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3.第713章 舍身给如薰治寒毒--

713.第713章 舍身给如薰治寒毒

    “姐……”纳兰如烟好感动,看林逸。

    林逸冲她点头一笑,“放心,你姐很快会没事。”

    林逸上前,一手钻到纳兰如薰娇背下,一手钻到她双腿下,把她身子一抱托起,横抱在怀。

    纳兰如薰看他眼色复杂,最终闭上双眼,她既然答应他,那现在他对她做什么,那又什么好介意呢。

    只是,两行泪水从她眼角滑出,在灯光映照下,泛起动人的光泽。

    “林少,你要带我姐去哪?”纳兰如烟跟他走出,追问。

    林逸脚步匆匆,边走边说:“带她去一个安静的地方,你放心,我以武神的名义向你宣示,天亮后,我一定还你一个健健康康的姐姐。”

    纳兰如烟呆在地上,眼中有光在闪。

    后边,寒璐与赵敏对视,能见彼此眼中异样。

    圣姑与米娜对视,却是同样一喜。

    有林逸这话,她们心中悬着的石头彻底落下了。

    只是圣姑与米娜心中都好奇,林逸究竟要怎么治好她如此霸道的寒毒?

    出了庙楼,与纳兰如烟分别,林逸抱紧纳兰如薰,飞天去。

    “呼~”

    在前面与赵娇仙缠绵的石洞外,林逸飞落。

    “嗡~”周围一番透扫,附近没人没兽。

    他带着她身子一隐,穿透石壁,走入石洞去。

    在一床上,将她放下。

    “如薰姐,治疗要开始了?”林逸说。

    闭着双眼的纳兰如薰隔了三秒,才轻轻点首,一排闪亮的贝齿又咬紧嘴唇,身子微微颤抖,全身冒出寒气。

    褪衣,覆身。

    “啊~呜呜……呜呜……”

    纳兰如薰哭了,越哭越厉害。

    眼泪淌过脸,打湿了枕头。

    林逸心头一片沉重,好像有种难以言说的罪恶感。

    我这么做,是为了救她。

    而她,也迟早是我的女人,我只是提前跟她做了这事……

    林逸不敢多想,以阳补阴**施展,治疗她。

    “呜呜……”

    女人娇楚的哭泣声,在这黑夜的洞内不断传出,洞内的女子仿佛永远哭不完。

    天亮。

    洞内一片静。

    林逸从床上爬起,复制术施展,全身复制出一套衣物。

    双目却一下对上床单上一朵红花,那正是纳兰如薰无比宝贵的初次象征。

    林逸扭脸,目光从床单上,移向前面呆站着的一道娇影。

    纳兰如薰面壁站着,背向这边。

    想起昨晚的事,林逸心情复杂,“如薰姐,我……”

    纳兰如薰一下转过身,娇脸一片雪嫩,除了双眼有点哭肿外,脸色已经恢复正常的健康气色。

    她小嘴挂笑,上前,双手一把抓他双手,“林逸,谢谢,非常感谢你治好我的寒毒。”

    林逸脸色一滞,很是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听错了,她竟然这么开心,而且还说这样的话。

    纳兰如薰轻叹口气,一时明眸皓齿,“我能感觉到,我体内的寒毒彻底消除了……这困了我这么久的病,终于被消灭了,我现在就像获得新生一般。”

    读心术下,林逸发现她一切正常,心中大松口气。

    原来,一个女子昨晚哭得再凶,也不能代表她第二天早上不会笑。

    林逸本以为,她就算病真正好了,也绝不会原谅自己。

    可从她这模样看来,她根本就没怪自己,也没打算要怪自己。

    林逸双手捧着她一只雪嫩小手,真诚而深情注视她。

    纳兰如薰看自己手,再看他脸。

    “如薰姐,做我终生的女伴,让我视你如我自己生命一样,疼爱你,保护你好不好?”林逸眼光温柔了点。

    纳兰如薰看他,眼色柔和。

    前面她想了不少,心情这么快好转,一是昨晚把所有悲伤哭掉了。

    二是昨晚林逸的表现温柔体贴,实现了她对爱人所有的幻想……

    纳兰如薰小手却是抽了出来,低下脸,“林逸,对不起,我不能接受你的爱。”

    林逸眯眼,有点意外,却也扬嘴一笑,从她一夜哭泣来看,她对感情绝不是那么随便,她绝不会那么轻易,就将她的灵魂转交到一个男人手中。

    纳兰如薰说:“我想过正常人的人生,找个爱我的,跟我爱的男人好好过一辈子,而你……”

    林逸点头一笑,“没事,那以后再说。”

    纳兰如薰点头一笑,“林逸,昨晚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但我还是很感激你治好我寒毒,我们会是永远的好朋友。”

    林逸勾嘴一笑,却笑得有点勉强。

    还朋友呢,瞧她模样,她是打定主意,一辈子不跟我相爱了。

    找个男人过正常人的一辈子?

    可是,如薰姐,你甘心吗?

    你甘心自己平庸过一辈子吗?

    “我们走。”林逸转身走。

    纳兰如薰看他背影,眼内闪过一丝异样,却又扭脸,看向那大床上的一摊血。

    片刻,庙楼前。

    “啵~”妹妹纳兰如烟两只娇美小手,捧着林逸脸,在他额头上,很是激动亲一口。

    林逸只觉一阵**,从额头上传来。

    “林少,谢谢,谢谢你根治好我姐。”她看着他,还是那么激动。

    林逸看旁边的纳兰如薰,再看她,“不用谢,你姐姐已经谢过我了。”

    “姐……”纳兰如烟看向姐,鼻子一酸,哭肿的双眼又一下湿润,一把扑她怀里。

    纳兰如薰两只雪嫩的手,将妹妹紧紧抱住。

    林逸看她们,勾嘴一笑。

    “林少,你还真是太忙人呐,想找你谈谈你都没时间。”叶飞舞在三男三女簇拥下,上前笑道。

    林逸看她一笑,“飞舞,让你久等了,不过我现在有时间。”

    “团主。”公孙武上前,恭叫。

    林逸与叶飞舞,以及现场不少人扭脸看去。

    公孙武看向身后一名五十岁,身材精瘦的男人,与他身后二十名清一色的黑衣男,“他们说来打听……”

    “纳兰小姐!”精瘦男突然打断他话,对纳兰姐妹花叫。

    所有人看向纳兰姐妹。

    纳兰如薰与妹妹分开,也看他。

    “老标?”

    “是你?”

    俩女同时蹙眉,认出这人。

    “是她们!”

    “太好了!”

    “这么说来,二少也在这……”

    精瘦男熊标后边,二十名黑衣男高兴欢叫,在周围扫看起来。

    熊标笑着上前,在周围扫眼,看到林逸时,他眼中闪过一丝异样,却也没多想。

    “老标,你怎么在这?”妹妹纳兰如烟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