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4.第714章 我还以为姐昨晚被林少欺负了呢--

714.第714章 我还以为姐昨晚被林少欺负了呢

    姐姐如薰却眯眼,想到什么。

    “二小姐,是家主派我们过来保护你们的。”他目光从纳兰如烟脸上,移到纳兰如薰脸上,“大小姐,二少他人呢?”

    “他不在这。”不等如薰开口,妹妹如烟直接答。

    熊标看她,“不在这?”

    如烟点头,“对,我姐跟那个葛轩已经分了,早就他走他的路,我姐走我姐的道,两人不再有任何瓜葛。”

    “分了?你们不是才……”熊标看纳兰如薰。

    “老标,你走吧,这里没有你要找的人。”纳兰如薰态度冷淡,一下明白他们是葛家家主派来找葛轩。

    熊标眯眼,眼色复杂,好一会才问:“大小姐,那你最后一次看到二少是在哪?”

    “魔源山。”

    熊标吃了一惊,“魔源山里头?”

    纳兰如薰点头。

    “再见。”熊标向纳兰如薰与如烟抱拳礼,转身走。

    “没想到二少竟跟纳兰小姐分手了!”

    “二少还在魔源山,那不是很危险……”

    “纳兰小姐跟二少究竟发生什么事?”

    这帮黑衣人小声嘀咕,跟着熊标,像潮水一样涌开。

    所有人看他们离去。

    林逸双眼微眯,眼里闪过一丝聪慧光泽,我要不要告诉他们,那小子现在被我困在魔灵戒里头的葫芦法宝中呢。

    哼`

    我懒得管他们,他们要找,就让他们慢慢找个够。

    林逸打定主意,双手后负。

    “姐,你没事,那真是太好了。”纳兰如烟冲姐一笑,却是走到林逸身边,“林少,你跟我来,我有事说。”

    林逸看她。

    纳兰如烟却转身走。

    林逸眯眼看她娇背,这小丫叫我跟去要干什么?

    他又看叶飞舞。

    叶飞舞小嘴一笑,“林少,看来想找你聊聊,还得排队呢。”

    “飞舞,你言重了,我一会就回来哈。”林逸冲她一笑,跟向纳兰如烟。

    现场不少人,也看他们,很是好奇。

    走出人群,走入一片树林,见四周无人,纳兰如烟才停下,转身看他,眼色复杂。

    林逸停在她身前,打量她。

    “林少,葛轩他们在你身上吧?”她突然说。

    林逸眉头不着痕迹一皱,这丫头还知道这事?

    但瞧她模样,她竟然一点都不怪他抓他们,而且还没告诉她们姐妹。

    “谁告诉你的?”林逸点头,笑问。

    纳兰如烟扬嘴一笑,“昨晚跟大家聊着聊着,就聊到了,但我还只是有点怀疑而已。”

    “你不怪我?”

    纳兰如烟摇头。“我不怪你,但我还是有点担心……”

    林逸轻叹口气,“那为了避免你的担忧,我得把他们放出来?”

    纳兰如烟微笑,点头。

    “嗡~”

    “咻……”

    林逸闪出葫芦,直接从葫芦中放出葛轩与六名黑衣人。

    “呃~”

    “我们出来了!”

    “是他……”

    葛轩与六手下躺在地上,看着周围,一脸震惊的从地上爬起。

    一个个脸色惨白,甚至还能看出,他们身子都瘦了不少。

    葛轩与六手下却无不跪下,跪向林逸,看着他,如同见到鬼一般,全部身子发抖。

    七人被关在葫芦里,就像七条小鱼被关在鱼缸一样,不同的是,这葫芦会吸他们力量,他们能感觉自己生命每时每刻都在流失。

    没有真正体验过的人,根本就不知道,这种被困在葫芦的滋味究竟有多难受。

    为了活命,为了不再被困入葫芦饱受摧残,他们已经顾不上那所谓的尊严。

    “放了我,你要什么,我都给你……”葛轩发抖叫,仅剩的一丝理智让他只想活下去。

    这时,他突然看清,边上站着的美女,竟然就是自己未来小姨子纳兰如烟。

    他双眼睁大,眼色一片慌乱。

    纳兰如烟两只纤手后负,看着他,面无表情。

    林逸看她,“如烟,他们交给你了,要怎么处置随便你。”

    纳兰如烟看林逸,眼色感激,点头。

    她再看葛轩。

    葛轩傻眼看她。

    “二小姐,饶命呐~”

    “二小姐,看在我们前面保护过你,请你放过我们一条生路吧。”

    “二小姐,请放过……”

    六名黑衣男你一言我一语,很是激动叫。

    纳兰如烟俏脸一寒,“葛轩,我现在就让林少放你们走,但是,回去之后,你要立即同意与我姐解除婚约,而且不许再来找我姐,就是再看一眼也不行,你能不能做到?”

    葛轩眼光闪烁,一张脸庞也抖起来,最终低下头,“没问题,我可以做到。”

    他脑中不由浮现出,前面被困在葫芦的一幕,那种强烈的恐惧感,无孔不入,让他心底直感发寒。

    他双手趴地,发抖叫,“只要放过我,我什么都答应你们……”

    纳兰如烟眼色复杂,好像相信,这个潇洒不凡的阔少竟会落得如此狼狈不堪的下场,看林逸。

    林逸向她点头。

    纳兰如烟一下又看葛轩,一双美眸一冷,“滚,以后你就好自为之,这一次我可以求林少放过你们,但你们如有下一次,绝对不会这么幸运。”

    “是,我们知道。”

    “多谢二小姐~”

    “谢谢二小姐……”

    葛轩七人颤声恭叫,一个个从地上挣扎起来,转身就跑,模样却是无比滑稽与糟糕。

    林逸与纳兰如烟看他们走开,俩人转身,从这山林走出。

    前面,纳兰如薰走来,“你们这么鬼鬼祟祟的进这山林,干什么呢?”

    纳兰如烟欢喜一笑,冲上,双手抱着她一手,“对了,姐,你的寒毒那么霸道,几乎请了全天下所有神医都没看好你,怎么林少一个晚上就根治好你了?”

    纳兰如薰看林逸,林逸也看她。

    想起昨晚的事,她俏脸一慌,娇身微微抖了下。

    纳兰如烟看林逸,又看她,“姐,你怎么了,你脸怎么红了?还有,你身子干嘛发抖呀?”

    “我……我……”纳兰如薰有点不知所措起来,昨晚的事想起来,她敏感的身体就生出一种很奇特的异样。

    林逸上前解围,“如烟,你姐大病初愈,身体还很虚,脸红跟发抖都是正常反应。”

    “哦,原来是这样。”纳兰如烟一只雪白纤手,轻拍自己胸,“吓我一跳,我还以为姐昨晚被林少欺负了呢……”

    “哪有!”林逸笑了,笑容好不灿烂。

    纳兰如薰看看林逸,再看看妹妹,一时羞红的脸顿时更红,“妹,你讨厌。”她当下都要无地自容了,转身就走。