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第66章 帮助干姐姐--

66.第66章 帮助干姐姐

    究竟是谁?

    谁在暗中救我?

    周飞燕四处扫看,身子在地上团团转,离隐形中的林逸越靠越近。

    突然,她弯下腰,捡起地上一个振动着的手机。

    “叭”一记清脆的肉拍突然响起。

    林逸在她屁股狠狠抽了一掌。

    这一掌,就当作是我救你的报酬吧。

    “呃”周飞燕浑身一震,一把转身,手上一把枪指去。

    在她身后却什么人也没有。

    周飞燕睁大双眼,简直不敢相信。

    如果没人,那刚刚是谁拍她屁股。

    隐形站在她身旁的林逸,转身行入紫薇花园小区大门去。

    进入小区,见周飞燕还一脸奇怪的在周围扫看,他心头荡起一爽。

    走在一栋大楼后,见四周没人,他隐形的身子这才显现出来。

    掏出手机,照着先前那个电话号码拨打过去。

    “嘟嘟嘟”

    “喂”电话一阵打通后,终于被接通。

    正是秦硕的声音。

    林逸嘴上挂起一个近乎邪恶的笑,“是我。”

    “哟你小子还没死啊,真它妈的是个奇迹,不过你先别得意,我可以向你保证,不出今晚,你就会死在我老爸那帮人手里”手机中传出秦硕很是嚣张的声音。

    林逸说:“是吗?不过貌似你老爸他们,刚刚被我给杀了。”

    “被你杀了,就凭你,知道我老爸什么人嘛”

    林逸打断他话,“你不信的话,现在打电话给他就知道。”

    他将电话直接挂了。

    行到姐的别墅外。

    他手机又响起,正是先前秦硕的来电。

    “怎样?”林逸接通。

    秦硕激愤道:“你个王八蛋,你杀了我爸,我要杀你全家,我要诛你九”

    林逸打断他话,“诛你妈,你以为你还有机会吗,接下来就轮到你死翘翘!”

    “我草你大爷!”

    “我草你在大大爷”林逸掐断了电话,将手机收起。

    想到自己刚才的表现,他心头又不由一爽。

    一分钟时间不到,那八名杀手就被我干掉。

    这么看来,我还很有做杀手的潜质。

    哇哈哈哈

    光是想想,他心头就乐开了花。

    开了大门。

    再开厅门。

    林逸行入别墅一楼大厅。

    厅里亮着小灯,周围一片浅亮,却显得一片安静。

    这么晚了,大家还没睡才怪了。

    前面小区大门外虽有枪战,可那手枪有消声器,再加上与这别墅有点距离,会惊扰到这里的人才怪了。

    “嗯”

    正想上楼梯,一个难受与动人的女声突然从左边卧房传来。

    林逸停下脚步,扭脸看去,双眼眯起,透视。

    只见里头,躺在床上的姐姐夏媚正全身发抖。

    脸色十分苍白。

    难道是寒毒发作了?

    林逸连忙上前,推门。

    “吱”房门一下开了。

    竟然没锁?

    林逸很意外,连忙进入。

    行到床边,只见夏媚身子在被子底下抖个不停,一张俏脸竟有点发紫。

    “姐,你怎么了?”林逸紧张问。

    夏媚说:“我没事”

    林逸说:“姐,你都这样了,怎么还没事。”

    夏媚看着他,目光有点复杂。

    林逸说:“姐,要不我给你解毒?”

    夏媚摇头,但又点头,“弟,我不需要解毒,但我需要你”

    林逸心头狂跳起来,“姐,你说,需要我做什么。”

    “你上来抱着我,我需要你身上散发出来的阳气,但你不能对我有想法,否则我就不原谅你。”说到后面,她转过身去。

    “好。”林逸上床,钻入被窝,从她背后,抱着她。

    “姐,感觉怎么样,要不要我给你”

    夏媚打断他话,“这样很好。”

    “哦。”林逸发现她身体像冰块一样,但如此也抵挡不住他对她的**。

    她的香味,与拥抱间的触感,都严重刺激着他。

    林逸奇怪,“姐,你怎么好像更严重了?”

    夏媚说:“是我低估了这寒毒,再加上内伤,前面本想用内功把它逼走,没想却被它反噬了。”

    “姐,那个欧阳锋是什么人?”

    “这是姐的秘密,你不要问。”

    “哦。”林逸一时感觉她更神秘。

    夏媚感到什么,脸色一羞,“弟,你快停止胡思乱想。”

    “哦。”林逸不免尴尬,可身体的反应一时却哪受他控制。

    “姐,不如我给你解毒吧?”

    “不要。”夏媚说:“我自己会有办法。”

    林逸发现,在自己怀里,她本是发抖的身体渐渐不再发抖,也逐渐暖和了点。

    “弟,你别生气,毕竟要解毒需要做那种事,虽然我们前面已经”她有点说不下去。

    林逸心里也明白,显然她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如果是的话,如此漂亮的她,绝对会在众多追求者中失去了第一次。

    想到自己前面破了她身,他身体更加燥热起来。

    夏媚感到什么异样,可在这种异样中,她发现自己身体恢复的更快。

    “弟,我好饿,可以给我弄吃的吗?”她突然说。

    眼看就要失控,林逸当下冷静了点,“好,姐,那那你等我。”

    “冰箱里有菜。”

    “好。”

    林逸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却也顾不得身体巨大的变化,下了床,直接行出。

    你呀,真不争气!

    出了房间,林逸盯着身上搭起的高耸帐篷,很是自嘲,摇摇头,行向冰箱。

    片刻。

    林逸端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鸡汤,回到姐房里。

    夏媚正盘坐在床,运功调息。

    身上穿着性感而宽松的紫色睡袍。

    “姐,给你熬了碗鸡汤。”林逸捧着鸡汤,上前。

    夏媚看着鸡汤,嗅着香味,胃口一下大开。

    看着他,却有点感动。

    她接过碗,两只雪白纤秀的玉手,却一阵发颤。

    她当下发现,此时自己全身无力,就连拿这个碗的力气都没。

    “姐,我来喂你吧。”林逸拿回碗,坐在她旁边。

    见她没反对,他勺了汤,轻吹口气,喂向她。

    夏媚还是有点尴尬,长这么大何曾被人这样服侍过。

    更何况对方还是与自己发生过关系的干弟弟。

    “姐,快喝吧,喝了才有力气。”林逸劝说。

    夏媚看他,见他目光亲切,像足亲人,她这才轻启樱嘴,喝下他递来的一口热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