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6章 林逸,你太厉害了--

第656章 林逸,你太厉害了

    纳兰如薰与妹妹纳兰如烟直接惊呆。天籁『小说ww『w.』2

    妹妹看向林逸,林逸在那地面挣扎着,一手掩胸,看起来好不痛苦。

    “林逸……”纳兰如烟大叫,一下冲去。

    姐姐如薰看葛轩,眼色一片复杂,但可以感受到她的怒与冷。

    葛轩看她,皱眉,再看前面林逸,然后再看她,“如薰你听我说……”

    “叭~”

    纳兰如薰上前,一掌拍他脸上。

    葛轩一手掩脸。

    纳兰如薰看着他脸,摇头后退,眼内一片失望。

    “如薰我……”葛轩紧张叫,上前。

    纳兰如薰转身,冲向林逸。

    妹妹纳兰如烟一手揉林逸胸,一手扶他,“林逸,你……你怎样?”她眼泛泪光。

    林逸冲她一笑,“别担心,我身板硬的狠,吃一掌又……又算得了什么!”他咬紧牙关,一副很受伤但又很倔强的想要站起来模样。

    上前的纳兰如薰,忙与妹妹同时扶他起来。

    葛轩看着林逸,双眼怒红,又一下握紧双拳。

    体内怒火冲天,全身抖起来。

    这小子必须得死!

    “嗡咻~”右手闪出五元剑,他在空气中抖一下剑体,咬紧牙齿,冲向他。

    “啊……”

    他大声疯叫,手上的剑狠狠推去。

    一丝璀璨剑光,在剑尖处闪烁动人。

    “呃~”

    “不……”

    左右两边,扶林逸起来的纳兰如薰与妹妹纳兰如烟又大吃一惊。

    不同的是,姐姐如薰吓愣在地,妹妹如烟却是一把护在林逸身前。

    葛轩双眼睁大,万万没想到她竟会不要命护他。

    他这一剑凶险万分,志在必得,一时根本收不回势。

    “不要!”眼见这剑撕裂空气,来到妹妹胸前,纳兰如薰睁大美眼,惊叫。

    眼看这剑就要一剑穿心,刺穿纳兰如烟身体,然,一只手却突然闪到,将这锋利无比的剑体一下抓住,抓停。

    “呃~”

    “呀!”

    “嗯?”

    不止纳兰如薰姐妹震惊,就连推剑刺来的葛轩也大感意外。

    “呀?”

    “这……”

    “二少!”

    后面,紧跟赶到的六名黑衣男,看清这一幕,一个个惊呆在地。

    锋利的剑刃,割破这只肉掌,新鲜的血水,顺着剑刃与这只手,流落在地。

    所有人顺着这只手,看向这只手的主人。

    “啊~”林逸张嘴呐喊,握紧剑刃的左手,将这五元剑从纳兰如烟胸前,一下移到自己身体左边,右掌紧跟拍出。

    “嘭……”

    “啊!”

    一声惨叫,葛轩一把倒飞出。

    “嘭蓬~”

    后背重砸大石,砸爆大石同时,身子一把扑地。

    林逸左手一挥,手中的五元剑,在空气划化一道残影,一把钉在葛轩脸前。

    “蓬!”三分之一的剑体,直接钉刺在坚硬的地面上。

    葛轩一手捂胸,咬紧牙关,睁大双眼看着这把近在咫尺的自己五元剑剑刃。

    双眼颤抖,眼内满是恐惧。

    林逸无视左手上的血伤,握紧双拳,怒火焚天瞪着葛轩与六名黑衣男,“谁敢伤我朋友,我就跟谁拼命!”

    “噗~”

    葛轩终于忍不住,张大嘴喷出一口血浆。

    他看林逸,双眼颤抖。

    前面六名黑衣男,看林逸,一时六人身体不约而同抖。

    在他身上,一下竟然生出一股无比强大的气势。

    纳兰如烟上前,双手捧起林逸左手,蹙眉看他左掌上的剑伤,再看他脸,她眼内一片湿润,“林逸,一定很疼吧……”

    林逸看她胸,见她胸口没事,摇头一笑,“没事。”

    “哗~”圣光生出,治疗手掌伤口。

    纳兰如薰一双美眸紧盯葛轩,一时并没看到林逸左手上的异样,上前。

    葛轩咬牙,一手捂胸,从地上挣扎站起,看她。

    “给我滚!”纳兰如薰驻足,看葛轩与六名黑衣男,出冷若冰霜的声音。

    葛轩皱眉,“如薰,我刚刚不是故意要伤你妹……”

    “快滚!”纳兰如薰打断他话,冷道:“从现在起,我跟你取消婚约!”

    “呃~”葛轩身子抖了一下,“你,你说什么!”

    纳兰如薰看他,握紧两只雪白小手。

    葛轩看林逸,再看她,一只手激动指向林逸脸,瞪着她,“为了那个小子,你跟我取消婚约?你竟然要为了那个卑鄙无耻的小人,跟我取消婚约……”

    “如果你不同意,回去后我跟我父亲,上门跟你们说去!”纳兰如薰转身,走到林逸与妹妹如烟身前。

    “妹,林逸,我们走。”她与妹妹双手各抱着林逸一手,转身走。

    边上的巨鹰宠两大鹰眼瞪眼葛轩七人,跟上。

    “如薰……你……”葛轩跟上几步,停下,一个身子激烈抖起来,看样就要倒地。

    看着前面,他娇美的未婚妻与动人小姨子,正亲密抱着这个少年,带着一巨鹰庞匆忙走开。

    葛轩脸色一片复杂,眼中最终盛起一片毒意,握紧双拳,“啊……”

    六名黑衣男面面相看,能看到彼此脸上异样,看看走去的三人,再看看旁边怒到极点的葛轩,纷纷连大气都不敢喘口。

    前面,匆匆走一会,三人停下。

    转身看去,除了跟来的巨鹰外,葛轩与六黑衣男并没跟来。

    林逸看纳兰如薰,就见她双眼盯着自己,美眸有点亮光,如同审视。

    他没事了?

    前面受了葛轩那么狠的一掌,他脸色竟看不出任何异样?

    林逸看出她心思,心中一慌,她不会猜出,前面那一掌是我故意挨的吧?

    “你没事?”她问。

    纳兰如烟捧着林逸左掌,认真察看。

    他手上仍有血迹,但却不见任何伤口。

    林逸看手,再看如烟。

    “你能自愈?”纳兰如薰激动问。

    林逸看她,点头。

    “天呐,你真的自愈?”她有点不敢相信。

    林逸点头一笑,“是的。”

    她笑说:“难怪你前面受了那么狠的一掌,脸色竟然什么也看不出来。”

    “林逸,这么说来,你受得任何伤,都能很快自愈?”纳兰如烟开心问。

    林逸点头,很想说,除了自愈以外,我还以治疗别人的伤。

    “林逸,你太厉害了。”纳兰如烟喜道:“没想到你还有这么神奇的能力。”

    林逸勾嘴一笑,“那当然。”

    姐姐纳兰如薰笑说:“难怪你敢誓,说一定能根除我的寒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