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5章 我妹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

第655章 我妹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

    林逸点头,“是的,不过,我的圣树还没……”

    “啊,太好了!”纳兰如烟一时抵制不住内心的狂喜,哪里听得进他的话,身子扑上,两只雪白小手捧紧他脸,踮起一脚,一脚后翘,樱桃小嘴在林逸额头上用力亲口。网

    林逸双眼睁大,体内荡起一阵**。

    纳兰如烟抽开嘴,双眼一片泪光打转,笑意盈盈,转身,一把抱上从水晶棺中站起来的纳兰如薰,“姐……”

    “妹妹,让你担心了……”纳兰如薰抱紧她,感受着她激动,她鼻子一酸,双眼也热泪盈眶。

    林逸看着这对姐妹花这么高兴,心头一爽。

    他盯着这姐姐的美脸,眯起双眼。

    我只是暂时压下她寒毒,她很就又会作……

    但如果要完全治好她,那就必须要通过我自身体内的阳刚之气,把她休内的阴寒之毒彻底消融。

    可是,要通过我自身的阳刚之气打入她体内,就得跟她行夫妻之事……

    林逸想到她已经是葛轩老婆了,这事就有难了。

    “呃~”纳兰如薰突然惊叫。

    纳兰如烟一下与她分开身子,看她脸,“姐,怎么了?”

    纳兰如薰皱眉,俏脸复杂,摇头,“没事。”

    “姐,究竟是什么事?”纳兰如烟看出姐有事瞒她。

    纳兰如薰眯眼,看妹,再看林逸,“我感觉寒毒并没有完全消失,而是暂时的处于沉睡状态……”

    “呀?”纳兰如烟张大小嘴,看林逸。

    林逸点头。

    纳兰如烟看姐,再看林逸,“那怎么办,连圣树都治不好姐的病,那还有什么办法能治好?”

    纳兰如薰蹙眉,美眸忧伤,难道真是天意,天要我亡?

    看着面前,温柔善良的妹妹,她心中隐隐作痛。

    “放心吧,我有办法可以根除这种病。”林逸坚定说。

    俩女一下看他。

    林逸笑说:“你们若是不信,我可以向你们誓。”

    “你还有圣树?”纳兰如烟眯眼,眼色怀疑。

    林逸点头一笑。

    纳兰如薰说:“你是说,根除?”

    林逸点头,“对,让你彻底摆脱这种病。”为了她妹妹开心,为了她平安,牺牲下我身体,又怎么了……

    “只是……”他皱眉。

    “只是什么?”俩女一下紧张起来。

    林逸有点难开口,“你是葛轩的老婆,恐怕他不会同意……”自己要跟她上床,她老公会同意才怪了。

    纳兰如薰周围看眼,却没见别人身影,“他人呢?”她看如烟。

    纳兰如烟摇摇头,有点生气,“不知道。”

    “不知道?”纳兰如薰皱眉,看林逸,“你给我治疗,他应该会很高兴,怎么又会不同意呢?”

    林逸扬嘴一笑,却笑得有点尴尬,这种事情要怎么说呢。

    如果这么说出来,她恐怕宁死也不愿意被他治吧。

    “姐,他不喜欢林逸。”纳兰如烟看林逸,又看如薰,“前面他……”

    她快讲了前面葛轩对付林逸的事。

    “什么!”纳兰如薰美脸一荡。

    纳兰如烟生气说:“前面若不是我及时赶回来,恐怕林逸现在被他们杀了,林逸若被杀了,他现在能救醒姐姐你才怪。”

    纳兰如薰看林逸,“林逸,不用他同意,我又不是他老婆。”

    “呀?”林逸惊讶,“你不是他老婆,那她……”林逸看如烟。

    纳兰如烟说:“我姐还没过门呢,只是跟他订了婚,我叫她姐夫,那是因为他前面确实对我不错,而且硬要我这样叫他,不过现在想起来就觉得恶心……”

    林逸看如薰,“没过门,那你也算是他的未婚妻……”

    纳兰如薰没好气说,“未婚妻又怎样?前面他这样对我妹,跟我妹朋友,他要是不给我满意的解释,我就直接退婚。”

    “那你跟他……”林逸有点怀疑。

    “跟他什么?”纳兰如薰看他。

    “跟他有没有……”林逸双手碰到一块。

    纳兰如薰想到什么,脸上一红,“没有,别说做那种事,就是亲嘴也没有。”

    林逸抬起右手,“我向你誓,就算他要砍了我头,我也要根治好你的病。”

    纳兰如薰看他,眼内的冰意融化,眼色温柔不少,“谢谢。”

    林逸笑说:“大小姐,客气啥。”

    纳兰如烟笑说:“我姐叫纳兰如薰,你叫如薰姐就好了。”

    林逸看如薰。

    纳兰如薰微笑点头。

    “如薰姐,那我就不客气了。”林逸笑道。

    纳兰如薰看如烟,冲他笑,“我妹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而你刚刚又治好了我病,你算是我的大恩人了,一个称呼有什么好客气的。”

    她抬起一腿,从水晶棺跨出。

    林逸不由撇一眼,只见这条腿修长性感,虽被裙纱包裹,但勾勒出的弧度可以感受到上面的光滑。

    纳兰如薰刚一走出,身子突然不稳,向前摔去。

    “呀~”她蹙眉张嘴。

    “姐……”纳兰如烟惊叫,追上。

    却又在她旁边停下,看林逸脸。

    林逸面向怀中的如薰,“如薰姐,你没事吧?”

    纳兰如薰仰视他,睁大美目内,一片呆滞。

    “姐,吓死我了,幸好林逸把你抱住。”纳兰如烟看林逸怀中的她,松口气。

    “咣咣~”一个脚步声从左边响起。

    “呃~”紧跟响起一声怪叫。

    林逸看去,就见来人是先前去追那神秘老人的葛轩。

    葛轩看着林逸,再看被他抱在怀里的自己娇美未婚妻,然后再看林逸。

    他双眼怒红,一下握紧双拳,张大嘴,“放开她!”

    纳兰如薰与妹妹纳兰如烟,俏脸同时一荡。

    纳兰如薰从林逸怀中起来。

    “啊……”一声呐喊,葛轩双手呈爪状,泛起一片能量光华,冲向林逸。

    “呃?”

    “呀~”

    纳兰如薰与妹妹纳兰如烟同时一惊。

    林逸看着他冲来,身子无动于衷,嘴角却微微一动。

    “啊~”

    “嘭……”

    葛轩右掌推出,打中林逸胸。

    “啊……”

    一声痛叫,林逸一个身子直接倒飞出。

    “嘭哗……”

    砸落在地,在地面狠狠拖去。

    “呵……呵……”葛轩站在地上,大口端气。

    看前面林逸,没有打中他的喜悦,反而皱眉一惊。

    刚刚一掌轰打下,他从林逸胸前感受到一团气波。

    表面看似林逸被他打中,打飞,但葛轩自己清楚,是林逸借助他的掌力,故意倒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