢再动手样,纳兰如烟这才又转身,看林逸。

    林逸看她,只觉她美目温柔关切。

    “林逸,他们刚才真没伤害你?”纳兰如烟看眼他身后折断的大树,又扫看他全身。

    林逸摇头,被美人温柔关爱,心头别提有多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